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7/2013,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韩大辉总主教:我为金鲁贤主教祈祷,我希望参加他的丧礼

作者 Savio Hon*
梵蒂冈万民福音部秘书长,记述四月二十日去世的上海教区金主教。尽管金牧受人批评和质疑,他为教会的福传使命鞠躬尽瘁。净化和修好的时候已经到来。为梵蒂冈来说,上海金主教的继任者是马达钦主教。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 我们对于金鲁贤主教安息主怀的消息感到难过。作为主教,他已经与教宗修好,而其任命获得教宗的批准。我为他祈祷,而我真的很想去参加他的葬礼。

我第一次与金主教见面,早于九十年代初,当时他邀请我去畲山修院任教。我与他非常友好,首先,因为他很友善,甚至待我一如父亲;其次,我欣赏作为一个人的风范,他非常开朗,积极参与培育信友、修生、修女和神父。每天午饭后,他总是花时间与他的神父一起。我们还深深记起他的语言造诣,他的精确表达能力,相信是他在坐监时当翻译员的年头所磨练出来的。

他是一位精力充沛的牧者。近年来,他为上海教会团体成长做了很多功夫,尤其在官方教会一方。

我们也得怀念他对出版中文《圣经》的热诚,以及他在礼仪、灵性和神学方面的努力。他还建立了一间培育和退省中心;并为上海的老人家提供基本的服务;修复圣堂等等。他的教区现在日益重要。在资源经济方面,他对其他姊妹教区慷慨帮助,也欢迎其他地方的神父前来,同时帮助不少修会的修女。

在某些时候,金主教开始考虑到教区的未来和他的继任者。早在2005年,他建议邢文之为候选人。他把这想法征询地下团体的弟兄范忠良主教,以及政府,并取得政府允许和教廷的批准。不幸的,在2010年邢文之主教要求以个人理由不担当这教区的继任人。

金主教遂挑选另一位候选人。他征询过教会团体,又获得政府开了绿灯,并为马达钦取得宗座授权为主教。当教廷批准马达钦时,两位主教仍在,马获任命为辅理主教。由于两位主教已经年老,很清晰地这属意马达钦成为继任者。中国政府也朝着这方向,并最终确认马为「上海教区助理主教」。

在(大陆)所谓「主教团」会议后,把马达钦失去任命。不过,教廷回应,重申在世界各地,没有主教团有权撤销宗座授权。「主教团」越是坚持,它越难获得梵蒂冈的承认。所以,马达钦是上海教区主教,这局面最终要与政府磋商。

回顾上海教区在过去六十年来的历史,为男、女修会人士以及司铎们,都是一段备尝辛酸的日子。也许可以说,金主教努力为教会做有益的事,但却连他的耶稣会兄弟也经常误解他的意愿。

然而,他有勇气请求教宗宽恕和寻求与教宗修好。在他写给上海教区的牧函中,他时常强调爱、宽恕和教会内在净化的重要性。

即使教宗方济,都有一尊畲山圣母像(畲山是上海郊区朝圣地),都非常清晰记得他们耶稣会在中国传教的会士。我知道,当教宗还在布宜诺斯艾利斯时,他保存了一位在大陆传教的神父的部分骨灰,是在死后火化的,为的是要纪念并分享这段时期的痛苦和使命感。

教宗方济3月13日当选。几个小时后,习近平也当选中国国家主席。双方都面对类似问题。习近平要处理贪污问题;教宗,当他还是布宜诺斯艾利斯主教时,以西班牙文写了一本书,名为Corrupciónÿpecado(腐败与罪恶),最近被翻译为意大利文,称为Guarire dalla corruzione (从腐败恢复起来)。他在书中说,要消除腐败,我们必须先从内心改变过来。因此,帮助每一个人从腐败的「复元」是十分重要的。相反,如果我们「打击」腐败,邪恶只归咎于别人。

金主教的牧函也谈到政治是一种高层次形式的爱;为此,它需要不断的净化。

因此,从金主教所做的事,他是一位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人。随着时日的流逝,我们的友谊加深。我为他祈祷,祈求他健康,在他的96岁生日,我们互相写信问候对方。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2010年,当时他邀请我去参加一个关于利玛窦的国际论坛,还邀请我下一年再去庆祝徐光启申请列品真福案的序幕。徐光启是利玛窦的挚友。

金主教在他写徐光启的牧函中,显示他的基督徒信仰,使他成为一位为了公益的真正仆人,未受腐败污染。不幸的是,在2011年,上教区被迫推迟列品真福的过程。

*教廷万民福音部秘书长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泰米尔纳德邦,基督徒前往韦兰卡尼朝圣途中遭印度教极端分子袭击
22/08/2019 09:22
教宗访班吉: “我是和平朝圣者和希望的使徒”
29/11/2015
教宗指出修会会士应作"有引导的领导",领导人们"走向耶稣",本着顺从和服从的精神让"耶稣"引导自己
02/02/2015
教宗指出尽管世界有腐败、"忽视"天主,但基督徒应该继续保持希望
27/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