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腊独立战争200周年:给俄罗斯和土耳其上的一课
作者 NAT da Polis

包含信仰因素的希腊革命奠定了奥斯曼帝国的瓦解。因此,时任普世牧首额我略五世及其捍卫者Haci Halil——君士坦丁堡大伊玛目皆被斩首。俄罗斯人的背叛。埃尔多安的新奥斯曼帝国愿景。


伊斯坦布尔(亚洲新闻)- 今天2021年3月25日是希腊独立战争爆发两百周年纪念,是反抗奥斯曼帝国专制制度的一场独立战争。此次事件恰恰于圣母领报日那天在帕特雷(伯罗奔尼撒半岛)发生,叛乱分子对着福音宣誓。

值得一提的是,奥斯曼帝国几个世纪前利用拜占庭国家解体、新巴尔干国家的社会与政治分裂,以及西方列强的政治机会主义趁虚而入。他们就这样成功地在很短的时间内征服了小亚细亚和巴尔干地区。

基督教与自由

希腊举全国之力参与独立进程,不仅是被奥斯曼帝国占领领土上的希腊人,还包括受大国控制领土上的希腊人。希腊人心中将国家视为共同家园,大家都在寻找一个独立管理的国家,而不是奥斯曼帝国的专制制度,并认为双方文化存在差异。

值得一提的是,种族在奥斯曼帝国等同于宗教信仰。因此,人口分为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人。起源于蒙古的穆斯林族群是统治整个帝国的族群,由诸如苏丹或哈里发等专制人物领导。苏丹-哈里发拥有绝对的权力,并以古兰经指令的投机性解释为基础。

针对其余的人,特别是基督徒和犹太人则以伊斯兰教的名义加重税收,使其受苏丹哈里发的支配,成为帝国的财富之源。

出于政治机会主义、民政和教育,他们被授予“异教徒”的自主管理。因此,基督徒是由君士坦丁堡宗主教管理;而犹太人则大拉比(后者,特别是在西班牙迫害受害者——西班牙系犹太人到来之后)。

君士坦丁宗主教以所有东正教徒之名向哈里发苏丹汇报一切关于基督教徒在奥斯曼帝国所作所为的事情。

苏丹指控普世牧首额我略五世为伯罗奔尼撒希腊人叛乱的煽动者,后者进而引发独立战争。他也因此被绞死。

他被绞死导致君士坦丁堡大谢克·乌尔伊斯兰教、穆斯林最高领袖大伊玛目·哈西·哈里尔(Haci Halil)的抗议,后者拒绝批准基督徒大屠杀。他也被苏丹马哈茂德二世(Mahmhud II)判处绞刑。正如今日所说,政治动机关乎宗教。

根据历史研究,宣布希腊独立战争在全欧洲引发爱国浪漫主义现象:希腊独立战争以“自由或死亡”为口号,叛乱分子对着福音宣誓。这场独立战争被基督教欧洲视为对法国启蒙运动所导致的无神论的回应,并奠定了欧洲国家的诞生,以及伟大帝国的缓慢解体,后者曾组成神圣同盟共抗拿破仑起义。

信仰与政治,福音与民族之间的联系注定要持续下去。前三部希腊宪法分别于1822年、1823年和1827年起草,作为国家基础的宪法宣布在民主进程中保持忠诚,其参考点为世界救主——耶稣基督。

这种民主观念是拜占庭传统的一部分,其特征是希腊哲学思想与基督教义的相互,并发展了一种积极又大众的宗教情感,而不是偏执或原教旨主义情感,这是主教大会传统的一种表现。

俄罗斯游戏

陀思妥耶夫斯基呼吁同胞效仿希腊人。另一方面,受奥斯曼帝国专制制度统治的东正教人民亦将俄罗斯东正教帝国视为解放者。

但后续发生了1770年事件,又称为奥尔洛夫事件,Orlofici,以奥尔洛夫(Orlof)兄弟之名命名。俄罗斯帝国试图借此煽动希腊人民,激发他们长期渴望摆脱奥斯曼帝国游戏的愿望,此举主要是为了控制地中海东南部的贸易。

俄罗斯人与奥斯曼帝国(1774年)达成的丘丘克·凯纳兹(Kiuciuk Kainartzi)协议导致希腊人对自由的希望破灭,并使其沦为奥斯曼帝国怒火及屠杀的受害者。

希腊革命(尽管普遍存在内部冲突)引发了奥斯曼帝国的瓦解,随著1923年的洛桑协议总统凯末尔·阿塔图尔克(KemalAtatürk)创立现代土耳其。

后奥斯曼帝国土耳其

在凯末尔领导下的土耳其废除了哈里发,并对社会行为进行强制性世俗化,但土耳其社会并没有走向真正的民主化。确实,社会依旧遵循奥斯曼帝国的集权化传统,处于集权国家和军队的控制之下。

在凯末尔领导下的土耳其随后进行了有条不紊的宗教少数群体清洗,并通过在国际关系中娴熟运用东方政策,在表面上保持中立,进而从新强国获取最大的利益。

在凯末尔领导下的土耳其强制推行世俗国家、蔑视伊斯兰传统,这并不意味着拒绝穆斯林宗教:不要忘记凯末尔的口号,即“真正的土耳其人是拥有穆斯林信仰的土耳其人”。无论如何,上述种种导致安那托利亚人民的沮丧和被边缘化,并在宗教性质的各方中均有所体现。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便是这条进程的最好体现。

他于2002年作为正义与发展党(AKP)领袖掌权,并在担任总统职务后开始了一系列国家民主发展的大动作,并开始以新哈里发苏丹自居。凭借传统土耳其人在国际关系中保持中立的能力,他正在推动土耳其成为新奥斯曼帝国的最高梦想。他入欧盟毫无兴趣,但却将其土耳其视为南北、东西之间的关键枢纽。作为经济大国,它控制着中东大片地区的一切合法和非法贸易,并拥有一支强大而强大的军队。

简而言之,埃尔多安正在建立一个伊斯兰-法西斯政权,土耳其人民一切形式的民主良知发展便是其第一受害者。这一切都在所谓大国的默认下得以进行。但后果或不可预测:绷的太紧的弦容易断。

GR-TK-IMG_168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