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7/2020, 16.54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莫斯科: 新型冠状病毒穿越教堂和隐修院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受到医学监察的宗主教区主教座堂的神职人员:继堂区司铎阿吉金神父(Aleksandr Agejkin)死后,首席执事特罗菲莫夫(Yevgeny Trofimov)亦去世。几天前,他们与牧首基里尔 (Kirill) 以及其他主教、神父共祭弥撒。疫症扩散,在基辅洞穴的圣谢尔盖隐修院传播。一些信徒来说,这是「来自上主的惩罚」;对于其他人来说,亡者是殉道者。

莫斯科(亚洲新闻)- 又有耶洛科夫宗主教区主教座堂的另一位神职人员,首席执事特罗菲莫夫(Yevgeny Trofimov),亦因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于4月25日死亡。

他是主教座堂的第一位去世执事,61岁,受过专业培训的护士;1990年,他被宗主教牧首阿列克谢二世 (Aleksij II) 祝圣为执事。

几天前,主教座堂的堂区主任司铎阿吉金神父 (Aleksandr Agejkin) 去世,引起了俄罗斯东正教神职人员的极大的关注。他的葬礼于4月22日在该座堂闭门举行。

莫斯科宗主教区发表悼念声明,指出这位48岁的神父在拉皮诺诊所去世前受尽痛苦。然而,直到最后一刻,有关他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所有消息都被否认了。

4月初,阿吉金神父本人亲自接受了《Pravda.ru》网站的采访,当中,他深信在感染时会有上主助佑的保护。 4月3日,他与牧首基里尔一起庆祝了节日,然后牧首在莫斯科街头,在汽车上用圣水进行「净化」巡行。同一天,其他几位主教和神父共祭弥撒,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有可能感染病毒。

现在已明显碓疹的神父的消息隐藏,以免给信徒留下不好印象。在首都的教堂里,只有很少有神父可以在圣堂献祭。

4月23日,在宗主教区成立了一个特别委员会,但在最近几天,该委员会已停止发布有关受感染的神父数目的消息。宗主教区发言人弗拉基米尔·勒戈季达(Vladimir Legojda)的声明否认了任何审查制度,并重申了他们「与所有其他新闻机构进行协调」的意愿。

同时,宗主教的另一名亲信、71岁韦里加 (Protoierej Vladimir Veriga)(图3)也死于新型冠状病毒。韦里加在1990年代是向宗主教区分发人道主义援助的主任,也是亚历山大(Aleksandria)圣像画学校的神师。他还是科特科沃保护隐修院的修女的神修指导,那里的流行病几乎感染了所有修女。

4月24日,宗主教区的首位合作者都主教迪安斯(Dionisij),他也主管新冠状病毒委员会。他从救世主新修道院运送到医院。委员会其余成员确保迪安斯继续从医院领导该小组。

在修道院中,许多人对该病毒呈阳性反应,因为病毒在其他几个修道院中也有很强的传播力,特别是在圣谢尔盖乌斯修道院(俄罗斯主要修道院)以及迪韦沃的圣色辣芬修道院,那里存放着19世纪最著名的圣人谢拉菲姆·萨罗夫的遗骸。

位于圣塞尔吉斯的莫斯科神学院已被严格隔离。更令人不安的消息,来自莫斯科宗主教区的乌克兰隐修院,始于基辅洞穴的修道院,以及白俄罗斯总统亚历山大·卢卡申科 (Aleksandr Lukashenko) 本人否认这种病毒。

明斯克神学院也受到最严格的隔离。总体感觉是世界末日的困惑;几位信徒于社交媒体上说,许多关于保护神免受感染的宣言,现在使人想到了对俄罗斯教会的「神圣惩罚」:「如果主决定如此严厉地干预,我们一定做错了事。」相反,其他声音援引死去的神父的宣告,形容逝者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殉道者」。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教宗:在圣诞节天主成为无助的孩子,可自由地进入我们的心
23/12/2009
魏京生: 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22/03/2021 15:17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罗兴亚基督徒:遭绑架的基督教家庭,被皈依的未成年女孩
04/02/2020 14:42
世界难民不断增加令人感到“担忧”
19/06/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