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9/2017, 12.08
梵蒂冈 – 澳大利亚
發送給朋友

被控性侵未成年人的佩尔枢机表示“我是清白的”、教宗信任

圣座经济事务秘书处负责人暂时告别梵蒂冈,“洗刷”自己的名声。澳大利亚指控其性侵未成年人罪名成立,他本人则坚称完全是清白无辜的。佩尔枢机是被控此类罪名的最高级别梵蒂冈官员。圣座表示“尊重”澳大利亚法律,但完全信任和赞赏佩尔枢机,并表示他一直从事同性侵未成年人作斗争的工作。教宗赞赏佩尔为教廷经济改革做出的贡献。有人认为,这一指控是一些现在无法从梵蒂冈银行洗黑钱的黑社会团伙报复佩尔的手段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就这一指控,我重申我是清白的。这些指控是伪造的。想想性侵犯这样的事对我来说都是令人耻辱的”:由此,圣座经济事务秘书处负责人,澳大利亚籍的佩尔枢机阐明了他本人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警方指控他的性侵未成年人罪名没有任何关系。日前,维多利亚州警方指控他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曾在一个游泳池的更衣室里对两个男孩子不轨。

            为此,今天清晨,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专门召开新闻发布会。佩尔枢机指出,此类持续了至少两年的“调查”一直是地方媒体炒作的热门话题,并在“即将”就指控做出决定前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始终伴随着“向媒体泄露消息”、“愤怒”和“声明”。

            佩尔枢机还表示已经向教宗汇报了情况。教宗本人也一直十分关注,并同意“我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去洗刷我的名声”。

佩尔枢机继续表示,“我在完全驳斥这一指控上始终是言行一致、态度明确的。有关这一指控的消息坚定了我的意志、司法审判程序将给洗刷我名声的机会、重返罗马的工作”。

佩尔枢机是遭到性侵未成年人罪名指控的最高级别梵蒂冈官员。过去,他曾被控掩盖一些澳大利亚司铎的此类行径。同样,他也一直驳斥了上述指控。

自二O一四年成为圣座经济事务委员会负责人、开始从事梵蒂冈银行改革、打击洗黑钱以来,针对他的指控增加了。直至二O一六年,不仅是指控他“保护”性侵未成年人的司铎,还犯有娈童罪。许多澳大利亚人认为这是“不会的”、“不可能的”:当年的两名少年——今天已经四十几岁,成为电视明星——据说是和佩尔一起在游泳池的更衣室里,佩尔枢机一直强调,这是对他“摸黑的运动”。

一些分析家认为,这场针对佩尔的运动是“报复行动”,是那些现在无法从梵蒂冈银行继续洗黑钱的黑社会团伙所为。

佩尔枢机声明后,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格里戈·伯克表达了圣座立场。指出,圣座“尊重要就这一问题做出决定的澳大利亚司法当局”。表示“圣父教宗赞赏佩尔枢机在罗马教廷工作三年来的诚信;感谢他的合作。特别是他积极致力于推动经济和管理领域改革、参加九枢机委员会的活动”。

伯克还表示,“十几年来,佩尔枢机公开、反复地谴责针对未成年人的侵犯是不道德和不能容忍的行径。过去,他配合澳大利亚当局(例如在皇家调查委员会作证)、支持成立圣座保护未成年人委员会。最后,作为澳大利亚教区主教,他引入了保护未成年人系统和程序,为受到侵犯的受害者提供援助”。

伯克明确表示,佩尔枢机并没有辞职。而是“圣父教宗从佩尔枢机本人处获悉了相关情况后,允许他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为自己辩护。缺席期间,经济秘书处将继续履行其职责,留任的秘书们将继续处理常务事务,直到另作规定”。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