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罪,但不认错」
作者 Yeung Sum

支持民主运动人士以对自由的承诺为参加未经授权的游行辩护。爱祖国并不意味着爱中国共产党。民主派人士站在人民一边,并将坚持其斗争。


香港(亚洲新闻)– 著名的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黎智英(Jimmy Lai)、李卓人(Lee Cheuk-yan)和杨森(Yeung Sum),昨天 (4月8日) 对参加2019年8月31日未经授权的抗议行动表示认罪。当天有成千上万的人游行,要求提出反对一项拟议的逃犯条例修订。

对于三位民主派领导人来说,参加游行是一种公民抗命的行为。通过港区国安法和选举改革,中央当局希望阻止香港的异议人士活动和参选。

黎自去年12月以来一直被拘留;李和杨获保释。这三个人都因致力于民主运动而面临一系列考验。下面我们发布民主党前主席杨森刊登在《苹果日报》他在法庭亲自陈情的内害。

「法官阁下: 我对8.31被控的罪名,认罪但不认错,亦不会求情,以下是我的陈述。

首先,我同意政治哲学家罗斯(J. Rawls)提出的公平理论(Theory of Justice),即每人享有平等的自由、公平的平等机会,以及他指的公民抗命(Civil disobedience),即为了争取更公平的法例,不惜以身试法。我是以公民抗命形式,来抗议《公安条例》恶法,因为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禁止和平集会和游行,是违反《香港人权法案》第17条及《基本法》第27条,即本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等自由。

我以身试法,是因很担心现时本港政局,故此要坚持示威、游行的权利。国安法生效,人大修改本港政制,使民主出现大倒退,不只违反《基本法》循序渐进,落实民主的原则,更令本港回归后的民主进程全部被废,一国两制走向一国一制,高度自治可谓毁于一旦,本港已被中央全面管治。今天,由特首选举到立法会选举,将变成大陆式的选举,即未选已预知结果了。

政府乱世用重典,以为严厉执法,大举搜捕和起诉不同政见人士,便可以震摄港人,但港人借着宪法所赋予、用和平方式表达政见的示威游行就被禁止了。当权者强调爱国者治港,我不禁想起,穆勒(J.S. Mills)在《论自由》(On Liberty)所指:「国家的价值,从长远看来,归根到底还在组成它全体个人的价值。」他重视个人价值和自由,提出了出版自由、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中国传统文化则较重视个人对国家和家庭的义务,但却轻视个人的权利。

坚持参与是次未经批准的游行,正是因为我不愿意眼看这些个人权利受审查、剥夺。2019年开始发生的一连串事件,无疑反映出传统文化及中共一党专政的政治文化。试想,本港是中西文化荟萃的国际社会,又是实行一国两制的资本主义,我们行使公民权利,何以要经当权者批准呢?

坦白说,我是中国人,但亦是香港人,热爱这片家园,但爱国不等于爱党,中国对我来说,是人民、文化和土地,但不是指某一个政权。事实上,中国五千年文化中,尊重人民福祉的朝代,自然会受到人民的尊重和爱戴。

我想强调,泛民不会做所谓忠诚的反对派,反而会忠诚站在人民那边,代表民众监察及制衡特区政府施政,为港人在一国两制的框架下争取高度自治,不断努力。

法官阁下,我认为和平示威、集会、游行是要继续的。在本港政治低压,民主大倒退,普选遥遥无期,港人的核心价值,即民主、法治、人权、自由,和多元化社会更加要坚持下去。港人核心价值已成为港人信念的共同体。坚持维护核心价值,会维系社会民心,令港人努力维持如常生活。

面对强权,如当年捷克哈维尔(V. Havel)所指,要以真话面对谎言。港人切勿受强权吓怕,自我畏缩,甚或放弃坚持。政治哲学者鄂兰(H. Arendt)也指出,自由是要付出行动的。港人要沉着面对政局,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去参与,和维护公民社会,及支持本港崇尚核心价值的社团,和企业及其活动。

法官阁下,我承认参与未经批准的非法游行,但我不会承认我做了错事。当游行未得警方发出不反对通知书时,我站出来参与游行,为的是坚持示威。游行是港人应有的人权,受到宪法保障,亦藉此抗议警方滥权,随意禁止港人和平示威、游行,剥夺了港人应有的公民权利。所以,我愿意以身试法,以和平方式进行公民抗命,并愿意接受法律的刑责。

最后,我以法国作家卡缪(A. Camus)的《西西弗斯神话》(The Myth of Sisyphaus)书中人物故事总结陈词。卡缪书中的人物西西弗斯犯了罪,受天神惩罚,要推石头上山顶,但去到山顶后,石头即自动由山顶滚落山脚。我会欣然下山,再次从山脚将石头推上山顶,有如争取民主、法治、人权和自由一样。我会坚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谨守岗位,不会放弃。锲而不舍争取下去,民主、自由的日子总会来临的。法官阁下,我认罪但不认错,也不会求情,亦不作上诉,谨此陈词。」

 

 

Yeung_Sum_in_201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