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9/2006, 00.00
香港 ?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陈日君枢机回应爱国会

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指“教宗擢升陈日君为枢机显示了他对中国的敌对态度”。而刘柏年的指责,并没有得到天主教徒的赞同,甚至可能连政府都不会赞同。爱国会无意“促进社会的和谐”、无意维护中国的利益、将北京与圣座之间的外交关系视为威胁

罗马(亚洲新闻)—为了回应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所发表的“令人有些出乎意料”的、“对教宗本笃十六世评头品足非常不敬”的声明,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枢机发表声明。在此,亚洲新闻通讯社全文发表陈枢机的声明。

 

响应刘柏年接受路透社的访问

大陆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暨全国政协委员刘柏年先生昨天向路透社发表了一席谈话,对教宗本笃十六世评头品足非常不敬:他先是说他欣赏本笃十六世对教会信道的保守立场,但接着说教宗擢升陈日君为枢机显示了他对中国的敌对态度。

在外交部发言人及外长本人比较温和的响应后,刘柏年对教宗擢升陈日君为枢机的批评,令人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也赤裸裸地让人看到他是多幺害怕中梵关系正常化。

刘柏年危言耸听,说「教廷藉陈日君向北京挑战,正如已故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向波兰的共产主义挑战。」暂且不提这话对中央领导的贬意,把中国和波兰比较,离开事实不是太远了吗?国内的神职人员几十年来对政府的压制逆来顺受,他们真是这幺可怕吗?

天主教徒不信从共产主义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共产主义是无神的,但共产政府也尊重宪法所订的宗教自由,不会强逼教徒信从共产主义。我批评共产政府的某些政策时也并没有挑战共产党的政权。如果不是教宗选了我任枢机,我计划明年退休后回到上海修院执教,那时我也不会再公开发言,正如我在89年至96年间在七间修院教神哲学时一样。

刘柏年常以中国教会的代表自居;如果主教,神父,教友们能自由发言的话,人们才能知道他们真正的立场。刘柏年也承认教徒们越来越渴望与圣座重建联系,越来越要求主教的任命有教宗的认可,如果刘先生真的爱国,就应该劝政府从善如流,以促进社会的和谐;并让我国的领导在国际人权的论坛上抬起头来。

大家知道教廷已准备把大使馆从台湾移去北京,我们不必多讨论这问题。

至于圣经所说「凯撒的给凯撒,天主的给天主」,看来刘先生并不比教宗更有资格解释吧!我们在此不用重复解释什幺是权力政治,什幺是参与社会的事,后者是每个公民的责任和权利,枢机也不例外。

中梵建交当然是政治性的事,但教廷绝没有政治的企图,更没有政治的野心,教宗唯一渴望的是真实的宗教自由。

舆论中最可笑的说法是陈日君受外国势力的影响,愿我们的领导终于能辨别谁是爱国者,谁在负卖祖国的真正利益。

我时常提醒自己和刘先生都已是七十多岁的人,快要到天上主宰台前受审了。巴不得记得这点会带来智能!

                                                           

2006年3月9日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