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6/2021, 13.13
乌兹别克斯坦
發送給朋友

同性恋乌兹别克人有被驱逐出他们的国家的风险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国会议员阿里舍尔·卡德罗夫提出了相关建议:“驱逐比使用武力要好”。在乌兹别克斯坦,同性之间的亲密关系是一种犯罪。许多人逃离家园以避免拘留。

莫斯科(亚洲新闻)-  6 月 14 日,乌兹别克斯坦议会议员阿里舍尔·卡德罗夫(Ališer Kadyrov)提议,剥夺同性恋的公民身份并将他们驱逐出该国。据欧亚网门户网站报道,在他看来,“即使再过1000年,乌兹别克斯坦也不会改变其对 LGBTQ+团体看法”。

卡德罗夫是“民族复兴”党的领导人,该党在塔什干下议院代表团体中排名第二。早在 6 月 7 日,在接受YouTube频道Alter Ego的采访时,这位政治家就宣布剥夺同性恋的公民身份。

正如卡德罗夫所说,“当我在社交网络上传播这个提议时,有几位 LGBTQ + 团体成员写信给我表示感谢,因为他们很多时候由于乌兹别克斯坦对于同性恋者的态度,而无法取得签证”。根据乌兹别克斯坦议员的说法,驱逐出境比使用武力好,就像在伊朗或沙特阿拉伯发生的那样,同性恋者可以接受体罚,包括死刑。

在前苏联国家中,乌兹别克斯坦可谓是独一无二,该国法律将同性之间的亲密关系视为犯罪,可处以罚款和最高 3 年的监禁。如果“同性恋”遭到逮捕,可能要面临体检和肛门部位的检查,以确认是否涉嫌非法关系。2020年3月,塔什干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的代表宣布“乌兹别克斯坦不准备更改法律中的这一条款”。 2020年12月,多个国际组织就此向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呼吁,但都没有下文。

乌兹别克斯坦当局多次表示,同性恋关系违背了伊斯兰教义、该国的传统价值观和文化规范,社会还没有准备好放弃对同性恋者的刑事处罚。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和土耳其等伊斯兰传统更为深厚的邻国,都不会对 LGBTQ + 团体采取如此行为。

同性恋问题被视为禁忌,不得在当地媒体和任何社会层面讨论。例如,由于乌兹别克斯坦安全部门的“坚持要求”,2013 年 7 月,一个名为 Azal Čoj(蜂蜜茶)的专辑从所有乌兹别克音乐网站上撤下,专辑中的男性歌手身着女性服装,并演唱自己对于另一个男人的爱情。 2016 年去世的该国前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表示:“同性恋关系让乌兹别克人感到恶心,承认同性恋关系的西方民主冒犯了民族文化的道德纯洁性”。2013 年,该国约有 500 人因同性恋入狱,随后几年的平均数字保持不变。

2018年1月,26岁的卡琳娜向媒体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作为一名跨性别女性,她曾逃离乌兹别克斯坦前往白俄罗斯,以避免遭到拘留。在母国的时候,她经常被警察拦住并遭遇殴打,警察试图从她那里了解同性团体其他成员的姓名。明斯克法院预计将在未来几天内授予卡琳娜难民许可,卡琳娜声称她现在“至少可以安心入睡”。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