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青年节是邁向司铎圣召的"特恩路径"
作者 Vincenzo Faccioli Pintozzi

来自意大利南部莫塞的路加 (Luca),32岁,神学院最后一年的修生,参与了克拉科夫普世青年节。”当我参加2010 年马德里世青节,与我的女朋友在一个帐篷时,我听到上主的呼唤。我不能忽视它,而我希望以司铎身份去参加巴拿马世青节。”在克拉科夫的圣召中心是辨别的"前哨站"。"教会必须做更多来协助青年寻找答案。是的,教会有沮丧的司铎,但也有很多青年不了解这种不安的感觉是从哪里来的。”


克拉科夫 (亚洲新闻) - 普世青年节"是迈向司铎圣召的"特恩的路径"。”至少,这是对我来说。所有在「慈悲园地」(Campus Misericordiae) 的青年很接近教宗,让我相信有很多修道召叫未有被听到。我很希望教会可以制定更多的功能的方法,帮助青年聆听这召叫,像我在过去的世青节一样。”路加 (Luca),32岁,来自意大利南部莫塞的基耶蒂瓦斯托教区,克拉科夫是他第二次参加世青节。

他第一次参加世青节,是在2010年马德里,他感到被召叫当司铎;今年是他在修院的最后一年培育:"在2019年巴拿马世青节,我会前去参加,如果天主愿意,我会以神父身份前往。但那次将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世青节,因为青年节是以35岁为期限。”

在通往维利奇卡滨海艺术中心的路上,教宗方济各在那里主持守夜祈祷和闭幕弥撒,来自世界各地的青年一起参加,路加看到"一个很有象征性的图像。它看起来像很多条道路,在每个人面前,就如几年前在我的面前一样。这些路线并不清晰,我们看不到他们的终点,他们有弯路,通往未知的方向。但它们看起来或多或少有吸引力,都在阳光的照耀下,都有美丽的人们环绕着。此园地很安全,但不幸的是,生活并不是这样。”

他在马德里,他"踏足其中一条路径,当时,看起来明亮,但其实不是。我的女朋友路济亚说服我继续这次旅程,因为我看到不开心和脾气暴躁。她告诉我:'你将看到,一切都会清晰。'在守夜祈祷,我听到一个声音,使我不能忽略,它令我喜悦。我与路济亚,仍然是好朋友。"

现在他正在大修院学习,这一年他已被祝圣为执事:"我希望,天主愿意的话,可以神父身份在2019年参加巴拿马世青节。我会开解那些面对很多路径的人,试图找出是否走向修道生活,但不是唯一。这些道路之间,也有其他使命,那些平信徒或度奉献生活的人、婚姻、孩子的生活亦然。我希望提供帮助,因为我知道在那道路上是什么意思,而你不懂的。”

路加希望教会更加积极主动支持圣召辨别:"我在马德里的中心找到受过训练、诚意帮助和热心的人;在克拉科夫,也是一样。在意大利,我们没有使用这方法或同样的态度。我希望每个人都明白,最终发现天主为我们所选择的道路是生命的一切。”是的,在世界上,有很多沮丧的司铎,但我相信那些生活沮丧的人,也许因为他们不明白他们其实可以投身某一使命当中,但没有做到而已。”

POLONIA_-_0731_-_Vocazione.jpg POLONIA_-_0731_-_Vocazione.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