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1/2021, 15.07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叙利亚冲突,从内部起义到代理人战争(表格)

大马士革(亚洲新闻)- 从2011年3月阿拉伯之春街头起义,到今天成千上万名难民的悲惨局势,约60%的人口遭受饥饿,一个饱受折磨的国家。民众亲身经历这场地区与国际大国之间的代理人战争。

请大家一起回顾叙利亚冲突的主要阶段:

2011年3月-起义

反对总统阿萨德(Bashar al-Assad)及其政府的抗议活动

当局以暴力镇压游行示威,但起义仍在继续

在西方和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下,危机演变为武装叛乱。叛军占领了大部分领土,其中包括第三大城市(霍姆斯)和部分阿勒颇,后者是该国的经济和商业中心

聚集反对派的叙利亚国民议会(CNS)于10月在伊斯坦布尔诞生

已有数百名受害者和数千人受伤

2012年-代理人战争

3月,政府重新掌控霍姆斯

叙利亚反抗军(Fsa)的叛乱分子于7月发动了大马士革战役,但该政权成功轰炸叛乱分子控制的几个社区并来保卫首都

库尔德民兵掌控阿夫林、科巴尼、阿穆达

世界大国在日内瓦一致同意需进行政治过渡,但内部分歧阻碍了联合国的外交倡议。

叙利亚国民议会不断壮大并获得支持及新成员,一跃成为“叙利亚反对派和革命力量全国联盟”(Syrian National Coalition for Opposition and Revolutionary Forces)。全世界有100多个国家承认其为叙利亚人民的唯一合法代表

人道主义机构为黎巴嫩和伊拉克的叙利亚难民紧急情况敲响警钟

2013年-古塔,化学武器

政府军开始用直升飞机和军事战斗机袭击反对派和叛军掌控的领土,有时也会使用桶装炸弹

黎巴嫩亲伊朗真主党民兵在叙利亚部署了第一批战斗机,以支持政府军

德黑兰支持阿萨德

叛军对东古塔进行化学袭击,导致1,400人死亡。这仍然是战争中最具争议和悲惨的事件之一。政权不否认一切责任

美国与俄罗斯(总统奥巴马与普京)达成协议,拆解大马士革化学武器

约有150万叙利亚难民

2014年-伊斯兰国

6月,一个从基地组织逃脱的极端主义团体征服了东部城市拉卡,进而控制叙利亚和伊拉克大部分地区,宣布成立新哈里发国并自称“伊斯兰国”(或“Daesh”)

华盛顿借助库尔德YPG民兵领导的所谓叙利亚民主力量,成立反伊斯兰国联盟。土耳其与美国首次在北约内部发生冲突

死亡和流离失所者人数增加:约65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和超过300万跨境难民

2015年-莫斯科介入干预

面对征服伊德利布的武装民兵不断挺进,阿萨德部队节节败退

沙特阿拉伯成立了由反叛团体组成的高级谈判委员会,但不包括其他先前在开罗和莫斯科诞生的团体

俄罗斯与阿萨德并肩作战,大量部署了战斗机和军用车辆。这一举措对于冲突结果和叙利亚总统的命运具有决定性作用

一个3岁男孩艾伦·库迪斯坦(Aylan Kurdistan)在试图穿越地中海时,与被母亲和兄弟一起溺毙。他漂至沙滩上的遗体成为难民悲剧的象征,他们试图从土耳其前往欧洲寻求避难。

2016年-新苏丹埃尔多安

边界的库尔德人,以及库尔德YPG民兵与库尔德工人党民兵在该地区的影响日益增强使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感到警惕,与叛乱分子合作启动了“幼发拉底河”(Euphrates Shield)行动。安卡拉征服了叙利亚边境的大部分领土,后于2018年一直挺劲至库尔德-叙利亚领土上的阿夫林。

大马士革和盟友在阿勒颇击败叛军,经过数月的包围和轰炸后被解放

战争造成近600万叙利亚人流离失所

2017-美国和以色列的导弹

以色列首次承认对叙利亚的真主党目标发动导弹袭击,以减轻伊朗在叙利亚和该地区的影响

华盛顿针对霍姆斯附近的国家空军基地首次发动导弹袭击,以此回应可能针对叛乱小镇罕谢昆的天然气袭击

库尔德人和美国人在拉卡击败伊斯兰国。哈里发仅剩的只有沙漠地区的独立团体

开罗和莫斯科的“沙特”反对派团体以叙利亚谈判委员会之名结盟

2018年-俄土在伊德利布达成协议

经过数月的围攻和空袭,叙利亚军队在俄罗斯人的支持下重新夺回东部古塔

莫斯科与安卡拉就伊德利卜达成协议,伊德利卜的“边界”被冻结,辐射范围被分割。数百位平民在阿萨德叛军最后一个堡垒轰炸中死亡

土耳其人与雇佣军、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运动合作,重新掌控阿夫林,将其从库尔德人手中夺回。

流离失所者上升至620万人

2019-美国部分撤军

美国军方夺回了仍在Daesh手中的最后一块领土,并开始部分撤离该国,尽管他们仍在东北部石油丰富的地区把守。分析师认为,随着特朗普决定撤军,暴力行为或进一步升级

俄土两国于10月召开的首脑会议成功制止暴力和流血事件,但停战时间非常短暂,莫斯科重新发动对最后一个反叛堡垒的进攻

安卡拉向库尔德工人党/Ypg民兵启动“和平之春”行动,控制了叙利亚边境沿线120公里和邻国境内30公里地带

约有1170万叙利亚人迫切需要人道主义援助,超过62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
一代孩子在战时出生并成长

2020年-土耳其在叙利亚进一步升级

总统埃尔多安加强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还部署了战斗无人机,以此回应34名死于阿萨德军队袭击的土耳其士兵

大马士革人员伤亡惨重,3000名士兵死亡,151辆坦克、8架直升机和3架战斗机被摧毁

3月,在伊德利卜签署停火协议,尽管偶发暴力事件,但该协议似乎仍在继续履行

有670万叙利亚难民,与黎巴嫩难民有关的人道主义和经济危机正日益严重

2021年-毁灭性伤亡

自2011年3月起义开始以来,已有1200万人流离失所:560万叙利亚人逃至世界各地,特别是土耳其、黎巴嫩和约旦。有62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约有1240万叙利亚人(占人口的60%)经历粮食不安全状况。受害者超过40万人。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奥里萨邦大屠杀的幸存者:我儿子死了,但我却不会背弃基督
07/02/2020 15:42
加拉古什,121个孩子初领圣体——“未来的希望”
05/05/2021 17:11
穆拉德神父遭圣战分子绑架:罗马诺是「一个姐妹,我在信仰内拥抱她」
15/05/2020 14:37
印度,年轻的母亲,因是「基督徒和达利特人」惨遭亲家杀害
13/09/2019 18:19
印度基督教学校继续遭受迫害
26/04/2019 14:21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