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9/2021, 12.59
韩国
發送給朋友

改变“鱿鱼游戏”的规则:博尔多神父致力于帮助露宿街头者

作者 Alessandra De Poli

由圣母无染原罪奉献传教士经营的无家可归者中心—“亚纳之家”的被收容者并不像Netflix连续剧的主角那样负债累累。他们是一些有精神问题和残疾的年轻人和成年人、曾经坐过牢的人、贫穷的老人和无家可归者:被边缘化者、被制度遗弃的人、最弱势者。 感谢神父。感谢博尔多神父他们才有了自我救赎的机会。

首尔(亚洲新闻) - “要想在韩国生存,你必须聪明、狡猾和快速”。这可能是一句来自“鱿鱼游戏”的玩笑话,但圣母无染原罪的奉献传教士、现年64岁的博尔多(Vincenzo Bordo)神父却的确这样告诉《亚洲新闻》。

他选择了Kim Ha Jong作为他的韩国名字,其意是是“天主之仆”。金先生(韩国人这样称呼他)在距离首都首尔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城岩经营“亚纳之家”,这是一个为街头流浪者设立的中心。被收容者并不像鱿鱼游戏那样负债累累,但主要是那些有心理健康问题和残疾的年轻人和成年人、曾经坐过牢的人、贫穷的老人和无家可归者。他们都是被边缘化者、被制度遗弃的人,从Netflix连续剧中就能看出,这是一种竞争激烈、以资本主义为导向的制度。

一天,一位富有的基督徒餐馆老板在听说了传教士的施舍活动之后,告诉神父他想资助一个新的无家可归者中心。他表示自己并不是虔诚的信徒,但想纪念刚刚去世的母亲。亚纳之家就是这样诞生的,如今它不仅提供基本服务(膳食、淋浴、理发),还提供住宿、心理援助、艺术和音乐治疗、法律援助。“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心理学的角度帮助他们,并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想读书的可以去读书并拿到毕业证,不能回家的可以和我们在一起更久。我们为小孩子准备了几个家庭住宅”。但他解释说,那些在街上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往往更喜欢只使用基本服务。

 “我是1990年来到这里的,但今天的国家与那时完全不同”。而这些变化首先体现在新一代人身上。  来自维泰博省皮安萨诺的传教士说到,“以前,来到这里的年轻人总是带着打火机和一把刀自卫”。  “现在那些离家出走的人没有袜子和内衣,但总是随身携带一个平板电脑和至少两部手机”。

有时,博尔多神父和他的工作人员去收容流落街头的最弱势者,有时他们会主动过来。“当一对夫妇离婚时,孩子的抚养权一般都会判给父亲,这是一种源自儒家的做法”,这位宗教人士解释说。“如果再婚,新一任妻子对丈夫的孩子非常不好,他们会逃跑以避免遭受身心暴力”。

《鱿鱼游戏》的参赛者之一Cho Sang-woo让家人以为从名牌首尔大学毕业后,他的金融事业依然蒸蒸日上。现实中,他也被高利贷追债,债台高筑,不知如何脱身。亚纳之家偶尔也会有一些发生与有着相似经历的人。

 “我们中心的顶层还有一家小工厂。在这里工作的人可以获得薪水和免费食宿。有些人能在几年时间里就能存下20000欧元并重新开始生活”,传教士继续说道。“前几天,我在红绿灯碰到一个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我一下子没认出他来。他的公司破产后,他在我们这里已经工作了三年,现在已经恢复了他的生意。” 他在电话里告诉《亚洲新闻》,但能听到出他是笑着谈论这件事的。“让我们给那些不能遵守制度规则的人一个机会”。

这位神职人员说,事情随着疫情而变得复杂,例如必须在户外、大型停车场内用餐,而对于工作人员来说,这意味着工作要加倍。需要服务的人数从200人增加到750人,邻居们都在抱怨。“是的,中心很大,很多住在街上的人聚集在同一个地方。这里的人不喜欢它”,神父总结道。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Covid疫苗接种被暂停直到2021年1月
18/11/2020 17:31
德里最高法院作出判决“联邦政府应资助各宗教的朝圣活动”
05/12/2006
尽管正在实施制裁,意大利仍继续从缅甸进口木材
27/11/2021 13:15
佘山,朝圣第地仍然关闭;游乐园如其他旅游景点一样照常开放
12/04/2021 14:33
文在寅纪念两年前的平壤峰会。朝鲜保持沉默
19/09/2020 12:10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