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8/2021, 13.33
阿富汗
發送給朋友

侯赛因‧利雷扎伊:“我为阿富汗妇女而战”

作者 Alessandra De Poli

一个 哈扎拉( Hazara)流亡者的故事,他在代孔迪省( Daykundi )创建了一个基金会,以纪念他在一次袭击中丧生的未婚妻。 “我们想与记忆的遗忘作斗争,但塔利班摧毁了一切”。现在于意大利,他正在寻找一种方式来帮助他的妹妹学习。

米兰(亚洲新闻)- 尽管塔利班进行了宣传,但在马扎里沙里夫(Mazar-e-Sharif)谋杀了四名妇女,她们被发现在其家中死亡,这再次凸显了阿富汗妇女的状况。

其中一个 -费路济‧沙菲( Frozan Safi) 是一名活动家,并在大学任教。最初的报告表明,这四名妇女是被引诱致死的:她们接到了电话,告诉她们可以离开这个国家,而且她们信任了错误的人。

这场悲剧已成为头条新闻,但与从阿富汗流出的许多其他故事非常相似。 “当我离开时,感觉就像是离开了地狱,逃离了监狱,”侯赛因·雷扎伊(Hussain Rezai)说。

他拿着一本封面上写着“重生”字样的笔记本,向《亚洲新闻》讲述了他的故事。他有一张大而平静的脸,微笑着喝着藏红花茶,他的妹妹法蒂玛·贾恩(Fatima Jaan)坐在他旁边。 “我担心塔利班会对我们哈扎拉人进行种族清洗。”

侯赛因是阿富汗受迫害最严重的社区的一部分。最近几周,大量报道称,在塔利班没收了他们的家园和土地后,哈扎拉人被迫放弃了他们的村庄。各省法外处决的谣言不断,无法核实也是因为现在每个人都太害怕可能的报复。现在他已经离开了阿富汗,侯赛因可以讲述他所经历的暴行。

他于八月底抵达佩鲁贾(Perugia),但他只能带上他的妹妹。他的母亲、兄弟和两个侄子留下来,他在另一个姐姐去世后照顾他们。在喀布尔,他在阿富汗政府的反腐败委员会工作。塔利班抵达首都后,他开始躲在朋友家中,因为他不知道他们是否会,以及何时会来找他。

他告诉《亚洲新闻》:“我穿着一件旧的 长袍与长裤,这是阿富汗人的传统服饰,留着胡子,不再洗,所以我不会被认出来,看起来像个前官员。”

他在 2012 年共事过的一名意大利记者和介绍他们的亲戚哈米德·艾哈迈迪 (Hamed Ahmadi) 的帮助下逃脱。他获准让他的两个侄子哈迪(Hadi)和马赫迪(Mahdi)也出去,但在 8 月中旬之后那些忙碌的日子里,西方军队试图疏散尽可能多的阿富汗人,他们在人群中迷失了方向,无法进入机场。

侯赛因的生活在 2017 年 7 月 24 日就已经被打乱了,当时一辆公共汽车发生了自杀式爆炸袭击,矿产和石油部的官员正在乘坐这辆公共汽车。三十六人死亡。其中包括他的女朋友纳吉巴·巴哈尔 (Najiba Bahar)。 “她六个月前回到阿富汗,我们购买了在她位于代昆迪省的村庄庆祝婚礼所需的一切。”

纳吉巴是出色的,她毕业于印度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然后凭借另一项奖学金前往日本攻读两年制硕士学位。由于轰炸后尸体无处可寻,侯赛因的朋友建议他埋葬一个空棺材。但他想要一些有形的东西。几个小时后,他们给他发了一张手的照片,他认出了他送给纳吉巴的订婚戒指。

他继续说:“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一天。两年来,我没有摆脱创伤,但即使我拿起枪去杀死一个塔利班,会有什么改变?我什至不知道是谁对这次袭击负责。”

因此,侯赛因在代昆迪省尼里镇创办了纳吉巴基金会( Najiba Foundation),起初它只是一个图书馆,“因为我们想用教育来对抗塔利班。”随后,基金会的活动扩大了:以纳吉巴的名义建造了一个太阳能计算机实验室,然后创建了一支女子排球队。

“我们想以非暴力的方式报复塔利班,创造许多小纳吉巴并与失去的记忆作斗争,让新一代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归功于我们所爱的人的鲜血。 ”

上个月,图书馆被毁,实验室被洗劫一空,排球运动员不再打球,纷纷躲藏起来。在基金会遭到袭击后,侯赛因决定离开他的国家,担心塔利班会追上他。

侯赛因拥有社会学和哲学学士学位,并研究了国际关系。在离开之前,他试图隐藏所有可能对他的家人造成危险的书籍,包括哲学和英语书籍。当亚洲新闻问他想做什么时,他现在说他的首要任务是照顾他的妹妹:“寻找意大利政府的奖学金,让她上大学。”

“至于我,我想继续我的学业,但一次只做一件事。” 与此同时,他在意大利是安全的。或许,他笔记本封面上的那个“重生”,那无数次重生,并不是那么遥不可及。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