03/23/2007, 00.00
朝鲜
發送給朋友

郑枢机指出“用祈祷和爱德促成北方的重生”

作者 Joseph Yun Li-sun
值此纪念平壤教区成立八十周年之际,韩国天主教徒们聚集在首尔总主教区总主教座堂祈祷,愿北方殉道者的鲜血重新给倍受斯大林政权压制的教会和教友注入生机、带来自由

首尔(亚洲新闻)—三月十八日,在韩国首都首尔总主教区路德圣母主教座堂举行的纪念平壤教区成立八十周年隆重礼仪上宣读的文告中指出,将继续为北方祈祷,从而使殉道者的鲜血为北方教会和全体人民撒下自由的种子。同时,努力保持同所有人展开对话的可能渠道,将自由和正义重新带给北方。

       讲道中,首尔总主教区总主教,平壤教区宗座署理郑枢机表示,“我们应该始终牢记祈祷的重要性,特别是为北方的兄弟姐妹们祈祷。我们都知道,他们被迫陷入沉默。而正是为此,我们才更应该不断为他们虔诚地祈求我们的救主”。

       郑枢机的前任,首尔总主教区荣休总主教金寿宦枢机补充说,“对于我来说,每当看到《宗座年鉴》中那一行空白(平壤教区主教一栏)时,便会时刻牢记这场灾难。同时,我们也应该牢记,即便是在似乎看不到希望的地方也有希望。因为,我们坚信始终护佑受害者的基督”。

       圣座驻韩国大使切里尼总主教,则要求信众“在祈祷中时刻不忘受难的同胞”。并强调了“竭尽全力在具体行动中展示基督信仰的团结互助和爱德精神”的重要性。

       生于平壤,后逃往南方的尹神父作出了十分重要的见证。他说:“我坚信北朝鲜拥有坚实的福传根基。这一根基的诞生、巩固,完全赖于朝鲜殉道者们的鲜血。正如戴尔都良曾写道的,殉道者的鲜血是信仰的种子”。

       北朝鲜天主教会的局势十分艰难。从一九五三年朝鲜战争停战以来,三个教省和整个公教团体都被斯大林政权以极其残暴的方式扼杀了。当地的司铎,没有一位幸存下来。而且,外籍神职人员全部被驱逐出境。据统计,在金日成暴政的最初几年里,三十多万基督信徒“失踪”。

       总之,教宗仍然时刻牵挂着朝鲜半岛北方,并指定为“Sedi Vacanti Et Ad Nutum Sanctae Sedis”,委托南部一些教区代为管理。目前,除郑枢机署理平壤教区外,春川教区主教为咸兴署理、倭馆本笃会院院牧为德原署理。

       为了使普世教会时刻牢记北朝鲜教会所经历的残酷迫害,《宗座年鉴》在平壤教区主教一栏中,仍然保留着一九六二年三月十日失踪,但从未正式声明死亡的原主教洪勇浩蒙席的名字。

       今天,北方既没有教会的机构,也没有常驻司铎。去年八月,平壤的东正教会首座圣堂正式开放后,天主教会便成了唯一没有司铎管理的宗教团体。

       官方报道的北方天主教徒人数为800。这一数字,明显低于日前政府声称的3,000。所谓的“北朝鲜天主教协会”,是由政府一手创立、直接管理的,并继续声称为地方天主教会的正式代言人。总之,鉴于“北朝鲜天主教协会”的法律地位合法性仍然存在诸多疑点,圣座历来不鼓励其来罗马。事实上,这一团体的成员可能根本不是天主教徒,而只是政府官员。

       北朝鲜只允许崇拜金日成和金正日父子。平壤政府历来试图限制宗教人士,特别是佛教徒和基督信徒在其境内的出现。并强迫信徒在党和政府控制下的组织登记注册。

       平壤宣称其国内有宗教自由、宪法保障宗教自由。政府提供的官方数字显示,北朝鲜共有大约十万佛教徒、一万新教徒和三千名天主教徒。政府的统计资料,仅体现了在官方部门登记的信徒人数。平壤现有三座圣堂,其中一座为天主教堂、两座为新教堂。

       据“援助受难中的教会”组织于二OO四年发表的《世界各国宗教自由状况报告》报道,新教圣堂经常为共产党政府做宣传。管理教堂的牧师,更将“伟大领袖”金正日视为半人半神加以崇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教宗访班吉: “我是和平朝圣者和希望的使徒”
29/11/2015
教宗指出修会会士应作"有引导的领导",领导人们"走向耶稣",本着顺从和服从的精神让"耶稣"引导自己
02/02/2015
教宗指出尽管世界有腐败、"忽视"天主,但基督徒应该继续保持希望
27/11/2014
南北朝鲜就二月二十日离散家庭团聚达成协议
05/0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