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9/2020, 11.10
伊拉克
發送給朋友

萨科枢机:拉赫霍主教和伊拉克殉道者;一个「用鲜血写成」的教会

摩苏尔总主教被绑架十二年后以死亡告终,迦色丁礼教会宗主教发表他的想法。 基督徒向「学习过去」以及「和平生活」表示敬意。 教会的历史「走在十字架上」。 爆炸、威胁、绑架、流离失所和逃亡迁移,并没有侵蚀信仰。

巴格达(亚洲新闻)- 伊拉克天主教会的历史,「是用鲜血书写的历史」,「自远古以来」就已经走上「十字架」的道路,而殉道者「没有任何区别」,就是「给大家的一个榜样」。

在摩苏尔教区拉赫霍主教(Paul Faraj Rahho)遭绑架的周年纪念日(此案以谋杀告终),迦色丁礼教会宗主教萨科枢机(Louis Raphael Sako)向《亚洲新闻》发表他的反省文章。

枢机强调基督徒流血的功劳,敦促人们「从过去学习互相尊重」,并且「和平相处」。

萨科枢机说,殉道者的鲜血彰显的事情,「是我们基督徒社群成长的新生命线」。他说,在2015年的迦色丁礼主教会议上,神长们「议决在复活节后的星期五为庆祝我们所有殉道者的记念日」。

伊拉克教会充斥着奉献和极端牺牲的例子,宗主教强调说:「我们在2003年政权垮台后,有殉道者死在基地组织的伊斯兰极端份子手中,之后再有伊斯兰国带来的殉难者。」

执事、神父、主教和一般平信徒,当中很多面对「炸弹、威胁、绑架、流离失所和流亡迁移」,不惜牺牲生命以见证信仰。 拉赫霍主教于2008年2月29日被绑架,他被铭记为「一位谦虚而朴实的人」,他热爱他的城市。 这种联系,使他在2004年尽管受到威胁和轰炸,仍被迫留在Shifa的迦色丁地区。

2007年,也就是他被杀的前1年,迦色丁教会社群哀悼甘尼神父 (Ragheed Ganni) 殉道,他和三名教友一起遇害。 在绑架的日子里,当时的教宗向绑架者发出呼吁释放。 神父的殉道(遗体于3月12日被发现),是伊拉克基督徒的信仰典范和圣召泉源

迦色丁礼宗主教主教萨科枢机写道:「献出鲜血作证,是我们信仰的至高表达。」枢机回顾一些用生命证明自己属于基督的人物,从波斯萨波里二世 (Sapore II) 时期,第一间带有「殉道者大篷车」的教会,到宗主教玛尔·西满·博斯拜(Mar Shimon Borsbaei),直至该地区由穆斯林好战分子袭击和由伊斯兰思想导向,使基督徒蒙难。他记得:「当时,我们是伊拉克本国人口的绝大多数。」

再一次,阿巴斯王朝哈里发下的迫害,「尽管胆怯并存」。殉道者在蒙古统治下,然后是奥斯曼帝国,「灭绝了亚美尼亚、迦色丁和叙利亚基督徒」。

萨科枢机总结:「殉道者,不是自杀式炸弹袭击者,而是热爱生命和服务的信徒。」

因此,正如我们在25日晚在殉道者的赞美诗中所说,「我们不否认为救赎大家而死的基督」。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