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4/2011, 00.00
梵蒂冈 - 中国
發送給朋友

分担教宗对中国教会“痛心和焦虑”的人不多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圣座新闻发布中心就汕头非法祝圣发表声明。指系“违背普世教会合一的行为”。但教会内为中国的祈祷太少;各国总统和国务卿们纷纷对侵犯人权保持沉默:经济战胜一切。但此类鼠目寸光的做法正在给中国带来庞大的、暴力的社会冲突
罗马(亚洲新闻)—汕头(被绝罚)主教黄炳章神父(圣名若瑟)(见照片)非法祝圣仅几个小时,圣座新闻发布中心主任费德里科·隆巴尔蒂神父就这一事件向新闻记者表示,梵蒂冈十分“痛心和焦虑地密切关注”。其间,八位与教宗共融的主教参加了仪式。
隆巴尔蒂神父强调,“圣座和教宗的立场与感想已于不久前在类似事件中表达过了”。而教宗和圣座的立场都源于这是“违背普世教会合一的行为”。
五月十八日的周三例行公开接见中要求世界各地基督信徒为“我们的主教兄弟们”祈祷时,教宗的讲话已经明确表达了他的“痛心和焦虑”。指出,“向他们、向所有在自由宣信信仰时遭遇困难的司铎和教友们表达我们的关怀”;愿圣母“光照那些疑惑的人、召唤那些迷失的人、安慰受煎熬的人、坚定那些受到机会主义诱惑的人”。
去年十一月,中国决定继续主教选举、不经教宗委任便祝圣主教:承德的郭金才(2010年11月)、乐山的雷世银(2011年6月29日)。今天,则是汕头的黄炳章。未来,还将祝圣多名。
未经教宗委任的主教祝圣,无论是候选人还是祝圣其的主教都将自动绝罚。象今天一样,他们中的许多人是被迫参加的。为此,也就可能不会受到绝罚。但是,他们中的至少十几个人所处的恶表境地都令中国团体分裂。
教宗的“痛心和焦虑”是因为,连日来通过中国对教会施加的极大权力,将若望·保禄二世和本笃十六世所完成的让地下和官方教会重新复合的耐心努力都破坏了。分裂的教会阻碍了中国的福传;中共统治之下,无法保障宗教自由的合理空间,就理论而言,宗教自由是中国宪法本身承认的。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中共日益专横的态度,许多主教和司铎们越来越勇敢:互联网上发表了梵蒂冈的文件,包括那些批评北京的文件;非法祝圣中,越来越多的主教因信仰、因梵蒂冈的关系表示拒绝。
教宗的“痛心和焦虑”也是为了这些主教的生命。汕头非法祝圣中,辽宁的裴军民主教在全体司铎的帮助下成功地留在了教区。大家和主教一起连续几天呆在一起祈祷,防止主教被带走。另一位牧人,厦门的蔡炳瑞主教成功地躲藏了起来。但现在,他被中国当局通缉。去年十二月,另一位主教,河北沧州教区的李连贵为了回避参加另一起违背教宗的事件(中国天主教八大)而藏了起来。警方象对待“罪犯”一样找了他几天,找到他后,强迫他隔离了三个月、对其进行洗脑,说服其认同党对教会的“宽仁”。裴主教和蔡主教很可能也会遭到隔离、被办学习班、剥夺他们的牧职、从心理上打垮他们。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说,分担教宗对中国教会“痛心和焦虑”的人太少了。
首先,在教会内就太少了。教宗倡导的世界为中国教会祈祷日、五月十八日的呼吁,仅在个别教区得到了响应,为中国教会、为受迫害的主教们和“机会主义者们”祈祷。
就更不要提民间社会了。因中国的污染而绝迹的长江白齐豚,远比一个国家的自由被剥夺能够赢得更多的眼泪。而此类现象大有在世界占上峰之势;泰然自若地采用专横的手段。
而推波助澜的不乏各国领导们(包括意大利在内),他们访华时盛赞北京在人权领域取得的积极进步。与此同时,不仅是主教和司铎,许多持不同政见者、上访者、作家和艺术家被捕入狱、被迫失声。
正如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其上任后的首次访华之旅中所表示的,“我们同北京无所不谈,包括人权,但不能危害到我们的经济关系”。
这不仅仅是单纯的贪婪、贪图中国市场:而是鼠目寸光的行为,看不到对宗教自由的攻击迟早将会威胁到所有自由。中国工人、农民、残疾人等最清楚这一点:工人是廉价劳动力、遭到奴役;农民们的土地被野蛮地强行霸占;孩子和残疾人被迫在黑砖窑里象奴隶一样做工的。而经济自由也正在遭到压制:已经没有任何投资人到中国投资后,为了在市场站住脚能不任凭其专利被盗窃、能不被迫拿出甚至25%的帐面收入行贿的了。
中国领导人无意进行政治改革、无意尊重人权也是鼠目寸光的表现。他们不但没有作出变革,反而采用了镇压和专横的手段。由此,则在酝酿一场巨大的、暴力的社会动乱。如果中国和世界继续相互阿谀奉承地联手剥削中国人民、压制他们的人权和宗教权力,每年平均在中国各地上演的十八万起群体事件,最终将滴水穿石带来意想不到的巨变。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