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1/2017, 19.11
美国 - 中东
發送給朋友

特朗普禁止七个穆斯林国旅客入境对基督徒无助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以“许多基督徒死在中东”为由冻结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索马里、苏丹和利比亚七个穆斯林国家的签证。萨科枢机指出:带有偏见地看待基督徒,让基督徒被视为是被西方强权保护的。煽动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战争是布什、奥巴马和特朗普的一贯政策

罗马(亚洲新闻)—特朗普上台后签署的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旅客入境美国,对基督徒是毫无益处的。相反,进一步加剧了“西方抵制伊斯兰的战争”;可能引发对中东地区基督徒的报复。

            特朗普冻结伊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索马里、苏丹和利比亚七个穆斯林国家签证九十天的理由是为了“保护”美国免遭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为了寻求对其决定的支持,特朗普在特推上列出了自己的借口。他写到,“许多基督徒死在了中东地区。我们不能让这样的恐惧继续”。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总统令中承认可以对在“上述国家受难”的“少数派宗教团体”的“个别”宗教例外,但没有明确究竟是什么宗教。通常,按照人们的观点这是美国向着“穆斯林”关闭了边境。所以,七国的基督徒可以获准到美国,尽管今天许多叙利亚难民基督徒家庭未能进入美国领土。

            首先站出来指责美国新禁令的是伊拉克加尔丁礼宗主教萨科枢机。他指出,因宗教信仰歧视难民可能会导致新一轮针对中东基督徒的暴力。他们已经被人带有偏见色彩地视为是受西方强权保护的。

            黎巴嫩巴拉曼德大学伊斯兰-基督信仰研究中心的乔治斯∙马苏赫神父指出,为基督徒提供便利“对中东基督信仰团体没有好处”。

        他在媒体上撰文指出,“这是一个带有强烈种族主义倾向的决定,随之而来的将是仇恨和极端主义。为此付出代价的是包括基督徒在内的地区人民……。现在应该停止利用少数派的话题了”。这里所指的是法国、英国、俄罗斯……等纷纷将他们抵制奥斯曼帝国、统治中东的计划打上捍卫少数派基督徒、德鲁西族、东正教徒和犹太教徒等的标签。

            就此而言,特朗普似乎是继承了其前任的政策。二OO一年九一一事件后,布什决定入侵阿富汗(尽管当时劫机轰炸双子大厦的多数是沙特人)、称这次行动是“十字军”。中东和巴基斯坦基督徒立竿见影地遭到了系列恐怖袭击。奥巴马推出了奇怪的捍卫中东民主政策,几乎所有的阿拉伯之春都变成了支持穆斯林兄弟会。埃及全国各地上演了肆无忌惮的攻击教堂和基督徒事件,伊拉克更是变本加厉。

            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美国总统,都在继续煽动一场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战争,丝毫不顾及极端势力恐怖主义对基督徒的报复。

            就此而言,最为睿智的似乎是伊朗外长扎里夫。他指出,特朗普“给极端主义势力送了份大礼”。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