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1/2019, 15.42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与穆斯林信徒的和睦共处将让「这美丽花朵结出累累硕果」

教宗方济各结束摩洛哥访问,返程途中回答机上记者提问,谈及宗教协谈、建围墙者将为之所困、民粹主義、移民问题以及良心自由。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教宗昨日结束了此次摩洛哥的牧灵访问,在回程的专机上接收传媒访问并指出,与穆斯林信徒的和睦共存将让「这美丽花朵结出累累硕果。我们不应放弃!」,即使知道「将来可能遇到的困难仍会很多,因为每个宗教都有激进派,不愿向前迈进」。对话中,教宗再次表达了自己的信念并说到,「现在虽然只有花朵,但假以时日将结出累累硕果」。

教宗接着说,「当彼此建立起兄弟般的对话,双方的关系将多层面发展」。「比如:自主为耶路撒冷共同请愿并非是摩洛哥当局和梵蒂冈当局迈出的一步,而是信徒弟兄姊妹的作为。耶路撒冷对于信众而言是一座『希望之城』,他们不忍看到他们的圣城尚未如众人所愿那样普遍开放,见证犹太、穆斯林和基督教徒之间的和睦共处。正因如此,我们愿共同签署这个心愿:这是对耶路撒冷的渴望和呼唤,这座象征宗教之间彼此友爱的圣城是属于我们大家的。我们所有信徒都是耶路撒了的公民」。

「我们与穆斯林兄弟姐妹达在阿布扎比签署了关于人类博爱的文件,而在摩洛哥我们更是见证了自由,以及所有弟兄姊妹满怀敬意的友爱与接纳」。「我们还看到了散播希望、携手同行向前才更为美好」。方济各接着谈到,在摩洛哥我们还看到「为对话架起桥梁的必要性,相反,当我们看到有些人更倾向于建围墙时,是如此的痛心疾首。为什么我们会痛苦?因为建围墙的人会自食其果,终将成为这些围墙的囚徒」。

教宗后来还说,「我在为另一件事感到担忧:当我们基督教徒剥夺良心自由时,等于在走回头路,让我们想想基督徒医生和教会医疗机构,比如说,在安乐死这个问题上,他们为什么没有良心异议权呢?教会向前迈进,而你们基督信仰国家却走回头路?你们想一想这点,因为这是事实。今天我们基督徒正面临着被某些政府剥夺良心自由的危险,它是敬礼自由受到限制的前奏。这问题很难回答,但我们别谴责穆斯林,而应谴责我们竟然允许这种情况在这些国家。这令人汗颜!

方济各谈及民粹主义和移民问题时,多次重申了建围墙者终会自食其果,成为这些围墙的囚徒。一位记者提到西班牙用尖刀在摩洛哥筑起了一堵高墙,关于这个问题教宗回答说,「首先,我要重申之前所说的:无论建围墙者是用锋利的尖刀或是用砖块建立围墙,他们终会自食其果,成为这些围墙的囚徒」。当他们向教宗展示了这堵墙的照片时,方济各悲痛地说道,「我流下了泪水,因为我希望这个残忍的事实别进入我的脑海和内心。我希望我不会看到这些难民们在地中海中溺水而亡;让我们在港口搭起桥梁吧。这不是解决移民问题的好方法。我明白:这问题是个烫手山芋,但是政府应该以人性化的方法加以解决。当我看到那栓满利刃的铁线时,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后来有一次,我看了一个在监狱里拍摄的短片,在那里,有些难民回来了,而有些却被遣送了」。教宗呼吁大家自我反思,问问自己,「我是应该禁止他们进入我的国家或让他们溺水而亡,还是在明知道他们会落入人贩子手中的情况下,依然将他们遣送回国。我们真的能眼睁睁地看着妇女和幼童们被人贩子贩卖,看着男人们被杀害或折磨并沦为奴隶吗?」。

方济各还谈到希特勒是如何成为德国独裁者的,并指出,「我见过很多善良的人们,不仅仅是天主教徒们,他们都有点害怕。恐惧是民粹主义者的惯用武器。他们首先散播恐惧,然后再做出决定。恐惧便是独裁统治的开始」。

教宗接着说,「我们要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出因战争或饥荒而移民的人,并满足他们的所需。倘若欧洲如此慷慨地把武器卖给也门来杀害婴孩,那么欧洲要如何言行一致呢?我只是举个例子,但欧洲的确在贩卖军火。此外,饥荒和水荒的问题也确实存在。欧洲如果不想成为欧洲奶奶,而是成为欧洲妈妈,那么就该在教育、经济等方面作出投资。这并不是我所说的,而是德国总理默克尔的想法。她长期坚持致力于这件事情:不以武力阻止移民潮,而应慷慨行事,在教育、经济等方面作出投资是非常重要的。其二,关于如何对待移民潮:一个国家当然不能接收所有的难民,但却可以将他们分给欧洲各个国家。我们应以一颗开放的心去接纳他们,陪伴他们、促进并帮助他们融入新社会。如果一个国家没有能力帮助移民融入到社会,应及时和其他国家进行沟通:你能为帮助他们融入社会作出多少努力,从而给他们一份有尊严的生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