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座驻黎巴嫩大使:教宗与讯息国家的“生存危机”
作者 Fady Noun

奥恩与哈里里是不可调和的立场。内战从未修改过的遗产、与真主党结盟问题、民主社会与不相容极权计划的博弈。教宗对伊拉克的访问及其对黎巴嫩人的意义。


贝鲁特(亚洲新闻)- 黎巴嫩正面临由不可调和因素造成的生存危机。天主教会领袖3月8日从巴格达返回罗马的航班上做出了这一迅速诊断。这充分表明了教宗对黎巴嫩危机发展的密切关注。

15亿天主教徒的领袖表示,“黎巴嫩是一个讯息[...],带着其多样性的一切弱点,其中有一些尚未得到和解[...],黎巴嫩正处于危机之中,但是一场——我不想冒犯任何人——生命危机。”

教宗的意愿不仅仅只有一种解释,但马龙尼礼教会领袖近期对其做了充分总结,后者一直在尽力促进总统米歇尔·奥恩(Michel Aoun)与总理萨德·哈里里(Saad Hariri)就组建政府达成协议。枢机3月14日表示,国家元首和总理“尚不能坐下来解决积累的不和谐因素”,并借此要求在联合国的支持下召开一次特别国际会议。他曾多次在公众场合向来访者重复,“他们不交流。甚至不对视。”

黎巴嫩与其“讯息”背道而驰

宗主教的反思非常严重,因为它们让人认为今天的黎巴嫩与圣若望保禄二世当年的黎巴嫩截然相反。1989年,教宗这样说道:“黎巴嫩不仅是一个国家,它是一个自由的讯息,是东西方多元化的典范。”

圣座大使这样评论当前的局势,“如果黎巴嫩人的共处已经开始成为该地区的主要难题,我们还能继续称其为黎巴嫩-讯息吗?”。三十多年过去后,黎巴嫩政治生活似乎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令人奇怪的是,今天国家元首和黎巴嫩自由国民阵线主席巴西勒(Gebran Bassil)假借“恢复基督徒权利”之名行事。他们认为,这些权利均在(遭刺杀)政府领袖拉菲克·哈里里(Rafic Hariri)的领导下被逊尼派剥夺或没收。

圣座大使继续说道,“黎巴嫩曾受到教宗圣若望保禄二世(1997年)和本笃十六世(2012年)的访问”,与此同时,教宗方济各则在2020年底告知计划“尽快”前往黎巴嫩。斯皮特里大使继续指出,“但是历史背景已经改变。一旦有机会访问黎巴嫩,教宗方济各对黎巴嫩人所说的话定不是圣若望保禄二世曾说过的话。”

圣约瑟夫大学伊斯兰教基督教关系硕士项目协调员安托万·梅萨拉(Antoine Messarra)教授认为,“共处正与当前的世界变迁背道而驰:疯狂的个人主义、致命身份的出现、意识形态宗教的狂热主义、损害警醒的公民身份和跨团体公共事务的民粹主义、在脆弱或被削弱的国家扩张代理战争、破坏国家权威,在实行外交勒索的流氓国家的支持和推动下实施跨国恐怖主义。”

不幸的是,黎巴嫩自由国民阵线的讲话已经采用了少数群体联盟政治学说的某些主题,而战后(1975年至1990年)的黎巴嫩人却在未曾进行过良心检测的情况下,便一头栽进这个崭新的历史时期。此外,一些黎巴嫩人至今仍拒绝承认那是一场内战。黎巴嫩人从犯下的暴行中得到了改善,而没有净化自己的记忆和良心,并全权承担并承认所制造和遭受的苦难,要求并通过忏悔获得宽恕,试图修复破碎的关系,正如一个真正的社会生活所需要,正如其他国家所做的那样,例如,彩虹之国南非。

黎巴嫩对话结构也因其他原因而陷入“危机”。因为自由国民阵线在不了解真主党的情况下,便决定与其结盟“捍卫基督徒的权利”。实际上,就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们不仅面临一个政党,还有一个社会计划,更确切的说是一个伊斯兰国计划,即使其领导人立即保证黎巴嫩的团体结构与伊斯兰共和国制度不相容,正如他们所想那般。

但是很明显,真主党正面临需要对生存、文化和人类学进行调整的问题。援引教宗的说法,我们还处于“未和解的分歧”局面。但是,如果这些分歧仍然是文化分歧,那么仍有可能在黎巴嫩非同寻常的共处中实现和解。这些差异只有在成为政治性质问题时才变得棘手,并导致民主社会与极权计划的博弈,后者与多元化和言论自由不相容;一个必须适应黎巴嫩现实的极权计划,否则黎巴嫩将像今天一样在自由、归属和同盟方面付出代价。

为时已晚的访问?

圣座大使继续指出,“教宗方济各自称是朝圣者和pen悔者”。“他还代表人类向基督徒、雅兹迪人请求宽恕,他们曾遭受苦财产被掠夺、外人类暴行和意识形态不容忍。”然而,在教皇访问之际仍能感受到苦涩刻薄的情绪。一些人认为,他对伊拉克的访问“为时已晚”,损害已经无法弥补。此外,在过去20 年间,伊拉克基督教徒从占总人口的6%下降至不足1%。另一方面,有人大声说教宗离开后,一切都没有改变。

大使向后者讲述了一个福音故事,其中耶稣驱赶圣殿内的商贩。在评论这个美妙的故事时斯皮特里主教说:“你不能强迫人们在一夜之间改变他们的想法。在耶稣圣怒过后的几个小时或几天里,以前被驱赶的动物交易商和货币兑换商的桌子很可能又出现了。然而,基督的先知姿态一举承担其永恒的含义,明确的含义:不得将宗教用于商业或政治目的,将天主的圣殿变成小偷的洞穴。”大使评论说,“耶稣转化内心,但是相关机构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发展。”

斯皮特里主教补充说,黎巴嫩亦是如此。“你得慢慢来。年轻人的心在留下和离开之间摇摆不定。教宗访问伊拉克及其呼吁均是先知的言行举止,并树立了行为模式,可以给年轻人注入新希望,鼓励他们留在祖国,即使他们没有立即看到的明显影响。这一切感动人心。改变需要时间,但终会到来。”

访问黎巴嫩的承诺

最后,关于教宗承诺对黎巴嫩进行牧灵访问,大使说,他一定会履行承诺。他补充指出,“但是,教宗的愿望是一回事,而旅途的安排又完全是另一回事。”教宗的牧灵访问需要提前数个月公布。相关准备更是一丝不苟,且取决于该国的内部情况。”

在2020年8月贝鲁特港发生爆炸后,因法国主张及总统马克龙的“个人承诺”而在黎巴嫩发生的一切使大使震惊不已。“但教宗知道黎巴嫩之于自己及中东基督徒的意义,他将不遗余力地加以加强,使它具有雪松的力量,即伟大的和解人民的力量。”

LIBANO_-_crisi_esistenziale.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