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2006, 00.00
香港 – 中国 - 越南
發送給朋友

陈枢机表示“北京应学习越南开放宗教自由”

从胡志明市返回教区后,香港主教向亚洲新闻通讯社介绍了越南人民的虔诚信仰、政府对教会实施的开放政策。同时,香港教区主教邀请中国放弃爱国会、给予天主教徒完全的宗教自由

香港(亚洲新闻)—香港教区主教陈日君枢机表示,越南天主教会是“一个十分活跃的、充满生命力的团体。这一点,也是得益于政府近来实施的越来越趋向于宗教完全自由的开放政策”。“中国政府应该以此为榜样,与爱国会保持距离、给予天主教徒完全的宗教自由”。

            陈枢机在对胡志明市总主教区进行为期两天访问回到教区后,接受亚洲新闻通讯社的采访,并发表了上述声明。日前,陈枢机与三位亚洲枢机主教联合在越南出席了庆祝传教主保,圣方济各沙勿略诞辰五百周年的庆祝活动。

            十二月二日至四日,应胡志明市总主教区总主教范明敏枢机的邀请,陈日君枢机与印度兰契总主教区托波枢机、菲律宾马尼拉总主教区总主教罗萨莱斯枢机一同对胡志明市总主教区进行了访问。

            陈枢机强调,此行“的确非常美好。我们受到了热情款待。我注意到,政府正在实施向宗教自由开放的政策。政府取消了晋铎、进入修道院的所有限制。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正是此类限制才给地方教会制造了种种问题。现在,就这方面而言更加自由了。中国政府应该以越南为榜样”。

            访问期间,“我们充分感受到了人民的信仰激情。教会领导层有着十分坚实的基础,为此可以顺利开展工作。政府刚刚给了一些自由,这一信仰就立即焕发出来。在范枢机这样明智的领导人的带领下,教会不断成长。除主日弥撒圣祭外,我们还参与了青年晚会,那一时刻十分动人。我们的的确确被所闻所见感动了,他们对我们所展示的情谊感动了我们”。

            越南当局的态度,再度体现了这一开放和尊重政策。陈枢机继续表示,“他们没有参与弥撒”,但是,邀请枢机们举行了私下的会晤:“我们走访了胡志明市政府,他们对我们非常热情”。

            这一切“都应成为北京所效仿的榜样。例如,任命主教,越南教会和政府共同协商。我不清楚具体的方式,但是,他们告诉我说,并没有统一固定的模式。针对每一个具体案例,共同进行合理的探讨。这一点,远远超出了目前中国的状况”。

            北京和圣座之间没有此类对话活动。至于原因,陈枢机认为,“越南和中国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没有天主教爱国会。一段时间以前,曾经有过建立此类机构的倾向,但是失败了。教会始终是一个。而中国则有这一机构,是宗教事务局的工具。他们共同决定中国的宗教政策”。

            这一权利“甚至在外界无意识的帮助下得到了巩固。具体地说,他们几乎使政府的地位合法化了,给了几乎半全能的人物(爱国会副主席)刘柏年特殊权限。政府相信他,而他却竭尽全力破坏教会的利益”。

            陈枢机强调,“目前很难作出倒退。我认为,这也是因为中国政府现在所要关注的事情太多了。这其中,包括了内部权利斗争。他们没有时间,更没有勇气同圣座谈判。因为,谈判意味着一方向另一方作出让步。而对自己的立场不明确、对自己的权利没有安全感的人,是不敢作出让步的。因为,这样做是危险的。例如,一个人可以被指责为软弱,而因为这种恐惧,一切也就都被拖后了”。

            越南和中国天主教徒们在过去所遭遇的教难“十分相似。两个独裁政权的强势一度是十分明显的。一方面,主教们可以前往罗马,胡志明市始终允许主教们前往罗马。而另一方面,中国从未限制过司铎的祝圣;而越南此前是限制的。而政府这样做,也是为了增加官方司铎的人数、同非官方教会对立”。

            但是,在中国“有许多官方教会的主教和司铎也始终在他们的心中忠实于罗马。此时此刻,我们希望他们能够鼓起勇气,告诉政府他们渴望国家和教会的关系实现真正的正常化。迄今为止,他们一直十分客气、有耐心,容忍了这种妥协的状态,目前,他们应该得到政府的信任,自由地做天主教会主教和司铎应该做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