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沙和纳戈尔诺-卡拉巴赫战俘:强势行为仍在继续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这座城市于去年11月被阿塞拜疆人占领,并宣布其为阿塞拜疆卡拉巴赫的“文化之都”。 但是亚美尼亚人反对。约有200名亚美尼亚战俘未被遣返,这违背了俄罗斯争取到的协议。 目前,阿塞拜疆人继续将他们作为人质,充当谈判桌上的勒索武器。


莫斯科(亚洲新闻)- 5月7日,阿塞拜疆总统伊拉姆·阿利耶夫(Ilham Aliev)(照片1)宣布舒沙市为阿塞拜疆卡拉巴赫的“文化之都”,这座城市于去年11月在冲突中,阿塞拜疆人将其从亚美尼亚人手中夺走。但是,亚美尼亚人也宣称这座拥有悠久历史和文化底蕴的城市属于自己。

这座位于海拔1300多米的城市,早在俄罗斯沙皇帝国时期就是亚美尼亚人与阿塞拜疆人,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碰撞和对话的场所。舒沙位于交通和贸易要塞,自1752年诞生以来就表现出多元色彩,教堂、清真寺、大型市场、商馆、博物馆以及各种诗人和艺术家的集会场所。在战争和政治冲突之前,双方对于文化之争,仍然记忆犹新。

在苏联解体后,舒沙自1992年5月8日以来一直处于亚美尼亚的控制之下。阿利耶夫也正是在那一天的前夕宣布了自己的控制权。阿塞拜疆已于2020年11月8日宣布对这座城市进行了征服;一个月前,他炸毁了亚美尼亚使徒教会的大教堂(照片2)。

阿塞拜疆总统说:“进一步完善舒沙的政府和立法管理机构,不仅将为恢复和保存阿塞拜疆的历史和文化遗产提供服务,而且还为该市的不断发展提供机会。”阿塞拜疆人和穆斯林身份,“使其成为国际舞台,成为阿塞拜疆数百年来丰富的文化、建筑和城市里的一颗璀璨明珠”。

战俘问题

除了身份纠纷外,亚美尼亚人还因去年秋天发生的摩擦问题而遭受创伤,其中不容忽视的是战争俘虏的返回。

介于美国和俄罗斯不断对巴库施压,要求寻找解决方案,该问题在国际舞台上变得微妙起来。然而,迄今为止各方均没有取得太大的成功。这个问题既要尊重莫斯科调解下批准的相互义务的问题,又要使俄罗斯与阿塞拜疆之间达成更广泛的协议,以重新安排整个高加索地区,从而使俄罗斯与中亚的南部地区重新建立联系。

去年5月6日,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j Lavrov)在埃里温与外交大臣阿拉·艾瓦兹扬(Ara Aivazyan)和“代总理”尼科尔·帕辛扬(NikolPašinyan)进行了会谈,要求签署两国政府之间相互谅解备忘录。案文旨在计划一个大项目,即对亚美尼亚的卫生设施进行现代化改造,其中大部分由美国资助(1000万美元)。

但是,亚美尼亚人达达成任何一项协议的前提条件是将阿塞拜疆人手中的200名战俘遣返(照片3)。后者只能认出了其中的一半,现在还打算继续将他们当作人质,作为谈判中的勒索武器。5月4日,俄罗斯军事维和部队负责人莫拉多夫(Rustam Muradov)将其中三人带回埃里温,以协助拉夫罗夫执行任务,但此举不足以软化亚美尼亚代表的立场,他们希望莫斯科采取更具决定性的行动。

AR-Aliev.jpeg AR-Aliev.jpeg AR-Aliev.jpeg AR-Aliev.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