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2/2020, 17.10
亚洲
發送給朋友

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探寻天主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全世界仿佛又回到了十四、十七世纪的黑死病,或是两个世纪前在西方或者上个世纪在亚洲发生的霍乱。面对死亡,人们重新意识到自己的恐惧与无助。启示录与逃亡。对于亚洲的大多数基督徒来说,这不是逃离的时刻:他们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探寻天主。世间的不同政体对天主各持己见,有些主张无神论(在中国),另一些则认为祂可有可无(在西方)。天主实则为人类最忠实的伴侣。

罗马(亚洲新闻)- 近期不同媒体对新冠病毒Covid-19给予的持续报道,让亚洲、意大利,甚至全球的百姓感到慌张。当病情最早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蔓延开来时,我们对于人们排队抢购口罩,抢空超市物资,不断针对华人出现的种族歧视感到惋惜。但是,很快世界其它地方也被报出现了新冠病例。我们很难能够想象在21世纪的今天,世界上会出现如此大的灾难——我们大概会认为这类事件只会出现在历史教科书当中,如:十四、十七世纪的黑死病,或是两个世纪前在西方或者上个世纪在亚洲发生的霍乱。

在当下的社会,我们总觉得科技进步能够保证我们远离一切病痛,哪怕是最轻微的。但事与愿违,我们恍然发现科技并不是万能的,大自然的创造力总会超过我们的控制范围。不少实验室曾针对此次疫情发下豪言,表示能够在极短时间内找到合适的治疗方案,但最终学者专家们表示疫苗最快也要在一年后才能临床。在此之际,还会有更多的人需要承受恐惧,接受被感染、甚至死亡的事实。

人们惊慌失措的表现是对自身无助和对死亡恐惧的最直接的体现。为了让社会恢复平静,人们需要找到比病毒更加强大,比医生更厉害,更能保障生命的那一位,即天主。

但恰恰是这位天主,这位能够给予我们生命意义,保护我们免于病难的天主,在当今的社会,我们却将祂遗忘。天主是生命之泉,只有与天主一起,我们才能更加安全的穿越死亡,更有勇气的去靠近那些患者,更加谦逊和坚定的去寻找疫苗。

也许有人会问,这次的新冠病毒和疫情与天主有何关系?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过去的几个世纪当中,不断出现具有先知性的讲道者,对于他们来说,疫情是世界末日的宣召,是那位会报复的天主针对自以为是的人类的致命一击。

所以有不少人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逃离:远离社会,去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隐匿于大山之中,当世界都沦陷的时候,他也许还能够逍遥自在。

我们来看看亚洲的基督徒,他们中的不少人毫不考虑逃离现实:他们在新冠病毒疫情中探寻天主。举例来说在香港,就有那一群人毫不为己,专门利人。他们排队买口罩,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那些行动不便的孤寡老人。在如此漫长的居家隔离时期,家也成为了安静祷告的最佳场所,在这里,人们发现此前遗忘的天主其实一直都静静地陪伴在身边。

在中国大陆,不少教堂因疫情影响而关门。信徒们心系天主,在自家的客厅建起了临时祈祷室,那儿摆设有圣经、鲜花、十字架。即使此前政府曾规定不允许在未注册的场所祷告,有的地区也不允许未成年人进入教堂,但此刻的信徒们显得格外虔诚与团结,一家老小围坐在一起共同为家人、为祖国求福。

不少国家的政府,包括中国和意大利,都尝试着抚慰人心并积极与病毒作斗争。但还是有一些国家和地区,虽然关闭了教堂,但工厂、购物中心却照常运营,似乎害怕在国民和天主面前忏悔自己的过错。(中国)主张无神论,但(西方世界)也越来越觉得天主可有可无了。实际上,天主一直与我们同在,尤其是在这个困难时期:祂希望人们可以更加团结,即便当下的经济危机也在不断考验着大众;祂希望能够为男女老少带来更多的尊严;祂希望我们能够憧憬永生,因为此刻的我们都意识到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唯一主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他是中国间谍」:莫斯科指控科学家瓦莱里·米特科犯叛国罪
16/06/2020 15:40
上海,一家产妇医院包括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而对于移民妇女只有街头
19/12/2006
平壤儿童成为独裁政权维系权利的牺牲品
16/02/2005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04/02/2004
达卡,为全球疫情早日结束在线进行普世祈祷
27/06/2020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