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3/2016, 17.39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表示女性在教会里应该更重要,包括决定时刻

教宗表达了想创建委员会专门研究初期教会时期“女执事”问题的意愿。男人和女人“应该是相辅相成的”、在咨询中要有女性是重要的。一个女人可以在圣言礼仪中讲道理,但不是弥撒中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教宗方济各表示想成立一个正式的委员会,专门研究初期教会时期的执事问题,特别是“女执事”。这是教宗在接见出席国际女修会长上联盟大会的八百名世界女修会总会长时表达的。话一出口,立即激起了巨大反响,而实质上这些舆论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只要看一看教宗所举的例子便不难发现,而教宗的话常常被歪曲也并是家常便饭。

            昨天的会议上,教宗是回答部分修女的问题时谈到女性的“聪明才智”以及女性作用时提及“女执事”的。强调女性应该出现在教会决策过程中。“因为女性对生活有着自己的视野,我们男人是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她们看到问题的方式、看待任何东西的方式,是不同于男人的。二者之间的作用是相辅相成的,在咨询中要有女性是重要的”。

            另一个“热点”问题是在弥撒中女性是否可以讲道。教宗回答时突出了圣言礼仪中和圣体圣事中讲道的不同。“一位修女或者女教友在圣言礼仪中讲解道理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没有问题。但是,在圣体圣事中,有一个礼仪-信理问题。因为圣体圣事中圣言和圣道礼仪是一个、是合一的,主持礼仪的是耶稣基督。主持礼仪的司铎或者主教是在耶稣基督内主持的,这是神学-礼仪性质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女性晋铎,她们不能主持。但可以进一步的研究、解释,因为我现在所说的过于简介扼要了”。

            教宗利用这个问题也告诉大家要警惕与讲道相关“两种诱惑”。“第一个是女权主义:女性在教会中的作用不是女权主义、是权利!这是一名受洗者的权利,拥有圣神赐予的神恩和恩典。不能陷入女权主义,因为这会降低女性的重要性。我不认为此时此刻,在宗教中存在此类危险。我不这样看”。另一个危险“也是十分巨大的,我也曾经说过多次了,就是教士主义。这是十分强烈的。想一想看,今天60%以上的堂区——教区我不知道,但只少一点儿——没有女性在经济事务委员会或者牧灵委员会。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这个教区和堂区是在教士精神领导下的,只有神职人员,他们没有落实堂区会议、教区会议精神,而这并不是这个教宗发明的。不是的!是《教会法典》说的,有一个平信徒委员会是本堂司铎义不容辞的,这个委员会为了平信徒、和男女平信徒一起负责牧灵和经济事务。但他们没有做到,这是今天教会内存在的教士主义的危险。我们应该向前、铲除这种危险,因为司铎是团体的仆人、主教是团体的仆人,而不是一家公司的头目。不是”!

            接着,教宗谈到了支持献身生活中“延长一些”临时愿的时间。“献身生活中——我总是碰到,都是积极的——圣味增爵意识到的:他看到仁爱会修女们要做这种繁重的工作、危险的,于是让她们每年都要重新发愿。只有一年。但是,她们是作为神恩来发的,而不是临时文化的:给予自由。我认为,献身生活中,暂愿会有帮助的。我知道,你们看,我总之是支持延长一些临时愿时间的。因为今天的年轻人所有的这种临时文化:这是……在结婚前延长一些订婚的时间!这是很重要的”。

            再次回到“女执事”问题,教宗指出“实际上,在古代就有:从一开始……就有。我记得每次到罗马开会时,这个是我关注的话题。我在保禄六世之家借宿时,那里有一位叙利亚神学家,很棒的。有一天,我问他这个问题,他给我解释说初期基督教会时代就有‘女执事’。那这些女执事是什么呢?她们被祝圣了吗?那个时代的女执事究竟有什么作用? 他告诉我说,女执事的作用是帮助女性的圣洗圣事,帮助她们浸入水中、为她们傅洗、为女性的身体傅油。还有很奇怪的:当要审判婚姻问题时,丈夫打了妻子,后者到主教那里抱怨,女执事则负责查看女性身体上被丈夫打后的伤痕,然后告诉主教,我是这么记得的”。

            最后,教宗强调“有些关于教会女执事的书中并没有明确这些。我想,我会要求圣座信理部给我介绍一些相关的研究情况,我只是给你们回答了最基本的,我听这位神父讲的。而且,他是一位可以信赖的学者、研究人员。此外,我想成立一个委员会研究这一问题:我认为,弄清楚这个问题对教会是有好处的”。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新冠与贸易:亚松森抵制中国的威胁”并继续选择台北
07/05/2021 14:20
「他是中国间谍」:莫斯科指控科学家瓦莱里·米特科犯叛国罪
16/06/2020 15:40
上海,一家产妇医院包括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而对于移民妇女只有街头
19/12/2006
平壤儿童成为独裁政权维系权利的牺牲品
16/02/2005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04/02/2004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