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9/2021, 11.36
格鲁吉亚
發送給朋友

基于种族宗教的冲突:格鲁吉亚人和针对阿塞拜疆人的消失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在达马尼西市,一场争吵已变成基督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争吵和斗殴。这座城市位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格鲁吉亚东部的穆夫蒂和格鲁吉亚宗主教代表的干预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民族间的斗争,这是苏联的遗留产物。

莫斯科(亚洲新闻)- 在达马尼西(Dmanisi)市,发生了一场为期超过两天的种族宗教冲突。冲突主要集中在Kvemo Kartli地区,发生在格鲁吉亚公民、斯万尼(Svani,斯万尼西亚的一群族裔)和阿塞拜疆人之间。 三天前,内政部长瓦赫坦·戈梅拉里(Vakhtang Gomelauri)曾访问过这座城市,部署了大量的警察部队,这些警察部队控制了该地区,以恢复公共秩序。

在这座城市,有数人受伤,无数人被捕。 政府的反对派和人权组织都一致批评政府延迟了干预的时间。

人们被各种语言的尖叫声围绕,在街道上以及房屋的窗台上互相指责,甚至不时的还会有群殴现象发生。除了这三个族裔之外,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矛盾和基于宗教的问题也引发了冲突。

这一切都始于简单的街头斗嘴。5月16日,一群年轻人进入一家商店的购买啤酒,但老板拒绝赊账。这群人开始发怒,没过多久带着棍棒返回。如监视摄像机所示,有人甚至挥舞着机械槌。攻击者开始摧毁商店的橱窗和货架。当地媒体 Ekho Kavkaza收集的证词显示,有另一组人赶过来帮助店主,冲突随之在附近蔓延开来,简直像是“晴天霹雳”。

晚上,格鲁吉亚媒体公布称,这群年轻人为斯万尼族裔,而店主为阿塞拜疆人。阿塞拜疆人称斯万尼人为生态移民。因为斯万尼西亚的生态危机,他们于30多年前被苏联当局转移到传统阿塞拜疆人居住的城市——达马尼西。一名目击者说,格鲁吉亚人“拯救了我们消失的朋友……反对这些向我们投掷石块的穆斯林”。当局给人的印象是,他们似乎允许这群人在深夜的时候匆匆处理。

在警察赶来之前,东正教和穆斯林神职人员的代表进行了对话。昨天,5月18日,格鲁吉亚东部的穆夫蒂——艾提巴尔·埃米诺夫(Etibar Eminov)和格鲁吉亚宗主教府新闻办公室的主任安德烈亚(Andrija Dzhagmaidze)一同出现在广场上。陪伴他们一起的是政府多数党的领导人之一——议员苏扎尔·苏巴里(Sozar Subari)。即使对话不容易,但他们还是成功达成一致,并互相握手言和。

有评论员称,此次街头的冲突是“前苏联的历史产物”,当时这些敌对行动几乎不受中央政府约束。达马尼西市是格鲁吉亚人口最多的城市之一(超过50万居民)。除了三个主要民族之外,还有亚美尼亚人和希腊人的少数族裔,以及成千上万来自阿布哈兹的难民,阿布哈兹是与俄罗斯人发生武装冲突的地区。

斯万尼的生态移民发生在1987年,直到苏联时期结束。此前,这里曾发生过因降雪而导致的雪崩和山体滑坡,使当地房屋不堪重负,造成数十人死亡。移民现象一直持续到苏维埃政权解散为止。从那时起,该地区一直被认为是非常难以管理的“犯罪领土”。通向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那条路正好穿过这里,后来被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的冲突所摧毁。现在,当地的人们想恢复一切正常,但是该地区的冲突问题依旧非常频繁。

到目前为止,政府尚未设法重新控制该地区,亚美尼亚人与阿塞拜疆人间最近的冲突导致该地区更加孤立。即使从这些外围的小冲突中,也可以看出整个高加索地区的后苏联时期的世界,族裔群体的众多和艰难的历史原因,都导致了这里局势的紧张。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