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4/2007, 00.00
亚洲
發送給朋友

亚洲新闻记者在艰难而危险的环境下工作

作者 Qaiser Felix
值此世界新闻自由日之际,世界不应忘记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仍然存在的对新闻记者的封杀、迫害、监禁,甚至暗杀。民主西方的漠视以及中国对网络异见人士的压制、拉合尔总主教的立场

北京(亚洲新闻)—今天,新闻媒体在亚洲遭遇的问题最为严重。事实上,亚洲各地对新闻记者的封杀十分普遍,甚至因为新闻记者的工作,将他们暗杀、监禁。昨天的世界新闻自由日,向世界发出了这一警告。

       据无国界记者协会报道,仅二OO七年就已经有24名新闻记者和5名技术人员遭到杀害(18名在亚洲。他们中,包括了一月十九日在编辑部门前遭到暗杀的土耳其记者,亚美尼亚大屠杀历史的记述者赫兰特·丁克)。此外,125名记者遭监禁(一半在亚洲,仅中国就包揽了31名)、65名网络异见人士(中国又包揽了50名)。中国、叙利亚、伊朗、越南和土库曼斯坦等有系统地镇压新闻自由的国家,受到了谴责。特别是“民主国家对捍卫价值观的漠视尤其令人忧虑”,它们对新闻记者遭到屠杀和监禁“保持沉默”、“无动于衷”。

       由新闻和人权组织联合组成的国际信息安全学会指出,近十年来,一千名新闻记者死亡。其中,138名在伊拉克、88名在俄罗斯遇害。这一机构的负责人罗德尼·宾德尔对此发表评论指出,“在许多国家,谋杀是最为简便、廉价和安全的铲除不受欢迎的新闻记者的方式”。

       在金正日统治下的北朝鲜,新闻媒体完全在独裁政权的控制之下,只能一味地为当权者歌功颂德。二OO六年,缅甸封杀了私立媒体发表的三分之一的文章和图片。去年九月,泰国的军政府查封了数以百计的地方广播电台。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仅允许对政府“诚实”的团体从事出版发行。

       一月,前往煤矿采访矿工恶劣工作条件的蓝成长被活活打死。同时,政府还将许多“不听话”的主编罢职。二OO六年初,《冰点》周刊正副主编李大同和卢跃刚被免职。其罪名是,在杂志上刊登了袁伟时的《现代化与历史教科书》一文。袁文中,质疑义和团是“爱国壮举还是有悖文明行为”。共产党不断控制着媒体,现在,又将注意力集中在了互联网上。政府逮捕、并多年关押监禁网络异见人士;建立了专门的警察机关,严密监控网吧、责令网络公司(雅虎Yahoo、微软Microsoft、歌谷Google)提供用户的个人资料。

       在局势极度不稳定的中东地区,更助长了对新闻记者的暗杀和绑架。特别是在伊拉克和巴勒斯坦,这一现象更加猖獗。

       沙特阿拉伯的社会歧视现象十分普遍,使女性新闻记者的工作更加艰难。沙特媒体女主编萨布里亚表示,她们通常没有任何工作合同、就连最低工资都得不到保障。她们常常无缘无故地遭到辞退、享受不到任何权益。而且,与男性同仁相比,她们在工作中更加受到排斥。

       宗教方面的问题受到的封杀尤其严重。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凡是批评宗教当局就会被视为触犯了渎神罪、将受到监禁的惩罚。伊朗的宗教当局以“死刑法令”惩处发表有关伊斯兰文章的一名法籍记者、两名阿塞拜疆记者。

       巴基斯坦(特别是西北部伊斯兰激进游击队活动猖獗地区)的新闻记者经常受到暴力迫害、威胁。而且,根本不容政府当局对事件展开调查、惩处责任者。按照美国专门监督新闻媒体状况的机构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排名,巴基斯坦位居世界维护新闻自由状况最恶劣国家第六位。七月,这一委员会还在新闻记者哈亚图拉赫·汉遭暗杀后同巴基斯坦的十几名新闻从业人员举行了会晤。二OO二年,发生了七次记者遭暗杀事件。其中六起尚未结案。此外,人们十分担心政府会制定垄断新闻媒体的法律。

       拉合尔总主教区总主教,维护巴基斯坦天主教新闻与传媒委员会主席萨尔丹哈总主教向亚洲新闻通讯社重申,“今天,传媒在世界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传媒肩负着弄清真相、正确传播消息”的使命。最后,萨尔丹哈总主教强调,这项工作不应受到“政府不必要的压制”。“国内尚有为数不多的基督信仰媒体,……他们用有限的工具完成了出色的工作”。

發送給朋友
以打印方式查看
CLOSE X
另见


“L’Asia: ecco il nostro comune compito per il terzo millennio!” - Giovanni Paolo II, da “Alzatevi, andiamo”