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8/2019, 18.13
阿联酋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阿布扎比: 教宗到访后,穆斯林与基督徒对话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在签署《人类博爱》的重要文件两个月后,「亚巴郎家族之家」与一个资助共存文化活动的基金成立。探求宽容的伊斯兰,避免瓦哈比主义 (Wahhabism) 和西方自由主义。教宗引起了穆斯林的好奇心。但是仍然存在对基督徒工人的暴力和羞辱的情况。

 

阿布扎比(亚洲新闻) - 两个多月前,教宗方济各访问阿联酋的阿布扎比,成为第一位踏上阿拉伯半岛的教宗。

2月4日,教宗与艾资哈尔 (Al Azhar) 伟大阿伊玛目泰比 (Ahmad Mohammed Al Tayyib) 签署了一份《人类博爱》的穆斯林与基督徒对话的重要文件(照片3)。

阿布扎比王子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副总统兼总理迪拜酋长穆罕默德·本·拉希德(Mohammed bin Rashid)出席见证了此事。

考虑到伊斯兰世界在这带的情况,所签署的这最具革命性的声明,包括人的共同尊严,男女权利和义务平等,甚至少数民族享有完全公民权。

签署文件的地方是酋长扎耶德·本苏尔坦·阿勒纳哈扬(Zayed bin Sultan al Nahyan)的纪念馆,他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国父和第一任总统,也是宗教间对话的伟大支持者。后来,他的儿子酋长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Khalifa bin Zayed al Nahyan),现任统治者,愿意不同宗教获得土地和许可,建立教堂、寺庙、学校,服务于当地不同小区:基督徒、印度教徒、佛教徒、锡克教徒、犹太人、巴哈伊教徒等。

我在阿布扎比一个炎热下午(照片2)参观了纪念馆,四月的温度达到了35度。有一个种了不同植物品种的花园,它有很多ghaf树:它们是沙漠树木,因游牧民族用于遮荫,用于食用叶子,还用于治疗某些疾病,彷佛要记住过去死者埃米尔及其人口。

进行签名的纪念馆比较突出,因为有一组纯粹的几何图形,指南形容为「柏拉图式」,从它的屋顶光线和其他几何形状下降,从远处看到酋长谢赫扎耶德的面容。

古代与现代的相互作用,说明了这个国家的旅程:在短短50年间,它已经从贝都因人的生活变为现代和充满活力的国家,从沙漠中的帐篷到被花园环绕的摩天大楼。但是,没有什么,甚至没有任何标记,使人想起2月4日那个时刻。

另一方面,访客可收看视频认识了已故酋长、他的开放、对其他宗教和人民的尊重。

庆祝宽容

为了纪念教宗的访问和签署文件,扎耶德王子还下令建造一个「亚巴郎家族之家」,并建立了一个「扎耶德全球共存基金」,这应该为「文化与和平活动提供资金,使个人与民族之间共存与博爱」。

在教宗访问前几天,政府出版了一本书《庆祝宽容》,图文并茂。其中,每个小区都讲述了由于酋长的仁慈,他们如何获得免费土地建造教堂或寺庙,以及支持和赞赏他们对国家发展所做的贡献。

另一方面,这是由80%移民组成的国家不仅要求他们获得工作和技术素质,而且还要满足他们的宗教需求。当然,所有这些都是权威的表现,而不是承认人民的权利。毕竟与区域其他国家相比,这是一个巨大的进步。阿联酋人一直在努力寻找通往伊斯兰教的道路,这避免了瓦哈比激进主义和西方自由主义。

给人的印象是,邀请教宗方济各,为了加强「温和」伊斯兰教的连系,这种讯息与其他宗教团体并存,即使是激进的穆斯林称之为「异教徒」的东西(如印度教徒、佛教徒、锡克教徒)并注定要毁灭。但令人担心的是,二月仍将仅仅是公关活动,以提高全球对阿联酋的尊重,并为这些海岸带来更多游客,因为石油不是这块土地的唯一财富来源。

阿拉伯南部的宗座代牧保禄·希德尔主教(Paul Hinder)坚信政治领导人的诚意。在与他们一起参加的所有会议中,他承认他们很乐于接受并倾听天主教小区的问题。他还谈到总统的儿子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亲王(Mohammed bin Zayed al Nahyan)在主教时期的个人承诺。

并肩工作

从宗教的角度来看,穆斯林和基督徒很难相遇。但在工作中,接触是显而易见的,每天都有。多年来一直在阿联酋工作的意大利工程师罗伯托 (Roberto) 说,自从教宗来之后,穆斯林特别是埃及人和巴基斯坦人,一直在向他提出质疑,要求他们更多地了解基督信仰、圣周礼仪、圣经。简而言之,教宗引起了对基督徒信仰的好奇和兴趣。

坦尼奥神父(Tanios) 也操阿拉伯语,他证实:教宗方济各的访问,已经让位于一个基督徒视野,这个视见与东方世界如此普遍的新闻业无关,基督徒称为「十字军」,是西方权力的工具,腐败的象征。该位神父说:「他们告诉我:所以你的基督徒不像我们的教科书或宗教当局那样糟糕!」事实上,在中东学校的教科书中,对基督徒,伊斯兰教的敌人、阿拉伯民族主义、,殖民主义者等都有轻松的判断。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在《人类博爱》文件中,签署者承诺在学校、大学、所有文化和政治中心传播该文件的新的和更深的视野。

为了传播宽容和遭遇的文化,这种在教育领域的承诺是紧迫的,如此接近日常问题。因为正是在日常生活中发生了对人类尊严和信仰的最低侵犯。几名菲律宾妇女和非洲妇女,作为家庭工人,不能保留他们的眼泪,因为她们讲述了他们受到其所有者的痛苦:被当作奴隶对待,经常被虐待,被迫每天工作20小时,甚至没有他们有权按照法律享有自由的一天,他们希望来到教堂祈祷,并由酋长的仁慈提供。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主教反对将治疗性堕胎和强奸导致堕胎合法化
12/09/2014
教宗指出如果有的教会没有长进那是因为那里的基督徒从未与基督相遇或者忘记了与基督相遇
04/09/2014
教宗:圣体是耶稣一生的缩影
23/06/2019 14:11
最高法院允许二十六周孕妇堕胎,费尔南德斯主教指出生命是神圣的
07/07/2017 13:16
怀孕八个月孕妇遭强制堕胎威胁
08/0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