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7/2020, 19.07
柬埔寨
發送給朋友

大金欧,「福传初地」,那里有五名基督徒

如下是宗座外方传教会的传教士若望·图利诺(Giovanni Tulino)发来的信函。「早晨,我们修院的大堂成了幼儿园,下午是一个讲道小教室,周日又成了一个小教堂」。对于柬埔寨教会而言,教育和健康是触动人们心灵的关键。

金边(亚洲新闻)- 两名神父,五个基督徒和八位传道员:这就是大金欧天主教区的现况,该教区位于金边以南约十公里处。「我们处在最初福传的土地上。这里真的有人从来没有听说过耶稣」,这就是宗座外方传教会的神父若望·图利诺(Giovanni Tulino)(如图)对亚洲新闻所述,他在柬埔寨度过了人生41年中的6年。两年前,首都的辅理主教奥利维尔·米歇尔·玛丽·施密塔伊斯勒(Olivier Michel Marie Schmitthaeusler)将他派到此地,以支持一位来自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的本堂神父,那位神父在东南亚地区服务了有20年。图利诺神父证实说:「待在在这样的地方,传教士成为历史的一部分,这个历史继往开来」。

大金欧是五年前设立的一个新牧区。神父表示,「这是当时主教的一个设想。那儿是金边的第一个大郊区,由于道路扩修,城市规模扩大,该地区被有效的融合进来。首都的许多居民都搬到大金欧,因为这里的生活成本低廉。此外,还有土地和工厂。因此,施密特斯勒主教看到了一个福传地。首先到达这里的是我同会弟兄马里奥·盖兹(Mario Ghezzi)神父,当时这里一无所有。马里奥神父买下了房子,开始了首次传教活动」。

尽管大金欧的天主教团体非常小,但图利诺神父的每天的日程却安排的满满的。他解释说:「在我们的修院里,我们为附近的孩子办理了一个小型托儿所,他们的父母大多是早上要去工作的佛教徒。没有这项服务,父母将不知道将子女放在哪里。而下午的时候,房子的客厅又变成了讲道的小教室,并欢迎该地区的所有孩子们,他们也可以在我们的土地上(该地区唯一的开放空间)玩耍。我们的大门始终是开放的,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在接下来的两个月中,我们还承担起了大金欧四周村庄的医疗任务。我们坚信,教育和健康是打开人们心扉的关键」。

第一个接受马里奥·盖茨神父洗礼的人是一名来自该省男性,目前他已返回自己的村庄。去年,图利诺神父为五个成人付洗。在这些人中,有三人不是来自本地。大金欧的第一批基督徒中有两个女人:一位母亲和自己的女儿。神父说:「母亲与我们一起工作。对我而言,她是信仰的重要见证。这个女人不识字且有病。她的丈夫将她抛弃,并留了三个孩子让她供养。马里奥通过雇用她作为清洁工并给与她医疗帮助。三年前,这个女人因我们无私的关照,而深深感动。她主动要求成为天主教徒。在接受洗礼前,我们通常会让他们选择一个基督徒的姓名。当我问她想叫什么时,她回答说:『我希望我的名字叫玛丽亚,因为她是主的第一仆人。我想成为这个团体中的第一仆人』。这些话深深地打动了我,使我想起了福音中的章节,耶稣感谢了天父,『因为你将这些事瞒住了智慧和明达的人,而启示给了小孩子』」(玛窦福音11:25)。

图利诺神父总结说:「感谢其他天主教团体的大力支持,我们正与玛丽亚和其他去年领洗的基督徒一起努力,试图创建当地的天主教会,这个教会首先是一个大家庭。在星期天,除了举行弥撒之外,我们还致力于天主教教理讲义。今年,我们不会在复活节庆祝洗礼。教义的讲授通常需要三到四年,目前已有八个人参加:第一年有四个,剩下的人在隔年加入。我被要求从事的工作是令人兴奋的,但是不乏沮丧和误解。对于我们的传教士而言,在大金欧这样的地方,需要保持耐心。我看不到我的工作成果。下一波来的人也不会看到他们的;也许来照顾这个团体的第三代或第四代神父会看到一丝起效。我每天早晨都会重复一遍:现在还不是播种的时间,此刻更应准备好土壤」。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