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2016, 16.24
中国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陈枢机:彭定康的巴掌和中国非法祝圣及天主教大会给教宗的巴掌

作者 Card. Joseph Zen Ze-kiun

香港教区退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抱怨圣座对中国成都和西昌发生的非法主教参与主教祝圣仪式保持沉默。还有即将在月底召开的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是给教宗的“巴掌”。“东方政策”失败了。“面对坏事……拒绝我们的合作”

香港(亚洲新闻)—成都和西昌的主教祝圣仪式中都出现了警方强加的非法主教,这是给教宗的“巴掌”。这是香港退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在十二月十二日的博客中写下的,他重申梵蒂冈在卡萨罗里枢机时代推行的“东方政策”失败、现在对中国实施的政策“是一个失败”。香港退休主教要求圣座公开谴责即将召开的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

 

陈日君枢机:这两个巴掌还不够痛吗?

近来在「天主教在线」「巴掌」这两个字多次出现。

有人说:彭定康在港给了我一个巴掌(刘幼民)。

 原来肥彭大声斥责了港独派的糊涂。但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从来没有支持过港独派,我甚至也批评过学生们的「冲动」。他们引起了国际对香港的关注,功不可灭。但他们破坏了占中三子原来的,很理性的,计划,我以为很可惜。 

如果那「流(幼)氓」知道彭定康这次在港的最后一天中午和我共进了午餐,两人谈笑了三个小时,他大概会有些尴尬吧! 

(乱扣帽子的还有那个在网上姓「甘」的,他竟把地下非法主教的事也压在我的头上,说是我的「良心论」所致。可笑的是那姓董的自己说他原来已在五年前晋牧了的!!) 

巴掌这两个字还出现在另一件更严重的事上,有人说雷世银两次参加主教祝圣礼,等于给教宗刮了两个巴掌。这倒没有说错。凡关怀教宗尊严的人怎能不痛心? 

中国政府怎么可以准许,甚或鼓励,这位被绝罚的「主教」做这样的事?我们怎么还能相信中方持有诚意和圣座对话?〔可惜,对这件事圣座到今天(12月12日)也没有稍作抗议。有人称这是叩头!〕 

对于这件事情,我以前的朋友詹尼‧瓦伦特(Gianni Valente)看来倒和我同意[见他在梵蒂冈内部通讯(Vatican Insider)11月30日的文章],这使我有些喜出望外。他终于从乐观的梦中被惊醒了吗?不过那两记耳光他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像打在自己面上一样(纵然他是教宗方济各的好朋友),看来他只是醒了一半。

在他的文章中,瓦伦特告诉我们说:国内地上教会不久就将召开第九届「全国天主教代表大会」。对这会议的看法他引用了某些国内主教的意见(明显地他同意他们),他们说:「参与非法祝圣(主教)的严重性不能与出席全国代表大会相提并论。(他们想说的应该是「出席全国代表大会不能与参与非法祝圣(主教)的严重性相提并论」)因为天主教代表大会是政府召集的,与教会精神没有任何关系?!)」。天啊!瓦伦特怎么会同意这么荒谬的意见?!其实,在前一段里瓦伦特刚说了「此类会议代表了中共当局对天主教会实施宗教政策的最高机构」。 

我们可以说这会议最正式,最直接地,表达出国内地上教会实质上是处于裂教状态的!!所以我问:瓦伦特怎么可以同意教廷让这会议举行?

 他说:「近期的历史也表明向中国主教们施压(叫他们不要参加会议)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恰恰是他们,因着圣座的信任,蒙召用他们自己在会议中的行动去保障大会工作中不出现违背教会圣事本性以及重要纪律的规定。」 

我真不能相信瓦伦特竟是这么天真,以为圣座应让主教们举行会议,而在会议中让他们发起一个革命性的行动,彻底推翻现状(现状正全面违反教会的信理和纪律!)。 

既然瓦伦特愿意讨论近代的历史,讨论2010年的那届大会,我对那届大会有所认识,乐意参加讨论。 

我不清楚2010年前圣座曾否要求主教们不去参加这类「大会」。但以为他们入了大会里还能作些什么,那真太不合实际了。不是连李笃安主教也没有成功吗?2010年中国教会委员会终于以为要采取不同的策略了:叫主教们不要去参加那会议(委员会的公告当然获得了教宗本笃的同意)。 

委员会以为主教们都会服从那指示吗?不大可能,但大概大部份会。这样已足够叫政府再次延期(他们已延期了不只一次),这次恐怕会「无限延期」,等于取消了,共产党没有把握的事不会冒险去做的。 

那末怎么那会议还是召开了?瓦伦特说三位主教向天亚社(UCAN)诉了苦。事实上他们向传信部部长也诉了苦,说政府的压力很大,他们不能不去参加会议,部长的回应是「我们了解」。主教们都知道了「部长了解」,政府也知道了(他们也知道部长有权,委员会没有权),会议就召开了。不过他们还害怕会有意外,所以,正如瓦伦特述说的:「与会主教……许多是迫不得已,有人甚至被施暴」(被「搬」进会场的)。 

如果没有那「我们了解」事情会怎样发展呢?谁能肯定?但肯定的是以后的历史会非常不同。 

其实为什么我们常问「会发生什么」而不问「我们应该做什么」?面对一件邪恶的事为什么我们常找理由去迁就它,而不是勇敢地拒绝合作? 

譬如最近有非法主教强暴破坏本来全合法的主教祝圣礼,为什么在场的主教们不敢请那位「兄弟」离场,并声明否则取消典礼?对他们的生命会有危险吗?国安会把他们集体拉去坐监吗?我不以为是。

 2000年李笃安主教被叫去参加一月六日的非法祝圣主教礼,他没有去。九月里他被叫去北京参加签署抗议信,反对教宗宣圣中国殉道,他又失踪了几天,他们当然惩罚了他,但没有革除他的牧职,更没有拉他坐监。 

在四川发生的两次事情,十一月卅日及十二月二日之间不是有机会让人发声吗?以为发了声也不会有效就不该发声了吗?这样,又一次让他们「贬抑了伯多禄与主教的职务」(教宗本笃2007年的信,第八章),向强权叩头! 

有人说我推我的兄弟们去殉道,我自己却享受着自由及平安。这几天礼仪中我们听到耶稣论到若翰洗者的话:「你们去看风摇曳的芦苇吗?……天国是以猛力夺取的,以猛力夺取的人,就攫取了它。」(玛十一:7,12)

 在欣赏小婴孩甜蜜的圣容前,让我们再稍为瞻仰一下那将光荣来临,会把山羊和绵羊分开的主宰!鼓励兄弟们对奴役逆来顺受是残忍的,真正的爱德是鼓励他们解脱自己,力量会来自圣神!

 「东方政策」是失败的(见本笃十六世「最后的谈话」)。不如试试这另类政策─福音的政策,从今天起,浪费了的时间已太多了!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指天主世世代代地"为我们铺平道路",一旦事态需要祂来到历史中、主掌大局
13/01/2014
胡锦涛儿子亲掌公司涉嫌重大腐败诈骗案
20/07/2009
温家宝总理大谈经济和军备、微笑外交赢得掌声与喝彩
13/04/2007
掌握朴槿惠总统讲话的韩版“拉斯普京”崔顺实回国
31/10/2016 12:59
政府总理辞职:毛派全面掌权
25/07/2016 1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