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3/2020, 15.55
俄罗斯
發送給朋友

俄罗斯东正教教会和新型冠状病毒:圣体和亲吻圣像画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莫斯科宗主教区会议:消毒圣像画,亲吻为之奉献;小心被祝福的酒。对于某些神父来说,圣体是天主爱的象征,不会带来疾病和死亡。希腊教会更加谨慎。在圣彼得堡圣若翰洗者的遗髑,朝圣者排长龙亲吻。不过,俄罗斯更关心普京的「王冠」。

莫斯科(亚洲新闻)-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莫斯科宗主教区还决定建议遵守某些行为规则。实际上,俄罗斯似乎对这种病毒的传播没有免疫力,录得几十宗病例。一些人怀疑政府可能没有发布可靠的统计数据。

国家关注的是总统的另一个「皇冠」,与批准《宪法》的各种修改有关,最重要的是与副总统瓦伦蒂娜·捷列什科娃(Valentina Tereshkova)(第一位女航天员)的提议相关,该提议在讨论结束时宪法改革提议取消限制总统任职的法律,允许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继续任职,「以确保该国的稳定」。

杜马主席维亚切斯拉夫·维克多洛维奇·沃洛金(VjačeslavVolodin)立即支持该提议,要求议员捍卫普京是俄罗斯的「特权和卓越」。

总统本人接受了这项提议,揭示了所有宪法演习的真正目的:以任何可能的方式继续执政。根据拟议的修正案,他可以继续担任总统直到2036年,接近伊凡雷帝(Ivan the Terrible)(50年)和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40年)的统治记录。

然而,宗主教区主教会议于3月11日举行会议,发表了一项宣言,表示「对中国、南韩、伊朗、意大利、法国、德国、西班牙和其他国家的新型冠状病毒死者的亲属表示慰问」。主教会议祝福医生和志愿者的工作,并指出:「在疫情期间,俄罗斯东正教一直履行其作证的职责,没有拒绝任何人的精神支持,也不拒绝领受圣事。」我们邀请人们保持谦虚和以常理面对人和事,不要在恐慌和对疫情蔓延的恐惧中放弃「祈祷中的宁静」。

主教会议建议「以划一预防性卫生和健康措施的堂区和隐修院,特别是在官方认为疫情状况很严重的地区,使用解决方案消毒公开摆放作敬礼的圣像画,信众传统上亲吻这些圣物、鞠躬,并使用水杯奉献酒。「在东正教仪式中,除了领圣体外,还会饮祝福过的水和酒,虔诚敬礼参与团体礼仪。

弥撒圣体的问题引发主教会议决定宽容处理一些困惑。东正教徒以浸入酒中的面包碎片的形式接受圣体圣事,并用金汤匙从神父的手中直接将圣体分发到信徒的嘴中,而执事则用红色手帕(葡萄酒的颜色)将领圣体者的脸擦干。那些没有领圣体(在礼拜中必须告罪)的人,即大多数信徒,只能在祭台两侧喝水和酒。所有这些程序正在使人们忧虑,越来越少的信徒参加圣道礼和朝拜圣体。

一些神父,例如俄罗斯教会驻位于斯特拉斯堡的欧洲机构代表斐利伯神父(Archimandrite Filipp)(Ryabikh)相信:「尽管感染这种严重病毒很可怕,严重的会导致死亡,但更加严重的是基于这些理由而令我们自己不领体或参加弥撒,这些是天主给我们的礼物。

斐利伯神父回想起教父的说话:「世界支持庆祝礼仪和弥撒。」他将这些时期的教堂关闭与苏维埃时期(当时政权关闭或摧毁教堂)进行了比较。

即使在希腊东正教教会,在3月9日的主教会议上也宣布:「圣体不能成为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途径,因为它是把主送到人的手,并且是祂的爱的体现。」

的确,与俄罗斯人相比,希腊人较少「强加」在圣事手势上,而是给信徒领受祝圣了面饼和酒的机会,就像科普特教会那样。另一方面,古老的信奉者,即远古传统俄罗斯教会,警告了在共融时刻有受到感染的危险,呼吁采取更严格的措施,甚至暂停所有礼仪庆典。

在圣彼得堡,无论受到感染的危险如何,大量信徒涌向位于「北方之都」中心的喀山圣母主教座堂,那里放置了圣若翰洗者的遗髑(照片)。 几千人在教堂内外排队,最后要亲吻遗髑,是表现敬爱和救恩性,不过,在新型冠状病毒时期肯定是不卫生。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国际社会立即干预圣地局势
24/11/2004
在柬埔寨天主教徒带领圣女耶稣圣婴小德肋撒父母的圣髑进行朝圣
28/08/2019 15:52
米奥教区:成千上万名青年参加圣周朝圣(图)
16/04/2019 13:39
皮扎巴拉主教:在不确定的环境中,将临期的宗教和精神修和
05/12/2019 13:11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