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28/2013, 00.00
叙利亚
發送給朋友

要求停止对大马士革的袭击,免得为时已晚

作者 Bernardo Cervellera
美国对于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袭击揪起了太多的矛盾。甚至不耐心等待联合国安理会的检查结果出台便设法发动武器进攻。认为这种以军事打击的方式将有助于和平会议的推进,完全是处于空想。反而,这正好助长了伊斯兰主义者迎面反对看谁出来称霸。

罗马(亚洲新闻)- 美国,英国,法国,阿拉伯联盟匆忙决定攻击叙利亚。针对8月21日伪证叙利亚政府曾有使用化学武器来对付大马士革郊区反对派武装,在国际范围内激起了公愤。他们出面指责叙利亚造反人心,在互联网上流传多数人民死于窒息、儿童、青少年阵痛发作或以氧气面罩罩包裹的图像。

几乎很快媒体界提醒到,在叙利亚使用化学武器的行为已经越过了奥巴马总统对大马士革发动军事武器干预的『红色』范围。在发起反对武装的声明上,美国作为第一名开始稍带有畏惧之情,然后越来越多的感到『确定』。后来慢慢又增加了英国,然后是法国,土耳其,加拿大,澳大利亚和阿拉伯联盟。持反对干预态度的国家有俄罗斯,中国,伊朗一直以来都是大马士革的盟友。以微弱事态持反对军事干预的国家有意大利,德国和波兰。

虽然美国舰队此时此刻已经在叙利亚海岸对岸准备以待,但这个时也他们在考虑以何种方式进行干涉到底:是只持续短短几天;还是根据叛军传达的信息,有针对性的进行目标攻击;又不能助于阿萨德跌倒;也不能刹住联合国与阿拉伯联盟正联合准备的和平会议。反而,据阿拉伯信息的来源称这次袭击叙利亚将更有利于引进这样的议会!

从大马士革遭受袭击到现在,各种申明、威胁和承诺联合国指定不得使用化学武器,『反对人类罪行』的标语出现了高潮。与此同时,还出现了一个明显滑向的结论:引起这次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由大马士革政权来承担责任。这些进行干涉主义的国家开始也要求联合国进行调查,然而,当叙利亚和反政府武装已经接受了现场督察,确保停火以后,同样的这些国家又表示『为时已晚』,需要采取行动来,因为他们『几乎可以肯定』大马士革是对这次袭击事件的责任承担者。昨晚,美国副总统拜登(Joe Biden)说,叙利亚政府『毫无疑问』是这次袭击事件责任的承担者。同样的,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也这样表示肯定。可是,我们每个人对此都存有疑虑。

8月25日,在圣伯多禄广场对信众的讲话中,教宗方济各对叙利亚『兄弟间的战争』曾表示『感到极大的困扰和关注』。他还要求国际社会团体『应对这种悲惨的状况能体现出更大的敏感,并尽力所能及,以帮助叙利亚这一深爱的国家找出一条和平解决方案,以避免引起毁灭性的战争爆发』。

正是在这个『敏感』话题上,我们需要指出一些矛盾,使我们免受仓促计划中决定的袭击,不用大脑考虑问题的结果。

对美国来说,截取电话录音是很正常的。对大马士革推出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来由是由一位叙利亚外交部要求得到化学武器攻击消息的电话中证实的。这一猜测也许只是间接性的,但不够全面。但是这些"证据"尚未与任何人共享,甚至也没有通知联合国,我们所知道的只是来自一些匿名媒体的报道而已。

与此相反的, 是来自俄罗斯卫星系统一些声明和文档显示两个化学弹头的导弹从一叛军地区发出,经杜马,直到大马士革结束,在那里造成数百人死于化学武器袭击中。

联合国调查人员已经开始在叙利亚展开收集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一开始,他们就遇到了困难,因为在叛军控制的地区,有受到一些狙击中风袭击。但是这种想欲发攻击的热情使他们忘记了狂风的存在。他们想看看是否有过一种化学武器的袭击(也许有,但不是他们的任务),并收集可能范围内的罪魁祸首的线索。但事实上,根据学者见解,沙林毒气的痕迹依然附加在空气中,墙壁上,头发上,以及受害者皮肤上,并且很可能会维持几个月。所以,等待联合国的调查完成后,才可以揭出很多这方面的故事。

尤其是来自军事专家和医生叛军所显示的图像真实性上让人提出质疑:因为沙林毒气攻击在受影响的皮肤上保持很活跃,,为什么对受害者的志愿者和医生据所看到的画面静静地没有任何防毒面具?

为什么这时才出手严惩大马士革的肇事者,但是已经有超过10多万人在前两年的内战中死亡,同样的没有任何反应?

在我们看来,这不是『为时已晚』离开联合国的调查,另外还有潘基文今天说,他的专家们已经做出了『有效的挖掘』。

我们似乎认为,以军事力量袭击从哪方面有利于打开和平会议的地方。尽管有很大战后的西方国家像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的军事将会攻击叛军一定给予帮助,但是这个时刻越来越多地节节败退,谁愿意出来协助。此外,加强反对派的一面,并不自动意味着就援助了叙利亚自由军的一部分,但也与基地组织的有所牵连。

为什么不能启动和平会议的原因之一恰恰是这两个灵魂之间的冲突:世俗主义和伊斯兰主义,谁该当承担反对派的代表。也许军事攻击会削弱阿萨德,但不会解决内部的叛军问题,反而,事实上更加加剧造反。

最后一个问题,关于中东地区可能出现的状况:从地理政治层面,在该地区所掀起的战争风险,如果世界性的,将包括与叙利亚,黎巴嫩真主党,伊朗,俄罗斯,中国,一方面和美国,法国,英国,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卡塔尔,土耳其,等其他国家。在地方层面更加无法想象会有发生什么。在叙利亚,目前已有很多地区已经变成原教旨主义的穆斯林领地。任何情况下,现在采取军事打击叙利亚都将是完全引发暴力,给中东地区带来不稳定局面并将多年持续。其结果将会是这些国家陷入更加贫困的社会边缘,无论是基督徒还是穆斯林。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李显龙:‘抗疫需要社会凝聚力‘
09/08/2021 15:42
雅加达延长抗疫措施
26/07/2021 15:24
对人权的恐惧导致中国国债投资的崩溃
16/04/2021 13:22
德里,数千名旁遮普农民与警察发生冲突
26/11/2020 16:13
中爪哇村庄拒绝埋葬一名死于新型冠状病毒的护士
15/04/2020 14:47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