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2020, 12.19
中国-香港
發送給朋友

香港,你在怕什么? 如在大陆,多有拘束

作者 P. Stanislaus (达尼老神父 )

一位中国神父解释了香港生活方式中有哪些地方令人向往:言论、新闻、宗教信仰自由:这是中国人民所没有的。这是中国少数为香港辩护的公开文章之一。就在今天,人大代表大会批准通过了国家安全法,或将对前英国殖民地的自由程度产生影响。

北京(亚洲新闻)- 是什么促使港民甘冒被逮捕的危险,呼喊着,反对着?答案很简单:担心自己如在大陆那样,失去一定程度的宗教自由。以上是中国神父达尼老神父的文章内容,他也曾读多次在《亚洲新闻》上发表文章。达尼老神父讲述了几年前在香港的警力,并生动地描述了何为「一国两制」原则,是什么使香港与中国大陆有所不同。就在今天,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就香港安全法进行了投票,以此禁止并防止任何分裂国家、颠覆活动、境外势力干涉、恐怖主义,以及侮辱祖国的行为。近几个月以来,香港频频发生请求民主的游行示威,这被中国官媒称为「恐怖主义」,不受国家控制的宗教活动亦被认定为「犯罪行为」。

达尼老神父在文中拿香港和中国作比较,但却留下了一些不成文的空格(这也许是为了避免审查或逮捕), 我们试图去理解其中涵义,并将其放在括号中。

十多年前,去过一次h#k,叹息着,h#k不是回归了么?为什么像出国一样,还要通行证?算是玩笑吧。

h#k教会承担了我们一行四人的全部费用,并安排一名执事为我们作向导。正是五一假期,我们赶上了一场游行,他们说:不必惊讶,在这里,游行是很普通的事情,市民但凡有些诉求,便会游行示威,而港府也习惯了他们的作法。这次他们的诉求是:关心底层工人和低收入人群。

其中也有教会的参与,于是我们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随着人群行进,其中有社会各界人员,甚至各国人,他们喊着口号:“我已做好我分工,宾个关心我吉凶。”又或者唱着歌。有警察登记游行团体和行进路线,帮忙提前清理了道路,并解决交通问题,维持秩序及安全,直到游行终点——港府门口。
不禁想起法国,法国历次大游行几乎是蛮不讲理毫无理由的,当政府问他们有何要求时,他们会说:我们不知道!我们就是不满意!对生活不满意!对你们的工作不满意!政府会问:我们该怎么做?他们还是会说:我们不知道!反正我们就是要游行示威,直到你让我们满意为止。比起来,港人很温柔。

在街头,我看到有巨大的横幅——天#灭##,吓了一跳,想要拍照时,同伴说:还是别拍了。而当地人司空见惯,一笑置之。

我也看到楼顶有巨大的招牌——耶稣是主。我问,那栋楼是教会的?或者是教堂?他们说不是,四个大字只是基督教的宣传。除了教堂,还在路边时不时看到教会的圣物室,书店等,都有自己的宣传广告或者标语,地铁站有各种免费的报刊供人自取。

边走边看的大多是我们这些游客,本地人则行色匆匆,碎步如小跑一般,尤其中环附近,似乎更形紧张,他们解释:这里生活节奏很快,人们生活压力也非常大,所以,夜晚或者周末,他们总需要去释放自己,免得崩溃,有些人去教堂,也有些人去夜店。

上任港督曾联系主教,邀请教会在某区设立一座教堂——该区原本没有。港督说:“人们生活压力太大,若没有舒缓的地方,很多人会疯掉,所以教堂不仅是为教会存在的。”他特意批了公园的一角为建教堂之用。

教会办了很多的事业,如宾馆——我们所住的便是、学校——大小约三百余所,医院等等,还有慈善机构——明爱中心,是整个社会最为信任的慈善平台。教会的医院或者学校在社会上都有非常好的口碑,他们还设立了各种各样的服务中心,包括在医院或者监狱提供心灵及灵魂方面的帮助。
我看到有很多青年、儿童——并非全是教友,在周末或者假期来到教会做服务工作,参与教会的各种慈善活动,他们很有热情,很有爱心。

今天,我看到他们,满怀悲伤……

他们如疯狂一般,在街头,除了多数的青年,也有老人和孩子,在呼喊着,反对着,尽管已有多人身陷囹圄,他们仍在抗争。他们在怕什么?

我想,我明白他们担心的是什么?他们不想在学校建立支部,不想把学校的医院都交给##,不想拆掉十字架,拆掉教堂,不想让外国传教士“狼狈逃走”,不想房屋被抢柴,不想经过批准才能游行,领导同意才能立案,不想当反#反##,不想成为正直犯,不想和我们一样。
我也不想。所以,武汉加油!像我这么胆小的人,不敢让别的地方加油[1]

 

[1]在全球疫情高峰期间,中国人高喊「武汉加油!」。与此同时,在香港的民主示威中,人们大喊:「香港加油!」。文中的最后一句话颇为讽刺,并暗示「胆小之人」 不会为香港加油。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