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若要真正爱天主,就必须爱人,尤其是受苦的人

教宗方济各举行弥撒,以庆祝他于 7 月入院的罗马的杰梅利综合诊所成立 60 周年。“这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在晚上,回顾我们见过的面孔,我们收到的微笑,那些美好的话语。”这样的“爱的回忆(....)帮助我们的记忆 [. . .] 重新找回自己:愿我们的记忆重新找回自己。”

罗马(亚洲新闻) - 教宗方济各在罗马的奥斯定.杰梅利大学联合诊所(Agostino Gemelli University Policlinic)(图)举行了弥撒,以纪念该医院成立 60 周年。教宗于 7 月入院,藉此机会“再次感谢我在这里得到的照顾和喜爱。”

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也曾在杰梅利住院几次,以至于他将其称为“梵蒂冈三世”(冈道夫堡的教宗寓所是“梵蒂冈二世”)。

杰梅利是圣心天主教大学医学院的教学医院。

在教宗的讲道中,教宗使用大学的名字来谈论耶稣圣心,以及记忆、苦难和安慰,这些字词是由默观耶稣圣心所暗示的,耶稣在其中献上了自己,“祂的仁慈的纲要”。

教宗指出,“亲近、同情和温柔”是“天主风格”的一部分。这表明“我们必须对人类充满热情,对全人类充满热情,尤其是那些生活在耶稣圣心显现状态的人,即痛苦、被遗弃和拒绝;尤其是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种抛弃文化中。”

 “看着它,(....)我们自然而然地记住祂的善良,这是白白给予的,不可买卖;无条件的,它不取决于我们的行为,它是至高无上的。它正在移动。在今天的匆忙中,在千差万别的烦恼中,我们正在失去感动和慈悲的能力,因为我们正在失去这种回心,也就是这种记忆,这种回心。无记忆则失根,无根则不长。记住谁曾爱过我们、关心过我们、支持过我们,这对我们有好处。”

“我相信,在这个大流行的时刻,即使是我们受苦最深的时候,我们也应该记住:不是让我们难过,而是为了不忘记,并在光明中引导我们做出选择。一个最近的过去。”

记住是一件好事,“珍惜我们遇到的面孔。我想起了在医院、大学和工作中疲惫的日子。我们冒着一切都会过去的风险,或者只剩下疲倦和疲倦。傍晚时分,回首遇见的脸庞,回首收到的笑容,回首那句好话,对我们来说是件好事。”

这种“爱的记忆”可以“帮助我们的记忆重新找回自己:愿我们的记忆重新找回自己。这些记忆在医院里是多么重要!他们可以为病人的一天赋予意义。兄弟般的话语,微笑,脸上的抚摸:这些是治愈内心的回忆,它们对心灵有益。让我们不要忘记记忆疗法:它有很多好处!”

“苦难是第二个词。苦难。一是记忆;二是苦难。基督的心不是虔诚的奉献,而是要在内心感受到一点温暖;引起感情的不是温柔的形象,不,不是那样。这是一颗充满激情的心——只要读一读福音——一颗因爱而受伤的心,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撕开。”

“在它的温柔和痛苦中,简单而言,那颗心揭示了天主的激情是什么。它是什么?伙计,我们。什么是天主的风格?亲近、同情和温柔。这就是天主的作风:亲近、怜悯和温柔。”

“这说明什么?那,如果我们真的想爱天主,我们必须对人类,对全人类,特别是那些生活在耶稣圣心彰显状态的人,即痛苦、被遗弃和拒绝的状态中;尤其是在我们今天生活的这种抛弃文化中。当我们为受苦的人服务时,我们会在基督的心中得到安慰和欢喜。”

“第三个词是安慰。(....)。它表明一种力量不是来自我们,而是来自与我们在一起的人:这就是力量的来源。耶稣,与我们同在的天主,给了我们这种力量,祂的圣心给了我们在逆境中的勇气。太多的不确定性让我们害怕:在大流行的这个时期,我们发现自己更小,更脆弱。尽管取得了这么多了不起的进步,但这在医学领域也很明显:许多罕见的未知疾病!”

 “耶稣的心为我们跳动,总是重复那些话:‘勇气,勇气,不要害怕,我在这里!’ 勇气,姐妹,勇气,兄弟,不要灰心,主你的天主比你的天主更伟大生病时,他拉着你的手抚摸你,他靠近你,他富有同情心,他温柔。他是你的安慰。”

最后,“让我们以这种确定性和天主的安慰来鼓励自己。并且让我们祈求圣心的恩宠,以便能够依次安慰。这是一种必须要求的恩宠,因为我们勇敢地承诺敞开心扉,互相帮助,承担彼此的重担。”它也适用于医疗保健的未来,尤其是“天主教”医疗保健:共享、相互支持、共同前进。

 “愿耶稣打开那些照顾病人的心,让他们合作和团结。对你的心,主,我们将我们的使命托付给关怀:让我们让每一个接近我们有需要的人都觉得他们对我们很重要。”

 


cq5dam.thumbnail.cropped.750.422.jpe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