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一位在利比亚被斩首的埃及科普特基督徒的四旬期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伊斯兰国的刽子手宣称为真主而战。但事实是,他们生活在疯狂妄想中,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真主。二十一位低声呼求耶稣圣名的殉道者们见证了他们生活的中心不是自己的安逸舒适,而是耶稣,并用生命做出了见证。今年,教宗方济各在四旬期文告中要求我们战胜"全球性的冷漠":"在我们健康、舒适时,很容易忘记他人(但是天主父绝不会如此):我们不关心他们的困难、他们的痛苦以及他们所承受的不公义......。我们的心日趋冷漠。只要我还算是健康、过得舒适,我就不会想到那些比较不顺心的人。今天,这种冷淡的自私态度已经具有全球性的规模,甚至可以称之为'冷漠的全球化'"

罗马(亚洲新闻)-今年的四旬期我们要认真反思二十一位在利比亚被伊斯兰国吉哈德分子斩首的埃及年轻科普特基督徒。圣灰礼仪星期三的前一天,也就是西方欢度狂欢节的那一天,网络上公布了他们在地中海的黎波里海岸边被行刑的视频。那残酷的场面引发了人们的恐怖、痛苦和愤慨。采用先进设备拍摄的画面短暂定格在一名叫古格斯·米拉蒂·桑约特青年前,刽子手压着他的头,但可以看到他的嘴上轻轻蠕动着"耶稣、我的上主"!从他的身上还可以看到祈祷、为即将发生的一切而感到无比痛苦的目光。

       一些分析家称,很可能伊斯兰国的刽子手们给了他们皈依伊斯兰便可以免于死刑的机会。但是,他们都选择了坚守在耶稣基督的信仰内,他们在临行前呼求耶稣基督的圣名。

       埃及科普特东正教宗主教塔瓦德罗斯二世将他们宣告为圣人,并将每年的二月十五日定为他们的主保瞻礼。教宗方济各为他们主持追思弥撒圣祭,强调这些年轻人就是因为"是基督而被杀"。

       这些殉道者,与面临死亡时的耶稣如此相像,他们应该伴随我们的全部四旬期历程、全部生活历程。

       今年,教宗方济各在四旬期文告中要求我们战胜"全球性的冷漠":"在我们健康、舒适时,很容易忘记他人(但是天主父绝不会如此):我们不关心他们的困难、他们的痛苦以及他们所承受的不公义......。我们的心日趋冷漠。只要我还算是健康、过得舒适,我就不会想到那些比较不顺心的人。今天,这种冷淡的自私态度已经具有全球性的规模,甚至可以称之为'冷漠的全球化'。身为基督徒的我们,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我们所有人,在二十一名埃及年轻人殉道前,以为这份文告是为穷人、受排斥的人、"郊区"的人服务的具体计划。但在的黎波里海岸边那一幕发生后,有人要求向利比亚宣战、有人要积极展开"外交对话努力"、有人要将穆斯林赶出自己的土地。但这些反应--可以理解但难以落实的反应--可能会像在阳光下溶化的雪一样,很快,我们的生活将又回到一如既往的舒适安逸、自私自利之中。因为我们那冷漠的心,没有被触动。教宗说的十分清楚:"天主没有先给我们的,祂也不会向我们要求。'我们应该爱,因为天主先爱了我们'(一若4,19)。天主与我们并不疏远,每一个人在祂心中都有一席之地。祂叫得出我们的名字、祂关心我们,任何时候我们若对祂转面不顾,祂都会来寻找我们。祂对我们每一个人都感兴趣;祂的爱,让祂无法漠视我们的境遇"。

       是对天主的冷漠才使我们变得冷漠,对他人冷漠、没有能力继续关注真正重要的。因为我们在生活中铲除了天主,把我们自己当成了世界的中心、主宰一切,并付之以我们的权势和暴力。

       伊斯兰国的刽子手宣称为真主而战。但事实是,他们生活在自以为无所不能的疯狂妄想中,因为他们以为自己是真主。二十一位低声呼求耶稣圣名的殉道者们见证了他们生活的中心不是自己的安逸舒适,而是耶稣--"你的慈爱比命更宝贵"(咏62,4),并用生命做出了见证。他们的见证也正在改变着伊斯兰世界,就像逊尼派穆斯林最高学府埃尔-阿扎尔最高教长、埃及总统塞西等穆斯林信徒所表现出的,他们参与了基督徒的哀悼。他们和基督徒一样善度自己的信仰生活以及与他人的和睦相处。

editoriale_copti.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