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利班的标签吸引着俄罗斯穆斯林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多年来,莫斯科一直将阿富汗伊斯兰主义者视为可靠的对话者。与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相比,阿富汗酋长国提出了一个更容易被接受和可重复的模式:爱国主义和伊斯兰教的混合体。克里姆林宫将努力遏制任何一种极端主义。


莫斯科(亚洲新闻)- 塔利班在阿富汗重新掌权可能会在俄罗斯出现双重神话:伊斯兰教征服世界,以及与寡头和腐败分子的斗争。这是 Kavkaz.Realii 发布的专家论坛的主题,期间回顾了俄罗斯国家、高加索和中亚之间历史情形。

从伊斯兰国到所谓的高加索酋长国(Imarat Kavkaz),所有激进的伊斯兰运动在俄罗斯都遭到禁止,并被谴责为极端、恐怖分子。多年来,俄罗斯领导人一直将塔利班视为可靠的对话伙伴,并且与东方人的敏感度接近。

俄罗斯政治学家巴斯基罗·阿巴斯·加尔贾莫夫观察到,“塔利班羞辱美国这一事实所带来的幸灾乐祸,充斥着所有俄罗斯电视频道,但这并不会让不懂俄罗斯爱国主义的美国人担心” 。加尔贾莫夫指出,“最近发生地情况提升了高加索和伏尔加河以外俄罗斯穆斯林的精神,因为它将激进伊斯兰教的声望插入了爱国主义”。

在普京深陷政治经济“停滞”、高加索各国相互敌对阻挠的时候,前苏联地区的穆斯林青年将塔利班视为未来的新希望。如果“伊斯兰国”的神话已经散去,那么阿富汗酋长国提出了一个更容易被接受和可重复的模式,这也符合所有伊斯兰国家的历史,这些国家从未能够建立一个帝国,除了奥斯曼帝国的以外。

另一位俄罗斯专家安德烈·塞伦科认为,“塔利班的胜利有助于我们土地上的年轻穆斯林激进化,我们通常希望呈现出一种’温和的伊斯兰教’”。现在,圣战模式打着塔利班德标签在阿富汗以自己的方式运作。“在世界其他地方 - 塞伦科解释说 - 它可以采取不同的形式,成为一个全身神话”。中东伊斯兰国家如何考虑新的阿富汗也很重要,从卡塔尔开始,塔利班多年来一直在国外设立总部。

如此看来,“塔利班神话”可能与阿富汗人没有直接关系。塞伦科补充说:“即使在征服喀布尔之前,基地组织的酋长们也一直将塔利班描述为圣战的成功典范,这并非巧合。他们最终成为了赢者。”基地组织的宣传人员总是很活跃,尤其是在前苏联地区。

这种宣传的最大效果恰恰是在高加索和中亚国家实现的。苏维埃瓦解后,这两个地区的人口一直生活在贫困之下,在少数贪婪寡头的桎梏下;他们被迫应对各级行政部门普遍存在的腐败问题。通过播放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豪宅德视频,塔利班不仅成为圣战主义的旗手,也成为了社会正义的旗手。

通过重新掌权,他们惩罚了寡头并驱逐了腐败分子,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他们的胜利标志着人民对抢劫他们并使他们陷入痛苦的“小偷”进行了报复,这与世界范围内普遍的民粹主义趋势一致。

即使普京主义本身开始动摇,俄罗斯的政治体系也比其他前苏联共和国稳固得多,有必要看看它能够在多大程度上遏制极端主义的高潮。一个例子可能是车臣,由独裁者拉姆赞卡德罗夫统治,他一直严厉镇压最激进的伊斯兰主义者。当然,这在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居住在俄罗斯联邦的许多白种人和亚洲移民,并且不确定警力是否足以控制任何叛乱的爆发。

Rus-Afg_0902_Taleb.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