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呼吁全体伊斯兰领导人谴责恐怖主义、可兰经是和平之书
在从土耳其返回罗马的专机上,教宗与随行记者交谈指出"我们的殉道者们正在向我们呐喊:'我们是同一体'!是的,我们是合一的,在精神也在鲜血内已经合一了"。教宗"对莫斯科东正教会宗主教基里尔表示'我到你想要去的地方,你叫我、我就去'。他也想这样"。原意共同探讨罗马主教的首席权问题、想到伊拉克去,但现在还不行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伊斯兰领导人谴责恐怖主义、远在神学家之前用"鲜血凝成的大公运动"、愿意与莫斯科宗主教在他想要的地方见面、渴望到伊拉克去。这是教宗方济各在从土耳其返回罗马的专机上回答记者提问时畅谈的。

            据梵蒂冈广播电台报道,回答有关排斥伊斯兰和排斥基督信仰现象时,教宗指出"可可兰经是和平之书","所有伊斯兰领导人--无论是政治、宗教领导人还是学术权威人士明确地谴责(排斥伊斯兰和排斥基督信仰现象)就太好了,因为这样有助于伊斯兰信徒说'不'!。真的,如果所有伊斯兰领导人都这样说就好了"。

            天主教徒与东正教徒之间关系问题是教宗提及最多的,从"每天都有无数基督徒殉道者"的中东现状开始"。这些基督徒"正在被赶出中东,恰恰是这种各个基督信仰团体都有的殉道,诞生了鲜血凝成的大公运动"。"我们的殉道者们正在向我们呐喊:'我们是同一体'!是的,我们是合一的,在精神也在鲜血内已经合一了"。

            与东正教徒的对话仍在继续。教宗还诙谐地援引圣保禄的话说,"如果我们要等神学家达成共识的话,那一天是永远也不会到来的。需要把所有的神学家都送到一个岛上去。我们则继续我们的共同道路"。"这是精神上的大公运动:一起祈祷、一起工作、开展许多爱德事业......"。"东方天主教会有权存在,是真的。但服从罗马天主教会的东正教徒问题已经是另一个时代的话题了"。教宗重申了与莫斯科东正教会宗主教基里尔见面的愿望,表示我告诉他说,'我到你想要去的地方,你叫我、我就去'。他也想这样"。但目前因为乌克兰问题,莫斯科宗主教还有其它问题要解决。至于大公运动,教宗重申先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愿意讨论罗马主教首席权问题,讨论可以让各派接受的行使罗马主教首席权的方式。"在首席权形式问题上,我们应该从一世纪汲取一些灵感。我不是说教会错了:不是的、不是。她完成了历史进程。现在,教会的历史道路是圣若望·保禄二世指出的:'帮助我们在第一千年光照下找到共识点'"。

            但当教会"看着自己而不是基督时、当相信自己是光而不仅仅是光的携带者时,就会产生分裂"。自我感觉良好导致教会成为一个神学性的非政府组织,为此,教宗希望基督徒能够在同一个日期庆祝复活瞻礼。

            教宗还重申了想到伊拉克去的愿望:但现在是不可能的。"如果我现在去,就可能会给当局、安全等方面造成严肃的问题......。但我很愿意去、想去"。

            教宗又谈到了他对世界正在经历的第三次大战的看法。因为经济原因,造成了太多的敌意、"金钱至上"而"不是人"导致了这一现象。"武器交易是可怕的",但也是今天最火爆的生意之一。"我想,去年九月当说叙利亚有化学武器时,我认为叙利亚没有能力制造化学武器。谁卖给它的呢?或许恰恰就是那些指责叙利亚有化学武器的人?我不知道,但这一军备交易太神秘了"。

为此,教宗就核武问题指出人类还没有吸取教训。

谈到明年的亚美尼亚种族屠杀纪念,教宗指出"埃尔多安为此发表的信:一些人批评其过于软弱。但我认为,'无论举动大小,他(向对方)伸出了手。这总是积极的'"。"我们应该为各族人民的和解祈祷,我们希望能够看到一些微小、使各族人民相互接近的步骤"。教宗希望能够开放土耳其和亚美尼亚之间的边境。

谈到访问蓝色清真寺,教宗表示"我特别感到需要为和平祈祷"。目前,宗教对话是到了质变的时候了。不再是神学对话,而是"不同宗教团体人士"的经验交流。

最后,谈到不久前主教会议上讨论的同性恋问题,教宗指出"主教会议是一个进程、一段历程"。不能孤立地看待这一个人或者一份文件草案的意见,"主教会议不是议会""而是圣神可以讲话的受到保护的空间"。

uffa.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