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以法律规定俄罗斯历史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已经成立一个新的历史解释委员会。该委员会还包括情报人员。即使在苏联时期,警务人员也并未负责历史问题。任何违反官方记忆的行为都将受到制裁。俄罗斯历史学家提出反对:需要对各种叙述版本进行比较。


莫斯科(亚洲新闻)-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于 8 月初成立了一个新的跨部门历史解释委员会,由前文化部长弗拉基米尔·梅丁斯基(见图)领导,他现在是总统政府的成员。新委员会的任务是“在与历史记忆传承及传播活动发展相关的问题上,确保有一个积极和系统性方法来维护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利益。”

新的“防御”结构亦须分析可能损害俄罗斯利益和尊严的外国机构的活动,并“组织反宣传活动”。该委员会包括来自外交部、安全部门、内政和总检察长办公室、军事历史学会和其他机构的官员。

因此,强加官方政权意识形态的斗争仍在继续。去年,政府为捍卫苏联战胜纳粹主义的“光荣回忆”而修宪。现在,回家也有权制裁那些贬低或诋毁俄罗斯历史上其他伟大事件或人物的人,从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到伊凡雷帝。梅丁斯基亲自编撰新的历史教材,并统一送往各个学校;自从斯大林时期以来就没有采取过这种系统性的审查制度。

梅丁斯基在担任文化部长期间便已多次表明要“在俄罗斯国家利益的天平上评估历史事件和艺术创作”。此外,他曾参加“反历史伪造”委员会,该委员会成立于 2009 年并在三年后因无需制裁任何侵犯官方记忆的行为而被关闭。然而,新结构中的FSB 成员和情报人员尤为引人注目,并使得一切都更具威胁性:即使在苏联时期,警务人员也并为参与历史问题。

事实上,该法规提及的“积极”态度表明将不仅限于书籍和文章检查:该领域的全体人员,从教授到记者都应表现出忠诚。如果学术界免受科学审查的影响,而这对于出版来说是不可或缺的,那么庞大的互联网、新闻和电视出版物将为新的审查制度付出代价。

历史学家尼基塔·索科洛夫在接受 Svoboda 电台采访时评论说:“对于我们历史学家来说简直是骇人听闻,因为历史的真相不可能仅仅存在一种解释。在欧洲这种复杂且多元社会中,必须对不同的叙述版本进行比较,这些版本反映了不同社会群体和阶级的利益,而幸运的是,我们俄罗斯也属于欧洲类型社会。”

Benkendorff 伯爵是 1812 年战胜拿破仑的俄罗斯将军之一,他的格言被各界所铭记。他成为帝国第三部分(警务人员)的领袖后,负责教授祖国历史:“俄罗斯的过去是美好的,现在更是辉煌的,而未来则是超乎想象的。”

Rus_0806.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