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名结石娃娃死亡
三鹿污染奶粉事件殃及“八月”就已了解污染问题的外资股东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新西兰总理出面替新西兰恒天然集团脱责。中国对国内奶粉展开调查。专家指出,需采取“不同的监控体制”

北京(亚洲新闻/通讯社)—又一名婴儿因食用中国河北省石家庄市三鹿集团生产的污染奶粉“三鹿牌婴幼儿配方奶粉”而死亡。目前,已确诊的、病情严重的病例大约为580例。

       新通报的死亡结石娃娃,也来自中国最贫困的甘肃省。三鹿奶粉因价格低廉而在当地十分普遍,所以出现结石的患儿也最多,达102名。

       三鹿集团已停产几天了,以便“等候进一步的调查”,并召回了八千吨受到化学原料三聚氰胺污染的产品。三聚氰胺主要用于生产塑料制品和化肥,能够导致肾结石。其分子结构类似于蛋白质,向牛奶中掺加三聚氰胺后,可以增加蛋白质检测指标。

       奶制品业龙头新西兰恒天然集团,拥有三鹿集团43%的股权。为此,新西兰总理于今天出面替这家企业作出澄清。表示,“几个星期以来,新西兰恒天然集团就试图收回污染产品。但中国当局没有这样做。我认为,他们开始试图掩盖事实、希望找出不必正式禁售的解决方式”。

至少在三月,三鹿集团就收到了部分孩子家长们的举报。而且,中国当局也早在几个月前就知情。但是,直到媒体于九月十日捅出这一消息后,三鹿集团才于九月十一日召回其八月六前生产的污染奶粉。

昨天,新西兰恒天然集团首席执行官安德烈·费里尔在新加坡表示,他是在八月得知奶粉受污染消息的。八月二日,三鹿集团开始召回其产品。他继续指出,他们试图同中国政府官员见面商讨这一问题。但因为是奥运期间,毫无结果。在回答为什么没有立即公布这一问题的提问时,费里尔称“如果没有掌握所有情况(就公布)是不负责任的”。

昨天,数以百计愤怒的病儿家长们聚集在石家庄市三鹿集团总部前,要求同负责人进行交涉,并要求这家公司作出赔偿。个别收治病儿的医院中也一度出现了紧张局势,因为医院床位有限,许多孩子无法入院得到及时治疗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甚至连病房走廊里都安置了病儿,最后不得不由警方出面要求家长们保持冷静。石家庄市政府将对儿童进行免费的肾功能检查,可象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这样的许多家医院仍要求支付检查费。医院方面甚至回答说,“找那些承诺不要钱的人去说,我们不是慈善机构”。

中国儿童食用奶粉的数量不断增加。而且,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第二大奶粉市场。

北京人民大学专家毛守龙指出,“国家缺乏发达国家的食品安全体制”。“只要不具备大规模市场相适应的监控机制,还会出现类似问题”。二OO四年,至少13名儿童因食用毫无任何营养成份的奶粉死亡、二百多名孩子留下终身残疾。

目前,河北、黑龙江、广东和内蒙古等主要的奶制品生产基地正在展开大规模的调查和检测。同时,许多人都在质问,这样做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保护公众利益呢?还是为了避免给消费市场造成更大损失。

CHINA-MILK_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