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8/2017, 18.31
伊朗 - 美国

鲁哈尼抵制所有强权,包括美国在内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卸任总统缓和了国际社会的关系、改善了经济,但失业率仍然居高不下。其竞选对手是精神领袖哈梅内伊和伊斯兰革命卫队支持的司法部副部长,保守派宗教人士伊伯拉希姆∙拉伊西。城市青年支持鲁哈尼。特朗普沙特阿拉伯之行、保守势力的外来支持

罗马(亚洲新闻)—伊朗即将于明天举行总统大选。卸任总统哈桑∙鲁哈尼的强有力竞争对手是伊伯拉希姆∙拉伊西。前者鲁哈尼总统是务实的、温和派人物,是他使伊朗与国际社会签署了核协议、改善了与国际社会的关系,包括经济——尽管尚未达到人们所期待的目标。他制止了通货膨胀、重新开放了许多商贸渠道,但是失业率仍然高达12%。后者拉伊西,保守派人物,力主在社会中最大程度地体现宗教的作用、敌视西方。和过去民粹派艾哈迈迪内贾德一样,他也承诺一旦获胜将给所有失业人员发支票。

            据伊朗朋友们介绍,鲁哈尼还是有希望的——或许有些苍白无力的希望,因为年轻人和大城市的人都支持他。他们认同现总统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使伊朗作为一个国家得到了接受;他们也赞赏城市生活中目前所享有的最大程度的自由:少男少女们可以在一起、没有封杀地对话和讨论、国际文化活动、更加自由的服饰、最大程度支持女性。鉴于这些自由派的热忱,鲁哈尼得到了两位重要人物的支持:前总统哈塔米和反对派领导人穆萨维。二者都因支持二OO九年至二O一O年期间伊朗爆发的绿色革命而被专制政权强迫软禁。这次革命是因为艾哈迈迪内贾德在(作弊的)选举中获胜。哈塔米和穆萨维都通过社交网络公开表示了对鲁哈尼的支持。

            但是,拉伊西得到了国内较强大势力的支持。首先是精神领袖哈梅内伊非正式的支持,因为他在许多公开场合批评了鲁哈尼。哈梅内伊和整个宗教界都担心国内自由派势力的增长,特别是青年中。而青年人称他们为“寄生虫”,因为国家支付什叶派穆斯林宗教人员和经院学生的所有费用。同时,青年人拒绝令人窒息的伊斯兰宗教规则干预他们的私生活。

            拉伊西还得到了传统的,但已经渗透到了伊朗军队中并控制国家经济的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支持。一些伊朗人认为,多年禁运中真正从中受益的恰恰是伊斯兰革命卫队,因为他们创造了繁荣的走私黑市。此外,他们与精神领袖中最保守的势力结盟,可以以宗教的名义霸占土地、强迫人给“献仪”、处理合同、垄断等。

            伊朗人中,对这一候选人的强势深感苦涩。一位曾和霍梅尼一起革命的人表示,“大家都知道拉伊西曾是革命的伊斯兰法官,他判处了许多人死刑”。据近日透露出的消息显示,八十年代,拉伊西是死亡委员会成员、下令处决了四千多名政治犯。

        还有很难预料或者说预料之中的是拉伊西的盟友:美国。特朗普决定未来几天召开阿拉伯国家会议,讨论“同恐怖主义作斗争”的问题、联手对付伊朗,好像是从外部验证了拉伊西和哈梅内伊的保守派观点,随时准备“抵抗”。

        据半官方消息报道,特朗普利雅得之行的真正目的是签署总额在980到1,280亿美元的巨额军备协议。并将在未来十年里,增加到3,500亿美元。这一点,也对鲁哈尼的宽容和对话政策十分不利。

            这甚至也无益于特朗普总是挂在嘴边的基督徒。他把自己说成是捍卫基督徒的斗士,抵制对基督徒的迫害。此外,伊朗的基督徒(和犹太教徒)团体得以平静地生活,有教堂、礼仪,甚至学校。禁止“强迫他人改教”,这完全不同于沙特阿拉伯施行的禁止任何非穆斯林的宗教团体进行宗教活动,甚至私下也不可以。

            的确,恰恰就在昨天,白宫重申要按照核协议减缓制裁。竞选期间,特朗普曾经宣称反对伊朗核协议,持与以色列相同立场、称是“前所未有的糟糕协议”,尽管国际社会多次证实德黑兰遵守了协议。

            问题是美国仍然坚持几十年的单边制裁,禁止在同伊朗的金融交易中使用美元。这一限制导致核协议未能收到所有人都期待的效益。百余项国际合同仍然因为担心美国的制裁和惩罚而至今没有得到落实。正如一些伊朗朋友评论的,“哈梅内伊和保守派最好的盟友恰恰是美国”。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强调,宗教自由是伊朗的基本人权
29/10/2004
改革派宣布在选举中失败
16/02/2004
制裁与威胁,北京准备放弃伊朗
16/01/2012
北朝鲜技术人员抵伊朗准备核试验
16/05/2011
德黑兰和欧洲贸易增加、非石油出口翻五倍
05/07/2017 1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