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富国家之间为了捍卫各自的壁垒展开殊死搏斗
连续三天的会议之后,第六届世界贸易组织部长会议面临着紧迫和特殊问题取代根本问题的危险

香港(亚洲新闻/通讯社)—正在香港举行的世界贸易组织部长级会议上,发展中国家批评富裕国家;要求其拿出具体的和立竿见影的行动。现在,许多人都开始质疑这一组织的功能。

       真正的争论并不是在全体大会上或者体现在官方声明中,而是各小组之间的非正式会谈中。观察家们警告说,真正的危险在于,不但未能达成全球性的共识,相反,成为国与国之间小团体的谈判。

       昨天,产棉的非洲国家就如何加速进入西方国家市场进程展开了会谈。今天,他们警告说,一旦富裕国家,特别是美国不减少对本国棉农的津贴,将不会在任何文件上签字。非洲棉花生产国协会主席马鲁姆表示:“我们到这儿来是为了得到具体结果的,而不是来听取永远也得不到遵守的建议的。”

       乍得商业贸易部长恩贾马蒂南补充说,“真是太可悲了,居然只字未提目前(非洲农民)的处境”。作为回答,美国提出取消非洲棉花的进口关税。但是,观察家们指出,如果华盛顿不取消农业补贴,根本无济于事。

       拉丁美洲国家则谴责欧盟公布的香蕉进口关税,指出这是违背自由市场规则的。洪都拉斯商务部长吉门内斯在其他国家的支持下表示,“如果坐视欧盟此举,如果我们所提出的得到援助和团结互助要求得不到回应,那么,世贸组织会议和我们的经济利益便会蒙受巨大损失,成为最大的输家”。

       欧盟贸易委员曼德森坚持表示,即便不会就彻底开放包括手工制造业和服务行业市场达成全球性协议,欧洲也不会改变其削减46%农业进口关税的建议。并只向三十二个国民年收入低于七百五十美元的国家,提供自由贸易的优惠政策。美国邀请欧盟作出更大的让步,制定停止给予农业津贴的时间表。但是,欧盟要求以干预向有需要国家提供粮食援助为交换条件。并劝告华盛顿,更加慷慨地提供此类援助,即具体的财政援助而不只是美国的农业产品。

       美国、欧盟和日本的立场遭到了二十国集团,以及中国、巴西和印度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批评。上述国家担心,工业发达国家要求彻底开放手工业和服务行业市场的要求,将给其本国年轻的,尚不具备同国际大型公司展开竞争能力的民族工业造成严重损失。印度贸易部长纳斯表示,“只有农业领域内没有进展,那么,对话将继续陷入僵局之中”。巴西指责西方国家的做法是“封建剩余制”、“令人无法接受的特权”。

       世界银行也要求对落后国家保持最大程度上的公平态度。世界银行副总裁雷兹格表示,“三天来,富裕国家以各种形式给其本国农民提供了总价值为二十多亿美元的津贴。同时,非洲三亿多最贫困的人口只赚到了不到十亿美元”。(PB)

4887_capt.world_trade_nt9 (150 x 1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