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2017, 18.23
中国-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政府对谢廷哲蒙席和李建唐蒙席的葬仪规定天壤之别的待遇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前一位是不被政府认可的地下主教,被匆忙火化后下葬,信众和司铎被禁止参加他的葬礼弥撒,拍照也被禁止。后一位是官方认可的主教,而且是政协委员,身后仪式倍受哀荣,停灵数日接受信众遗体告别,众司铎共祭礼仪。

罗马(亚洲新闻)—  殡葬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对先人的崇敬也许是中国最古老的宗教经验。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偏执的控制狂心态甚至影响到传统文化的这一层面。面对两位主教的逝世,中国政府当局和天主教爱国会下发了截然不同的命令,一是针对新疆乌鲁木齐教区保禄·谢廷哲蒙席的葬礼,一是针对山西太原教区西尔物斯德肋·李建唐蒙席的葬礼。两位主教逝世的时间前后相差不过13个小时左右,谢廷哲蒙席逝世于8月14日8.30点,李建唐蒙席则是8月13日18.00点。两位主教的生平有颇多相似之处:他们在年轻时均被当局监禁劳改多年,然而,谢廷哲蒙席从未接受加入官方教会天主教爱国会,而李建唐蒙席则务实地接受了,虽然他依然终其一生忠实地致力于福传事业。

二人在是否臣服问题上的差别也导致了如今礼仪待遇的区别对待:谢廷哲蒙席被匆忙下葬,连仪式都没有,而李建唐蒙席则得到了应有的礼仪安葬。

首先,对待遗体的处理不同:谢廷哲蒙席的遗体仅仅停灵了24小时供信众致哀,而李建唐蒙席却得以停灵数日,今天举行了追思礼仪,8月19日再在他的家乡洞儿沟村举行安葬礼仪。

仪式和时间上的对待也殊有不同:谢廷哲蒙席去世后不到两个小时,当地政府介入组织的“治丧委员会”立马发布了一份通知,明确要求:谢主教的遗体不能停灵超过8月15日,必须在8月16日清晨迅速火化,葬礼弥撒的长度不得超过半小时,在乌鲁木齐市东山公墓安葬骨灰的仪式也不得超过半小时。

“治丧委员会”还规定葬礼弥撒只能有一位司铎主持,不得共祭,只能由王宏神父主持殡葬弥撒,李征神父主持骨灰安葬仪式。张学民神父和宋尊圣神父虽在场但不得共祭。教区的其他26位神父,他们都受谢廷哲蒙席悉心培育,谢主教从无到有地创立了乌鲁木齐教区,然而他们都被限制在各自堂区,在警察的监视之下,除了被指定的三位司铎之外,均被禁止前往主教座堂。还有进一步的禁令:在葬礼期间不得拍照,不得录像。普通信众未被允许参加葬礼弥撒。

纵使有以上的种种限制,在两天时间里仍然有数千信众和朋友来到了乌鲁木齐,他们不能进入座堂参加葬礼,便前往东山公墓向谢主教的骨灰寄托最后的哀思(照片一和二)。

在公墓的告别仪式上,警察和便衣工作人员混杂在志哀的教友当中,监控他们遵守规定。乌鲁木齐的一位消息人士对亚洲新闻说:“当局是要把谢主教的声誉和他去世的社会影响都降低到最小范围。”

与谢廷哲主教丧葬被严加限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山西太原教区的李建唐荣休主教的丧葬规模则声势浩大许多。据不完全统计,已有约五、六万教友参加了每天在主教座堂的追思礼仪,每天都举行礼仪和祈祷,也允许拍照(照片三和四)。今日在主教座堂已举行了安魂弥撒,由多名司铎共祭。8月19日将举行安葬礼仪,并在家乡下葬。与不获政府认可的谢廷哲主教不同的是,李建唐主教拥有“山西省政协委员”、“山西省天主教爱国会和教务委员会秘书长”头衔,属于“爱国爱教人士”,因此死后倍受哀荣。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中国“煤都”太原实施禁煤令
04/10/2017 11:42
一位中国神父对谢主教和李主教葬礼之差别待遇的评论
18/08/2017 18:15
中国的两位年迈主教逝世:太原教区的李建唐蒙席和乌鲁木齐教区的谢廷哲蒙席
14/08/2017 16:32
香港的端午节龙舟竞渡在多个海滩举行
23/06/2012
蝗虫继续损害已经受到灾难的农作物,这就像圣经里所说的灾难一样
07/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