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鲁特,港口爆炸:为重现真相的1400个案件
作者 Fady Noun

人权观察针对调查提出批评,目前似乎已经搁浅并且存在程序缺陷。受害人亲属要求正义,并谴责“掩盖这场悲剧”的“沉默法则”。律师公会主动尝试解封调查。在寻求真相的过程中要求检方的支持。


贝鲁特(亚洲新闻)- 人权观察组织的活动人士对黎巴嫩司法提出谴责,并强调距离8月4日贝鲁特港口悲剧发生6个月后,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以澄清相关情况和责任。地方调查停滞不前,并且存在程序上的缺陷,有可能使一切试图揭露有着诸多阴暗面事件的尝试失败。新闻部指责即将离任的总理和三名部长的疏忽,但调查已经连续数周没有进展,由于相关指控和否决权日见增多,多方人士纷纷要求展开独立调查。

超过200人死亡,六千多人受伤,其中一些人将终生残疾,数十万人伤心欲绝,企业烟消云散,房屋被毁。因此,我们是否会选择以遗忘、无知和罪恶的内的沉默来掩盖去年8月4日贝鲁特港口发生的巨大悲剧呢?

二次爆炸带走了正处于花季年龄的克莱斯泰尔(Krystel),她的父亲阿德姆(Nazih Adem)是一名心脏专家,他一直无法找到内心的平静。他不禁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事实的真相,他还认为自己的沉默只是“对犯罪的纵容”。阿德姆医生援引端木松(Jean d’Ormesson)并补充说,“只有我们忘记我们的死者,他们才会真正死去。”“我想知道谁杀了我的女儿。她并没有选择像烈士般死去。她是在自己家中死去。”

他也同情那些飞往二次爆炸现场及那些受上级派遣的消防员,他们很清楚是被派往死亡。“我亲眼看到受伤的,或躺在贝鲁特海军基地地面上的士兵。他们难道没有任何人可以为其寻找真相,伸张正义吗?”,医生把他女儿的遗体送上驶向受灾港口区之间的救护车上后这样自问到,然后,他无助地跑向一间间停尸间,只为最后再看一眼他天使的脸庞。

六个月后,就像数十万黎巴嫩人一样,阿德姆医生谴责“掩盖这场悲剧并组织真相被揭露的沉默法则”。黎巴嫩已成为“真理的坟墓”。

贝鲁特律师界的一切努力

面对这场屠杀,律师协会主席梅勒姆·哈拉夫(Melhem Khalaf)不禁咬牙切齿。由于他对人道行动有所了解,很快就对这场悲剧做出了反应,并为他眼中的“国家级”事件做出了律师协会所能做的一切努力。就这样,在律师协会的律师、集体(法律议程,Mouttahidoun)的共同努力下,数百封请愿书被送到了法蒂·萨瓦姆法官(Fadi Sawam)的桌子上,后者被司法院任命调查卷宗。

相当大的努力。如今,该协会免费处理多达1400宗针对“未知人士的”死亡、伤亡和财产损失案。然而,在目前提交的这些卷宗中,只有120份是完整的,并已被转交给调查负责人萨瓦姆法官。其他卷宗仍在等待相关官方文件、专家报告、评估师及检察官等人士的估测等。

值得强调的是,律师协会通常不承办涉及保险公司的案件。律师协会主席解释说,由于很少会有保险公司会赔偿客户,所以大多数人都在等待这场悲剧的具体结论。

支持法蒂·萨瓦姆

在谈及那些在调查法官窗户下示威并指责其行动迟缓的受害者亲属时,梅尔姆·哈拉夫(Melhem Khalaf)回应说:“我们必须支持法迪·萨万。这需要巨大的努力,这也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他在相关研究和结论中不会遗漏任何一个法律领域。但他也必须承受巨大的压力。我们绝不能让他孤军奋战。他必须感受到舆论的亲近,他必须明白他的身边站着全体人民。”

同时,律师协会主席仍然坚决反对国际调查。虽然调查的难点之一,也是最难解决的那个涉及可能导致硝酸铵爆炸的源头。

国会女议员玛格丽特·霍奇的回应

关于租赁货轮Rhosus号的萨瓦隆有限公司(Savaro)法人的真实身份,英国国会议员玛格丽特·霍奇(Margaret Hodge)认为,一旦确定责任,他将无法逃脱司法审判。截至目前,所谓的法人是一个名叫玛丽娜·普西鲁(Marina Psyllou)的塞浦路斯女企业家,她承认自己不是真正的老板,但拒绝透露其真实身份。

另外两个线索

卡拉夫补充说,律师公会调查的第二个线索是硝酸铵爆炸的数量。联邦调查局的报告指出,两次爆炸中约有500吨硝酸盐。总统最后总结说:“因此,我们必须寻找2250吨。”

很显然,法迪·萨万姆法官拥有大量数据,能够为正在等待其结论的数千名原告提供一定的确定性。他还等在什么?社会学家和人类学家卡门·阿布贾德(Carmen Aboujaoudé)指出,“现在是结束有罪不罚的时候了,我们决不能错过这个机会。”自2005年以来困扰该国的政治谋杀浪潮即将被遗忘。正如我们在黎巴嫩问题特别法庭上所看到的那样(负责调查前总理拉菲克·哈里里(Rafic Hariri)谋杀案,并于近期发布了相关判决),国际司法令人失望。面对港口悲剧,整个国家都有机会救赎自己,通过让罪犯付出代价来找回自己的尊严。我们必须抓住这次伸张正义的难得机会。”

LIBANO_-_esplosioni_portook.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