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5/2010, 00.00
越南 – 梵蒂冈
發送給朋友

阮文顺枢机列品案:底特律可能出现奇迹

一生于美国的越南修生昏迷三十二天、医生两度宣布死亡。现在,他表示自己的生命得益于阮枢机的代祷。罗马负责审理阮文顺枢机列品案委员会调取相关资料

梵蒂冈城(亚洲新闻)—约瑟夫·阮是美国一越南移民之子,这家人与阮文顺枢机交情甚笃,甚至可以说,阮枢机就是他们的家人。但他本人并没有见过阮枢机,因为家人于一九七五年就移民美国,而他是在美国才出生的。二OO九年,他曾昏迷三十二天,医生甚至两度宣布其临床死亡。绝望的父母双亲,不断地祈求阮文顺枢机的代祷。现在,约瑟夫不断痊愈了,而且还继续在修道院修道。谈及那段病苦遭遇时,他只记得那是一个“昏睡的长夜”。

按照约瑟夫自己的回忆,挣扎在生死线上时,自己两度见到了二OO七年安息主怀的阮枢机。目前,圣座有关部门正在审理这位曾被教宗在《在希望中得救》通谕中提及的度过了十三年铁窗生涯的越南枢机主教。

二OO九年,约瑟夫在一家医院服务时染病,看上去好象是流感。但是病情每况愈下,修院长上请他离开修院回家治病。

十月一日病情恶化,呼吸困难。父亲将他送到医院,气管切开后仍然无法呼吸。但约瑟夫对这段经历一点儿印象也没有了。

三十二天后,他从昏迷中醒来,并被告知是禽流感合并症。回忆那段经历时,约瑟夫说自己只记得“两次见到阮枢机的情景,他为我显现了两次”。他表示,自己不仅见到了阮枢机,而且还同阮枢机对话了,并称这两次是“灵魂和肉体分离”的时刻。

尽管约瑟夫无法讲述细节,但指这两次很可能是医生们发现他已没有大脑和生命指征的时候。“第二次见到阮枢机后不久,我就从昏迷中苏醒来了”。他称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和线路,特别是脖子上的管线。人们得知他的讲述后,特别是获悉阮枢机的可能显示后,都纷纷要求他把这段经历详细地介绍给罗马审理阮枢机列品案件的圣座相关部门。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