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21, 13.32
印度
發送給朋友

就读牛津的贱民:苏拉吉·英德为“贱民”的解放而战

作者 Alessandra De Poli

他来自马哈拉施特拉邦,正在这所著名的英国大学完成其第二个博士学位。但至少有3亿印度人至今仍是弱势种姓。他告诉《亚洲新闻》,政府可以做得更多。

牛津(亚洲新闻)- 苏拉吉·英德(Suraj Yengde)是达利特人,并为此感到自豪。他把这句话写在运动衫上和水杯上。他来自印度中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目前正在牛津完成第二个博士学位。他的研究方向是维护世界各地的种姓。“即使我们不这样称呼他们,哪里有等级制度,哪里就有被压迫者和压迫者阶层”,英德教授这样告诉《亚洲新闻》。学者继续说道,“在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中,情况略有不同,因为存在改变社会阶层的机会,而在印度,出生在一个种姓家庭中意味着注定要终生留在那里。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变得更加严峻。即使不再像50或60年前那样,种姓制度仍继续渗透到人们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生活中”。

有人可能会说他是达利特人,是“贱民”,但他做到了,他在哈佛任教,并在牛津学习。“是的,但我是每三亿人中的一个”,苏拉吉反驳道。

英德来自南德市,在那里“仍存在根深蒂固的、近乎封建的种姓制度,尽管多年来形成了政治活跃且消息灵通的达利特人运动”。在学习了五年法律后,他首先搬到孟买,然后是约翰内斯堡,他在那里研究南非的印度侨民。教育成为解放的工具和整个社区获得救赎的机会。苏拉杰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要感谢政府为达利特人提供的名额和奖学金,因为他所在的州是全国最富有的州之一,而达利特人激进主义近年来已成功进入公共言论。

但政府的行动还不够:“时至今日,学生们仍拒绝参加达利特老师讲授的课程或食用达利特厨师准备的学校食堂事物。政府可以做得更多,例如,大力支持社区中的正面人物,但却因为无利可图而没有做”。

英德继续批评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BJP):“这是一个无休止的问题,从远处看事态的发展,政府如何消除印度宪法赋予的基础权利,这令人伤心。我们不能谈论印度的民主问题。他们将其视为宗教问题,但政府歧视希望获得低种姓的经济资源”,苏拉吉这样说到。“人民党对穆斯林尤其如此,但更正确的说法是,该政党对最低种姓的弱势穆斯林也是如此。较高种姓的穆斯林,即那些能在宝莱坞或体育界看到的穆斯林不会受到政府的影响”。

镇压并不止于国界:在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领导的政府支持下,活跃在美国的印度裔美国人基金会并不喜欢苏拉杰·扬德 (Suraj Yengde) 的工作。“我看不到光明的未来,但我们唯一的方法就是让我们的声音被听到。如果你是社区的一员并且可以发表意见,那么请该社区的成员负责,但他们没有办法发表意见。这无关住在英国或印度,而是关于你拥有的资源。即使你不想要,你也对被压迫者负有责任”。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北京,删除互联网上有关基督教的app和歌曲,清除大量针对中党历史的批评言论
12/05/2021 17:14
文在寅纪念两年前的平壤峰会。朝鲜保持沉默
19/09/2020 12:10
莫斯科,斯大林和普京的肖像从胜利教堂中消失,但还有其他许多
16/05/2020 08:35
中共内部斗争:习近平难以控制全局
24/11/2021 17:30
颂扬习近平的“历史决议”仅在与拜登会晤后发表
18/11/2021 16:06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