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5/2009, 00.00
中国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陈枢机发表《解读教宗本笃十六世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

爱国会是“造成中国教会目前痛心局势的最明显缘由”。地下主教“尝试得到政府的认可”应该“谨慎”。官方主教不应宣传独立教会的思想、展示与教宗最紧密的合一。全文链接

 

 

罗马(亚洲新闻)—香港的陈日君枢机发表了《解读教宗本笃十六世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天主教会的主教、司铎、度奉献生活者及教友的信》。

 

       全文22页(意大利文28页),发表在香港教区网站上。文中,以分析的方式主要谈及地下教会和官方教会主教对待爱国会方式的棘手问题。爱国会,是中共控制教会生活、建立摆脱教宗和普世教会共融的民族教会的组织。陈枢机也用几个段落的篇幅,鼓励官方和地下团体的心灵修和。

       对陈枢机来说,爱国会(和被视为凌驾于主教们之上的全国天主教徒代表大会)的影响是“造成中国教会目前痛心局势的最明显由”。教宗在信中第七号中将上述组织置于导致教会团体“令人忧虑的衰弱”的“冲突”、“分裂”、“怀疑”、“揭露”的主要原因之列。

       枢机列举了教宗信发表后在教会团体内争论激烈的几个问题:

1)首先,地下主教是否应该按照宗教局的要求得到政府认可。和教宗一起,陈枢机明确,和教宗一起是可能的,“只要这种认可和关系没有违背不可背弃的信仰和教会共融的原则”。枢机在纠正某些流行的诠释时解释说,并非不惜一切代价,要“极度谨慎”,“听取了其司铎们的意见后”。总之,不能“违背不可背弃的信仰和教会共融的原则”。此类解释,似乎适用于过去几星期里保定教区出现的问题。保定教区助理主教安树新走出地下,同非法主教共祭、加入爱国会。此举在教区教友和司铎内导致强烈分歧、痛心(见亚洲新闻29/10/2009 http://www.asianews.it/index.php?l=zh&art=16726&size=)。

2)地下团体的经验是否已经超越。陈枢机解释说,“有人因为教宗说了「秘密状态并非属于教会生活的常规」就大做文章说今后不应该再有地下团体了。这明显是断章取义,在地下运作当然不是常规,是被不正常的环境逼使的,直至这不正常环境继续存在也就有理由留在地下,否则也就是「接受国家机构干涉教会切身生活」。如果接纳这里所提的那个错误的解说也就是催迫地下团体向政府的干预投降,而教宗的信却正鼓励地上团体摆脱那些干预”。

3)圣座承认的官方主教应“不断地表现出与伯多禄继承人完全共融的明显行为”。陈枢机解释说,“那些虽被教会合法化但还留在地上的主教们,他们的处境是有矛盾的,因为他们所参加的架构客观上是非法的,不能被接受,但在他们心中,主观来说,他们并不接纳那些架构,祇是暂时忍受它,并希望、且一有机会就尽力去、改变它”。但正是为此,枢机强调这些主教应该言行一致,不应宣传爱国会的思想:“一个口口声声支持独立自办教会的主教怎能算是与圣座共融呢”?几个月前,陈枢机批评了一些官方主教——其中包括了北京教区主教——参加庆祝爱国会成立五十周年以及首批非法祝圣五十周年大会(见亚洲新闻03/01/2009 http://www.asianews.it/index.php?l=it&art=14133&size=A)。

 

全文链接http://www.catholic.org.hk/v2/b5/message_cardinal/amessage_bishop_article.html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魏京生: 抵制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
22/03/2021 15:17
教宗指出基督信仰的望德“不是可能会到来也可能不会的,而是肯定的事实”
01/02/2017 18:06
年轻人是越南社会及教会的希望
19/04/2011
辣比罗森:以色列的处理方式令梵蒂冈愤怒
17/01/2010
陈枢机表示中国和中国教会的命运掌握在玛利亚的手中
23/05/2008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