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4/2007, 00.00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陈日君枢机:教宗给中国教友的信所引起的混乱

天主教香港教区主教否认了汉学家韩德力神父关于教宗信的一些解释,韩神父认为教宗在给中国教友的信中鼓励地下教会的成员公开出来,去请求政府的认可,并与官方教会的人士一起共祭。

香港(亚洲新闻) – 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枢机就比利时天主教鲁汶大学南怀仁文化协会主任韩德力神父关于教宗本笃十六给中国教友的牧函所做的分析一一给予反驳(韩神父的评论是76日出现在天亚社网页上的,枢机的反驳是在18)。陈枢机反驳韩德力神父的文章主要指出一下几点:坚持牧函中提到地下教会的主教可以和所有官方教会的主教一起共祭的说法是错误的;主张教宗在信中说现在地下教会没有理由继续存在,或主张牧函邀请地下教会主教去请求政府认可的说法是不正确的;说非法祝圣的主教不再受教会法律的处分也是错误的。面对枢机的这些反驳,韩神父也有意为自己辩护。

陈枢机承认这位比利时汉学家是很爱中国的,并且为中国天主教会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做了大量工作。然而他担心的是韩神父的每一项举措都需要中国天主教爱国会的刘柏年来批准,并且必须按照他提出的要求来执行。刘柏年是中国天主教爱国会副主席,非法祝圣主教的事也是由他来负责,他拥有庞大的势力,以至于可以随便压迫和羞辱我们的主教们关于最后这一点(有损于这位鲁汶大学学者的尊严),韩德力神父重申他只服从教会和教宗,而不是中国的领导人,他说他这样做是为了促进对话。

争论的中心是韩德力神父对教宗信函的解读,根据他的看法,教宗是鼓励地下教会的主教们都公开出来,请求政府的认可,并且与官方教会的神职人员一起共祭。

陈枢机说,教宗的信中并没有提到这些——尤其没有提到地下教会的主教可以与所有官方教会的主教共祭的事,但是,可以和那些被教宗承认的主教共祭。在弥撒圣祭内的共融是非常关键的,如果缺少了圣统制的共融,那就失去了它的意义,成为荒谬的了。此外,教宗也没有鼓励地下教会的主教们寻求官方的认可;他们只是权力,更确切的说是他们有严重的责任为自己的教区做出非常困难的决定,也就是根据教区的具体况来决定要不要去请求政府的认可因此,地下教会仍然有其存在的理由一直到中国政府不再控制和压迫教会。最后,关于法律处分这一问题,牧函的目的虽然是指向教会的合一和彼此间的对话,但也很清楚的道出了法律原则,此原则就是那些没有获得教宗的批准而自由祝圣的主教们要遭到自科绝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