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9/2017, 13.55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本笃十六世给中国教会信十周年、一些主教的软弱

作者 Fr Peter

信中充分表达了“圣父教宗对我们教会的爱”。中国教会的“灾难”:主教变成了“国家官员”、“不听信”的教导、害怕“为羊群献身”。但也有“一些主教和司铎恪守天主教会的真正信仰”。由衷地感谢普世教会

北京(亚洲新闻)—在教宗方济各支持的教宗本笃十六世给中国天主教会信发表十周年纪念之际,中国国内各地纷纷就现退位教宗于二OO七年五月二十七日圣神降临瞻礼签署、六月三十日发表的信作出评论。

            正如下面发表的这篇中国北方官方教会司铎文章中表达的,高度赞赏教宗的慈父情怀、神学方面的明确性和十年之后仍然丝毫未减的现实意义。同时,展示出了部分中国教会生活的弱点:一些主教们变成了“国家官员”、不再为羊群献身。特别提到了加入爱国会和中国主教团问题,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信中明确强调二者“与天主教教义无法调和”。但同时,作者也列举了许多坚持按照本笃十六世教导的“见证”,甚至不惜坐牢、被办学习班、被绑架。奇怪的是,所有上面提到的主教都属于非官方教会。

<纪念教宗本笃十六世致中国教会牧函十周年>

 

伟大的教宗本笃十六世在2007年6月30日,为生活在中国的天主教会发表了具有历史意义的《牧函》,此牧函不仅为中国教会指明了方向,也从神学的层面上阐述了天主教的特性,同时也表达教宗作为天主教最高领袖对中国教会的关怀。教宗在牧函中说:“身为教会的总牧,我要为在中国的教会衷心感谢天主,因为她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坚贞地奉献了信仰的见证。同时,出于我不可推卸的责任以及慈父的爱心,意识到当务之急是要积极巩固中国教友们的信德,并采用属于教会的方法辅助他们合一。对全体中华民族,我怀有炽热的友情和尊重,非常关注其变迁。从而期盼不久就能见到教廷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有具体沟通合作的途径。”从教宗本笃十六世《牧函》的字里行间,使我们这些生活在中国的天主子民无不感受到教宗对中国教会的爱。

 

因为中国的特殊文化背景,尤其是历史形成的包袱,致使中国教会在政治的影响下,与普世教会的共融并不顺畅。在此,教宗本笃十六世也清晰地表明:“有关中国的政府与教会的关系,有必要牢记梵二大公会议启迪性的教导:教会凭其职责和管辖范围决不能与政府混为一谈,亦不与任何政府体系纠缠在一起;教会是人类超越性的标志及监护者。”可是,在实际环境中,由政府扶持掌控的“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与“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充当着尴尬的角色。那些视政治命令为信仰的主教,反而成为官方的公务员,对于教宗关怀中国教会的牧函充耳不闻,甚至避而不谈,实在是中国教会的悲哀。基督教导我们,“牧人应该为羊舍命”,可是,如今的主教们连宣讲教宗牧函的勇气都没有,怎可能成为基督要求的牧人呢?

 

教宗在牧函中特别阐述:“天主教会的道理训示,每位主教是个别教会的有形的统一中心和基础。各地方教会如果是真正的教会,那么,教会的最高权威、就是以罗马教宗为首的主教团必须在其中,绝不可缺。而且,伯多禄继承人之职权是各地方教会的内在本质。此外,各地方教会在唯一教会内的共融,即全体宗徒继承人——主教——在圣统制内与伯多禄继承人的共融,是全体天主教友信仰和生活合一之保障。所以,为了教会在各个国家的合一,每一位主教与其他主教保持共融,所有主教与教宗保持有形可见之具体的合一是不可或缺的。”教宗明确的阐述与教导,不是新的理论,而是天主教的教义。这么严肃的天主教教义,反而受到冲击和挑战,牧人们为了自身的本性利益,唯恐因为坚持纯正的天主教信仰而受到拘禁和打击,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主教“继续坚持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所谓原则。本笃教宗的牧函精神与中国主教的实际希冀有一定的距离。

 

拿破仑曾经说过:“天主若不消灭自己的教会,谁也别想消灭她。”令人感到欣慰和鼓舞的是,仍有一些主教神父在捍卫纯正的天主教信仰,尽管他们在冒着“被监禁”、“被失踪”、“被学习”的种种危险,他们是教会的英雄,值得赞美和敬仰。诸如:师恩祥、苏哲民、崔太、邵祝敏、郭希锦等主教,他们没有违背国家的宪法,他们无非就是在坚持天主教信仰。可是,那辈阳奉阴违的政治主教们总以为这些坚持信仰的主教是“死脑筋”、是“顽固派”。虽然中国教会仍有许多困难,但是,令中国教会感到欣慰的是,圣座万民福音部秘书长韩大辉总主教在亚洲新闻研讨会上明确指出“应铲除灰色的实用主义”;韩大辉总主教强调“在最艰难时期,总是有伟大的见证榜样,有时甚至流血的殉道”。教宗本笃十六世在牧函中也说“你们也要记得,在和好的路途上有许多信仰见证者的榜样和祈祷在支持你们。他们曾为了教会在中国的将来奉献了他们的生命、受了苦难、作了宽恕。他们本身的存在是在表明,你们在天父面前有一个永久的祝福,缅怀他们必能生出丰盛的美果。”

 

我们从牧函中深深感受到教宗了解到中国教会的困难,牧函中说,“虽然教会在中国遭遇了许多重大的困难,然而仰赖天主圣神的特殊恩佑,总未缺乏过合法牧者的服务,无损地保持了宗徒的继承。我们应为这些坚贞而倍受磨难的主教们的存在而感谢天主。他们按天主教的传统接受了祝圣,就是在与伯多禄的继承人、罗马的主教完全的共融中、遵循了天主教的礼规、藉主教们的手既合法又有效地获得祝圣。”

 

从教宗的牧函中,我们可以看出圣父教宗对中国教会的关怀,也看出教宗对中国教会的期望,而这样的期望需要我们的祈祷。教宗本笃十六世,特别制定每年的5月24日为中国教会祈祷日,这项举措更加使中国教友深深感到普世教会在关爱着我们,而我们作为生活在中国的基督徒需要牢记教宗本笃十六世的嘱托和期望,万万不可辜负他老人家为中国教会未来所规划的蓝图。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