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3/2016, 09.28
土耳其
發送給朋友

土耳其国会:口哨和嘲笑声音,反对亚美尼亚议员重提种族灭绝事件

议员裴澜 (Garo Paylan) 在谈到大屠杀的纪念日,要求调查亚美尼亚裔国会议员在1915年的遇害事件,他展示受害人的照片。在土耳其,谈到「亚美尼亚大屠杀」事件,可能意味着要被囚三年处罚。

 

安卡拉(亚洲新闻)- 土耳其议员裴澜 (Garo Paylan, 图一),是土耳其和亚美尼亚国会议员,属于人民民主党,是亲库尔德人政党。两天前,他在安卡拉的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上发表演说,以亚美尼亚语问好(Parev TSEZ你好),这提醒各人有关亚美尼亚种族屠杀事件,在1915年4月24日开始,即101多年前发生,明天定为纪念日。

种族屠杀差点导致亚美尼亚人口灭绝,他们只有几个人「在剑下生还」,被驱逐到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沙漠里,几乎全部被消灭。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和奥斯曼帝国战败后,少数幸存者重建他们的生活,构成了世界亚美尼亚侨民四散。

幸存者的孙子和曾孙 - 孤儿、寡妇,瘦骨嶙峋不似人形。他们今天在土耳其挣扎,对抗伪造历史和国家否定他们的状态。

事实上,土耳其政府拒绝承认亚美尼亚人的种族灭绝行动,这是欧盟和土耳其之间的紧张关系的根源之一,事件亦令它与教廷关系紧张。

土耳其法院,对于在公共场合提及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事件的被告, 判处三年徒刑。

土耳其亚美尼亚人、散居世界各地的亚美尼亚人,以及其他希望安卡拉承认「大恶」、灭绝事件的人,都在请求宽恕。

裴澜议员在国会上演说,呼吁政府成立委员会,侦查在1915年奥斯曼帝国多名亚美尼亚国会议员被杀事件,尽管他们的议员身份可获豁免权。

他强调每两个公民之中,有一个是亚美尼亚人或部分亚美尼亚血统的人,他说:「你们只是继续以战争为借口,去开脱杀人事件。」

裴澜说:「我们要说真话,亚美尼亚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真的有过战争。有些亚美尼亚人与俄罗斯人结成一伙。为什么指责全部人口?为什么消灭儿童、妇女、老人,他们本是留在距离土耳其和俄国前线的几千公里地方?」

他指出:「我今天活在这里,因为有土耳其人邻居救了我的祖父,当时他是孩子时,让他躲在马拉蒂亚的家里。」

在这位基督徒议员的六分钟演说内,一些土耳其民族主义的国会议员试图要求裴澜闭咀。但他毫不气馁地在国议内展示了一些照片,是1915年大屠杀事件中被杀害的人,包含他们的名字和居住地方(图二):

Krikor Zohrab (Istanbul),

Bedros Haladjian (Istanbul),

Nazaret Daghavarian (Sivas),

Garabed Pashaian (Sivas),

Ohannes Seringiulian (Erzurum),

Onnik Tersekian (Van),

Hampartsum Boyadjian (Kozan),

Vahan Papazian, Hagop Babikian (Tekirdag),

Karekin Pastermadjian (Erzurum),

Kegham Der Garabedian (Mush),

Hagop Boyadjian (Tekirdag), and

Artin Boshgezenian (Aleppo).

裴澜议员还简要地谈及每个种族屠杀案件中的细节,谈及每个人的悲惨命运。

这位亚美尼亚裔议员除了谴责谋杀国会议员的案件,还抨击许多街道、广场、学校和医院,都是以种族灭绝的侵略者来命名。事实上,一些侵略者获准葬在伊斯坦布尔的一座小山陵墓上,被视为国家英雄。

他说:「你能想象去到德国,走在以希特拉而命名的大道之上吗?」

来自库尔德裔国会议员的掌声,覆盖土耳其民族主义议员的嘲笑,裴澜结束他的演辞,他用亚美尼亚语言说「Astvats irents hogin lusavori」(愿天主光照他们的灵魂。」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圣索非亚大教堂清真寺与土耳其伊斯兰文明研讨会将召开
16/09/2020 14:55
再次逮捕人权活跃人士,国际大赦主任包括在内
18/07/2017 13:03
当局“冻结”没收五十多座亚述-东正教会圣堂
07/07/2017 13:19
国际大赦主任因涉嫌是居伦势力分子被捕
07/06/2017 10:12
俄罗斯空袭炸死三名土耳其士兵、莫斯科和安卡拉巩固在叙利亚的合作
10/02/2017 0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