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2/2015, 00.00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教宗:人类灭绝仍在继续,我们需要内心转化

在纪念亚美尼亚种族灭绝一百周年的弥撒上,教宗方济各形容它是「二十世纪的第一宗种族灭绝」,并谈到亚美尼亚殉道者。他说:「这是必要的,是一个责任缅怀他们,人的记忆会变淡,这使得罪恶让伤口溃烂。」教宗在讲道中,提到如何做到这一点时说,圣人「教导我们,世界正在改变,由人的心的转化皈依开始,而这是通过天主的慈悲去达成。」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 - 教宗方济各在紀念弥撒上,他形容这宗百年前的屠杀为「二十世纪的第一宗种族灭绝」,他指出,尽管在上世纪还有三宗如此大规模的悲剧,但是「看来人类无能力停止无辜者流血。」

对于教宗,「看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热情已经消退,现在甚至消失。看来,人类大家庭拒绝从它的错误学习,这些是由恐怖的法律造成,所以今天,还有那些试图消灭他人,有少数人的帮助,但有其它人沉默和袖手不顾。我们尚未学到『战争是疯狂』、『无意义的屠杀』。」

在天主慈悲主日,教宗方济各庆祝弥撒时,提及亚美尼亚人所熟识的大恶梅斯(Metz Yeghern)。在礼仪中,教宗宣布圣额我略‧纳雷科(Gregory of Narek)为「教会圣师」。弥撒是由亚美尼亚天主教多位宗主教,包括:涅尔谢斯·贝德罗斯十九世宗主教(Nerses Bedros XIX Tarmouni)、卡里坚二世(Karekin II)、阿兰一世(Aram I)等共祭。

弥撒前,教宗说:「在许多场合,我已经谈到这个时代是战争时代,第三次世界大战已经零星发动,其中一个是我们每天都看到的野蛮罪行、残酷屠杀和毫无意义的毁灭。可悲的是,今天我们也听到很多手无寸铁的兄弟姊妹,他们的响声和吶喊被遗忘了,就是因为他们的基督信仰或族裔,被公开地并无情地处死,他们被斩首、钉在十字架上、被活活烧死,或者被迫离开家园流亡他方。」

「今天,我们也在经历一种种族灭绝,由大众和集体的冷漠所制造,由加音的袖手沉默所致,他还说:『我不知道,难道我是看守我弟弟的人?』」教宗说:「我们人类大家庭经历了三个大规模、史无前例的悲剧。第一,被广泛视为「二十世纪的第一宗种族灭绝」(若望保禄二世和卡里坚二世,《共同宣言》,埃美亚兹,2001年9月27日),打击自己的亚美尼亚人、第一个基督徒国家,以及天主教和东正教叙利亚人、亚述人、加色丁人和希腊人。主教和神父、男女修会会士、妇女和男子、老人、甚至手无寸铁的儿童和体弱者,都被谋杀了。」

「剩下的两个,被纳粹主义和斯大林主义施以暴行。最近更出现了大规模杀戮,在柬埔寨、卢旺达、布隆迪和波斯尼亚。看来,看来人类无能力停止无辜者流血。看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的热情已经消退,现在甚至消失。看来,人类大家庭拒绝从它的错误学习,这些是由恐怖的法律造成,所以今天,还有那些试图消灭他人,有少数人的帮助,但有其它人沉默和袖手不顾。我们尚未学到『战争是疯狂』、『无意义的屠杀』。」

「亲爱的亚美尼亚基督徒,今天,我们回顾这悲剧事件一百周年,当中庞然的、毫无意义的屠杀,你们的祖先所承受的残酷暴行。这是必要的,是一个责任缅怀他们,人的记忆会变淡,这使得罪恶让伤口溃烂。隐瞒或拒绝邪恶,就像是让伤口继续流血而不包扎它!」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