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布尔新任代牧:在土耳其,我们在圣体圣事中轻声呼求基督来使祂活着
作者 Dario Salvi

帕里努罗神父的祝圣仪式定于12月7日由桑德里枢机主持,并于12月18日进驻圣神主教座堂。桑托罗神父回顾说,福传是一场“无畏的”冒险,并保持“大门敞开”。与普世牧首的关系以及与伊斯兰教的对话,一个“艰巨的挑战”。


罗马(亚洲新闻) - 土耳其教会的圣召是“让基督活着并临在于圣体圣事中”,在这片土地上,“福音可以通过行为来见证”,但“要用言语来宣讲福音却更难”,或许可以轻声地传福音。帕利努罗 (Massimiliano Palinuro)这样告诉《亚洲新闻》,他原为特拉布宗的教区神父,近日被教宗方济各任命为伊斯坦布尔新任宗座代牧。他目前人在意大利,准备于12月7日在家乡阿里亚诺·伊尔皮诺举行主教祝圣仪式,由东方教会部部长桑德里(Leonardo Sandri)枢机主持。当地梅利洛(Sergio Melillo)主教和安纳托利亚宗座代牧比泽蒂(Paolo Bizzeti)辅祭。定于12月18日进驻伊斯坦布尔圣神主教座堂,这是一个整个社区团体欢庆的节日。

这位未来主教强调说,此次的任命“出乎意料,他也从未想过会被任命”,他于1999年4月24日晋铎,并有着丰富的教学经验,近九年来,他一直在土耳其服务。首先是在伊兹密尔总教区,后又在安纳托利亚代牧区担任特拉布宗的本堂神父, 2006年,桑托罗神父便在那里被枪杀。“桑托罗神父——他说——在灵修层面上非常重要,在士麦那的经历之后,我正是因为他才要求去特拉布宗。他的见证和精神一直是融入土耳其现实的参考点,也是对我传教的激励,这起源于过去在圣保禄故乡塔尔苏斯的一次朝圣:一位修女告诉我,他在土耳其的存在就像在前点燃着一盏灯”。

新任代牧继续说到,当地社区“纪念他逝世15周年。在这段时间里,当地教会经历了艰难的时刻,许多人离开了,一些人留下了,还有一部分人因为他而谨记教义”。他补充说,桑托罗神父教授的是所谓的“大门的礼仪:接纳、问候、微笑、日常生活中的简单举动”,以保持对话和交流的渠道畅通。教宗“渴望一个开放的教会”并敦促我们那样做,而在土耳其,“大门往往是紧闭且被看守的”。他以自己的死亡教导众人,福传是一场“无畏的”冒险,因为这是“打破围墙和偏见的唯一途径”。

帕利努罗接替铁拉布兰卡(Rubén Tierrablanca González)主教,去年12月,他因新冠病毒病逝。“我对伊斯坦布尔知之甚少——他承认——因为我从未想过会需要我。我需要慢慢去了解这个复杂的现实,从普世以及与伊斯兰跨宗教对话的角度认识天主教团体和基督教现状,这是一个“艰巨的挑战”。

帕利努罗强调说,“优势是与普世牧首巴塞禄缪(Bartolomeo)建立了牢固的联系”和“工作之路”。就天主教徒而言,“挑战是继续推进有利于难民的服务”,即 450万官方移民和非法移民,并保证“学校、医院和援助中心等项目和工程的连续性”。最后,着眼于穆斯林世界,他回顾了从伊斯坦布尔到土耳其其他地区的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在“友好关系”的总体氛围中出现了一些特殊性,例如,“与土耳其和苏菲主义交流的传统”。

最后,希望土耳其教会能有越来越多的土耳其面孔和本地面孔,目前仍然是外国人,尤其是传教士占主导地位,而当地语言却很少使用。 “今年——他总结道——一位年轻的土耳其人开始了他在神学院的第一年,我们希望这将是促使当地教会萌芽的第一粒种子”。

TURCHIA_-_neo_vicario_intervist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