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否认之间摆荡的俄罗斯教会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圣阿列克西医院启动了一项人工智能医疗的开发计划。东正教和信徒抵制。瓦拉姆修道院的修士拒绝接种疫苗。宗主教府尝试调解。


莫斯科(亚洲新闻)- 首都的圣阿列克西医院将成为人工智能发展的试点中心之一。俄罗斯东正教最重要的医疗机构之一近日宣布了该消息。

圣阿列克西的工作人员在医院与联邦通用设计资源和康复技术中心签署协议后,展示了他们在科学方面的新发现。在人工智能的基础上,他们将创建新工具来提高放射学和病理形态学诊断的准确性,以及监测护理的质量。

医院院长兼主任医师扎罗夫(Aleksej Zarov )告诉国际文传电讯社:“早在 2020 年,我们就成为莫斯科首批引入神经元网络算法来识别新冠病毒的医院之一,我们采用了计算机断层扫描技术来识别冠状病毒。如今,我们将继续扩大我们的研究范畴”。

感谢组织学检查,阿列克西与俄罗斯其他相关中心的研究,将不断提高治疗肿瘤和其他病理的治疗能力。全国各地的医生和患者本人将能够从医疗中心远程接收所有研究的数据和副本。

诊断学副主任医师帕维尔·菲利斯特耶夫(Pavel Filisteev)表示:“数据是 21世纪的石油,它在医疗领域的使用是提高医疗质量的真正燃料。虽然,人工智能永远无法取代医生,但它可以让医生们的工作更快、更高效”。

相矛盾的是,在医学中使用人工智能也成为了该国那些反对Covid-19治疗的人的目标。俄罗斯的反对人士表示,新冠病毒和疫苗很可能是远程控制人们的工具。

在这些人当中,还有 200多名来自stavropighiale修道院的修士,他们位于俄罗斯欧洲部分最北边的卡累利阿瓦拉姆岛上。这里是俄罗斯东正教最重要的朝圣地之一;修士们拒绝接受疫苗接种对俄罗斯其他地区的教会产生了影响。

为了强制修士接种疫苗,泽列诺格勒主教萨瓦于 7 月 1 日发布了一项特别命令,即拒绝接种疫苗的修士将被立即驱逐出院,并剥夺任何形式的食物。

东正教当局已于 7 月 3 日为修士预约接种疫苗。这一点引起了修院团体的强烈反应,并且没有一个人前往接种。同一天,萨瓦不得不发表一份声明,暂停了驱逐的义务和威胁。它指出“疫苗接种义务目前已暂停;修道院院长将试图以父爱的精神说服众人,且不会被开除任何人。”

特洛伊茨基主教赫古门·潘克拉蒂 (Hegumen Pankratij)想树立一个好榜样。他是最早接种疫苗的人之一;然而,在此期间他却感染了印度变体(Delta),并在莫斯科医院接受治疗后康复。潘克拉蒂主教曾劝服修士们接种疫苗:现在宗主教也试图调解以避免情况失控。

Rus_070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