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耶路撒冷到莫斯科的“恩宠之火”。基里尔、普京和纳瓦尼的复活节问候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每年复活节之夜,“恩宠之火”都会“奇迹般地”在耶路撒冷圣墓的地穴中被点亮,并被送至各个东正教国家。莫斯科的传递大使是弗拉基米尔·贾库宁,安全部门成员,也是弗拉基米尔·普京的亲信。基里尔:大流行无法掩盖圣事和圣体圣事的恩宠。人在弗拉基米尔监狱的纳瓦尼发出祝贺。


莫斯科(亚洲新闻)- 大流行肆虐的2021年5月2日晚上,复活节又一次革新了最令人期待的“东正教奇迹”:耶路撒冷圣墓大教堂的自然点火,较去年只有寥寥数人的朝圣地,今年有更多的代表团莅临参加。地下墓室聚集了多个东正教国家的赞助者,他们自费承担向各个国家传递圣火的责任。多年来,这项任务一直由俄罗斯前铁路负责人弗拉基米尔·贾库宁(Vladimir Jakunin)(图1),同时也是安全部门(FSB)的权威成员。贾库宁作为针对西方的俄罗斯“网络战争”主要参与者之一,5年来一直担任《西方文明对话论坛》的负责人。

贾库宁掌管铁路局时,创建了圣安德烈基金会,其宗旨是在俄罗斯及所有拥有大量俄罗斯移民的国家传递“恩宠之火”(Blagodatnyj Ogon)。贾库宁是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亲信之一,普京喜欢与他一起狩猎。普京也“向全体东正教徒、向所有因基督复活喜悦的俄罗斯公民致以复活节问候,这是具有重大道德意义的生命、善良与正义节日”。

总统在基督救世主大教堂参加了复活节之夜的仪式,并对莫斯科宗主教基里尔(Gundjaev)表示祝贺,后者也感谢国家元首“对莫斯科宗主教府服务的关注,积极支持其倡议,特别是那些具有社会价值的倡议”。基里尔向得到其承认的10个地方东正教会主席表示祝贺,其中包括美国和加拿大教会,但却没有停止共融的希腊东正教徒。此外,他特别念及希腊、塞浦路斯和北马其顿等“东正教传统国家的”宇航员、政客。

宗主教在礼仪中说道,“大流行无法掩盖圣事和圣体圣事的恩宠”,即使疫情导致仅少数信徒能够参加,约占人口的1%,而不是往年的3-5%。不过,仍有许多人前往教堂,请神父祝福库利奇(kulič),一种传统复活节蛋糕(图2和3)以及其他甜点、彩蛋,尽管宗主教府已经发送供人们在家独立诵读的祝福。

基里尔补充说:“这个逾越节很特别,因为它将使我们超越大流行,就像以色列人民从埃及奴隶制被解放一般,就像基督摧毁人类头号敌人——死亡的大门一般”。宗主教回顾了这段时期的“三堂课”:人类的脆弱、责任感以及人与人交流的重要性,“不是充斥着应用程序和屏幕的非虚拟关系,而是与他人真正的交流”。

俄罗斯最著名的囚犯阿列克谢·纳瓦尼(Alexei Navalnyj)也在弗拉基米尔监狱向众人表示祝贺,社交媒体对相关内容进行了报道,“这是我们传统上最美好的节日…不幸的是,我无法充分与大家分享复活节盛宴,我仍处于我有趣的转变的前半部分,从一个勉强能拖着骸骨的骷髅到一个饥肠辘辘的人,但我却怀着复活节的心情吃着为数不多的几口卡莎”。

RU-Fuoco.png RU-Fuoco.png RU-Fuoco.png RU-Fuoco.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