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21, 20.23
中国-中亚
發送給朋友

新疆集中营中维吾尔族妇女的叫声“惨烈”

作者 Vladimir Rozanskij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呼吁抵制北京冬奥会。也对哈萨克公民施暴。讲述强制绝育事件。在中国集中营被折磨致死的囚犯。

莫斯科(亚洲新闻)- 他们在新疆的中国集中营中忍受的痛苦,“每个人都在听到女性刺凄厉的尖叫声胆颤心惊”。多位目击证人在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上讲述了这些事件,其中还有一些哈萨克族人。

大会于 11 月 12 日至 14 日在布拉格举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参加了会议,要求将中国对维吾尔人的打击定为“种族灭绝”。为了抗议对维吾尔人、哈萨克人以及其他讲土耳其语的伊斯兰信仰少数群体的屠杀,大会邀请国际社会放弃北京 2022 年冬季奥运会。

中方否认一切指控,称新疆的劳改营是职业学校,是减少贫困、打击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项目的一部分。

东突厥斯坦国际联盟(维吾尔人对新疆的称呼)主席基达贾特(Khidajat Oguzhan)谴责中国政府实施“逮捕、折磨、羞辱、分裂家庭、奴役,并在我们的人民及其他新疆穆斯林身上进行生物医学实验”。他补充说,“北京把这个地区变成了有史以来最大的露天监狱”。

一位名叫凯尔比努(Kelbinur Sydyk)的维吾尔族妇女回顾说,当时“一名 18-20 岁的女孩被强制注射避孕药”。两个月后,这名年轻女子因大出血去世。中国当局强迫凯尔比努尔在一个拘留营教中文。目击者说:“我看到这个20岁女孩的遗体被放在独轮车上抬走。” “强迫女性吃药避孕是正常的。

凯尔比努尔说,被关押者戴着手铐被带到“课堂”,最多只有一分钟的时间去洗手间。即使在“教学”期间,监督也轮流对他们进行问询。

随后,维吾尔语翻译在一个女性集中营工作,女性年龄在 18 至 40 岁之间,有时甚至更大:“她们受到电击和金属物体的折磨”。在她辞掉工作后,凯尔比努尔设法逃到了荷兰。

另一名目击证人古尔巴卡尔(Gulbakhar Khaitiuazhi)谈到她被监禁时的情况说dao:“他们给我注射了不知道是什么的药剂,并让我赤脚在零下 30度的天气里走路”。2006 年,古尔巴卡尔与家人移居法国;10年后,卡拉马伊家乡打来电话,让她回国签署一些文件。

一回到中国古尔巴卡尔就被逮捕并带到集中营,她因被指控“对社会构成危险” 关押了三年。这名女子说,她来到集中营时,脚踝上戴着镣铐,被摄像机监控,并被禁止用维吾尔语与其他囚犯交谈。

名叫奥尼尔贝克(Omirbek Bekali)也表示,在新疆遭受了酷刑,目的是让他承认一项犯下的罪行。他于2017年被捕,当时的他获得哈萨克斯坦护照已有 10 年,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警方。

奥米尔贝克开设了一家旅行社,主要负责哈中旅游,他被指控涉嫌恐怖主义罪和攻击国家安全罪。他遭受的经典酷刑是“老虎凳”:带有电击的铁椅,他的头上戴着兜帽。 “但我没有签字——那人说——只要坚持半天,你就不会再感到疼痛了;我坚持了下来,现在我就在你们中间”。然而,许多人没有反抗并在酷刑后死亡。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新冠与贸易:亚松森抵制中国的威胁”并继续选择台北
07/05/2021 14:20
「他是中国间谍」:莫斯科指控科学家瓦莱里·米特科犯叛国罪
16/06/2020 15:40
上海,一家产妇医院包括网球场和高尔夫球场,而对于移民妇女只有街头
19/12/2006
平壤儿童成为独裁政权维系权利的牺牲品
16/02/2005
新建教堂的实质是为了摧毁更多的教堂
04/02/2004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